喜見鄭色新 - 第七天

7/8

今天一早起來退房。原本的計劃是在開封玩兩天,第八天才乘火車去鄭州。但昨天到開封時對此地印象實在不太好,再細心一看我們匆匆買下的火車票,發覺原來沒有座位編號,叫「無座」﹗若真的第八天才背著那么多行李乘火車去鄭州,那就真的是「無助」了﹗因此昨天下午回酒店休息的時候我們決定提早一天去鄭州,並託酒店的商務員小姐替我們訂一輛的士。今早八時退房後便乘的士離開汴京直駛鄭州。鄭州雖說是河南省省會,但可供遊覽的地方古蹟卻遠沒有西安開封多。唯一比較吸引的是位於鄭州郊外的黃河遊覽區,又稱邙山風景區。為了節省,我們預備到鄭州找到酒店後讓這個的士司機拉我們去一趟,想來他應會算我們便宜一點。

一切相量停當後我們便上車離開這座千年古城。照六天來的習慣,我坐在前排,Michael和Peter坐在後座,還未及把安全帶扣好,司機大佬已經風馳掣地把的士駛上馬路。誰開市區後,車駛進了一條兩旁是農田的小路。此道雙向行車,每向兩線。無論是貨車﹑的士﹑巴士﹑摩托車﹑三輪車﹑牛拉木頭車儘都比鄰而行。我們這個司機大佬顯然對其車子的性能充滿信心,每遇前面一輛車駛得稍慢,他必定會越線超車。越線者,就是利用對頭行車線超車也。原本這也屬平常,但司機大佬似乎喜向高難度挑戰。越線的時候,不等迎面的車差不多要跟我們的車對撼他是絕不會把車扭回原線。如是者,我們的車子忽而在左﹑忽而在右,或趨前﹑或溜後,小小的一條路從左至右四條線都讓他用盡了。其實不單是他,其他的車子也是如此利用對頭的行車線超車行駛,這就是如何把一條四線行車的路用作八線行車了。

如此,我們的車子在巴士貨車之空隙間高速穿梭而過,其驚險實非常人能夠承受。司機大佬的右腳只會踩加油器,甚少用來踩剎車器,但他仍然鎮定如恆﹑滿不在乎。可憐我坐在前排嚇得唇青臉白,不時把頸側向一旁看路邊風景,不敢向前看。後來我回心一想,若此際與對頭車相撞,那我首當其衝,必定是即死,倒可免去一些痛苦。想到此處,心即泰然,便安心欣賞司機大佬的精湛技術。

從開封坐火車到鄭州大約需要一個小時,若坐汽車需兩小時。可是我們亡命飛車個半鐘便到達鄭州了﹗進市中心時剛好是上班時間,只見車水馬龍,市面異常繁榮,真不愧是一省之首。在市中心的金水路駛了一會,我們三人察覺到一些不對勁的地方,就是一.路上塞滿了車但竟沒人響銨,若在開封已經吵過不停了。二.我們行走的這個方向擠滿了車子,對頭方向卻沒有甚麼交通,為何竟沒人越線超車﹖正疑惑間司機大佬似乎曉得我們心中所想,跟我們道﹕「在鄭州呀,不準越線,一壓線就立刻抓住罰二百大元﹗真不方便,在開封呀,我早越線過去了﹗」語氣極之不滿。我們心裡暗暗興幸有這麼一個規矩,但見司機大佬如此不滿,當下臉上不敢露出毫絲喜色,還不住道﹕「可惜,可惜﹗」好不容易我們安全抵達昨天晚上已經選定的國際飯店。下車時我們彼此都沒有提出到黃河遊覽區一事,看來我們都老了,一大早玩亡命飛車,已是向極限挑戰,實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刺激了﹗

國際飯店是一所三星酒店。鄭州畢竟是省會,其三星酒店跟開封的三星比就好多了。三人房六佰四十元,另外明天往機場的包車的士是一佰元。我們把行李放在房間後便立即出外活動。

既決定了不去黃河,那今天的時間就很充裕。我們此行到鄭州一個很重要的任務就是要搜購在開封買不到的VCD。我們沿著金水路﹑人民路等繁榮大街行,只見四週都是VCD鋪和電腦鋪,走不了一會便買下在開封一整天都找不到的「三國演義」和「水滸傳」VCD,每套才二佰五十元。此外我們在CD鋪裡找到一些原裝正版香港歌星的CD,一問之下,只售十四元,我差點以為聽錯呢﹗我們一口氣買了十多隻CD,從麟伯的舊歌精選至林憶蓮最新的「鏗鏘玫瑰」都從店鋪的架上移到我們的背囊裡。還未到中午,我們的背囊已載有十多廿磅的物資了﹗為了讓脊椎可以休息一下,我們便開始尋找吃中飯的地方,最後來到一所華麗商場的頂樓食肆。

這層食肆包羅萬有,看上去都很吸引。正猶疑的時候Peter忽說: 「來中原這麼久仍未嘗過這兒的西餐,不如試一下吧。」剛巧這兒有一間「雅苑西餐」,又想明天便離開了,現在不妨揮霍一番。這間「雅苑西餐」環境不錯,屬於高檔餐廳,只是裡面一個客人也沒有,恐防他們是那種站在你身後不停為你添水那種服務。不過既來之則安之。Michael和Peter二人各叫了一客午排餐,除午排外此餐更附送紅酒,湯,蛋糕及茶。我則要了一客有壽司﹑天婦羅﹑鰻魚飯的雜錦日本餐。這頓飯雖然比前數天吃的貴(一佰零八元),但吃得心滿意足,感覺十分充實。最叫我們驚喜的是結帳時他們竟贈我們一張價值三十八元的午排餐卷和六元的遊戲機待用卷﹗我們立刻到隔鄰的機鋪把待用卷兌換了,然後三人一起玩了一鋪電單車。那張午排餐卷嘛,明天就離開了,只有留下作記念。

飯後我們乘的士來到鄭州此行最重要的遊點 - 河南省博物館。

這河南省博物館實在是非同少可。它的前身是一所不大體面的博物館,近年來選址重建。現在的博物館呈金字塔之形,晚上有射燈點綴。設計新穎,管理完善,去年才開幕啟用。它最非同少可之處是它內藏河南省境內發掘的古代文物,比起陝西省及西安的文物更古舊。中華文化源於黃河中遊,就是現在的河南地區。鄭州更曾是商朝都邑,現在仍存留商城的遺蹟。河南土地挖出來的東西動不動就是殷商青銅甲骨,真厲害﹗

我們到達河南省博物館大約二時多,也不知是否午餐吃得太過暢快,到博物館時竟然拉肚子。無可奈何之下只得去博物館外公園的公廁解決。唉,真是為山九仞,功虧一簣﹗想我在十小時的火車程中也可忍著不去廁所一次,現在竟要到公廁做大事﹗做大事這回事,最難受的不是氣味,而是我等僑燦的大小腿肌肉並無受過嚴格的痞廁訓練,要這樣子大解委實力不從心,雙腳打顫之餘差點拉到褲子上去﹗好不容易才拖著發軟的雙腳走出來。

這所博物館內的裝璜設備皆可與外國的大博物館比較,唯有那廁所並非坐廁,乃是痞廁。不過雖然如此,這廁所是我生平所見痞廁中最乾淨整潔的。

此博物館共設七個展覽廳,我們逐一看去,那些展品之精彩是沒話說,最叫我們驚嘆的是每個展廳都埋伏有一些清潔女工。當一批人群參觀完一個窗櫥後,立刻便有一名女工從暗處閃出,飛快地用抹玻璃水把人群在玻璃上留下的指紋﹑唇印﹑鼻水等抹得乾乾淨淨,讓下一批參觀者能毫無障礙地欣賞展品。

今天是星期四,來博物館的遊人甚少,我們慢慢地欣賞。來到一處陳列春秋戰國青銅器的窗櫥時忽覺有些東西不順眼。仔細一看,原來解釋展品歷史背景的中英對照敘文裡,「春秋」竟給翻作 "Warring State Period" 而「戰國」則給譯作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實在太大意了。若不理會,則心感不安,覺得作為一個中國子民是有責任把這個錯誤提出讓人改正,因此我立刻抓住展廳的管理員跟他說了。他的回答倒真妙,他指著另一塊牌子跟我說﹕「老實說,其實這段英文也有翻錯的地方呢﹗」我聽罷呆了一晌,唯有苦笑轉頭看其他東西。誰知那管理員跟在我背後,囉囉叻叻地詳細解釋這講述那。我想他在這兒的工作必是十分沉悶,難得有人跟他搭訕,他便不厭其煩地作我們的免費講解員。我們在博物館逛了差不多三小時,直至關門方離開。

這天在鄭州市跑了一整天,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這個城市竟然設有行人交通燈,乃其他城市所沒有。我們初見大為高興,以為不用再施展凌波微步,只要跟隨交通燈指示便可過馬路。誰知走到路中心便大叫不妙,只見汽車巴士自行車向我們直衝而來,嚇得我們不知如何是好。就在最危急的時候,凌波微步的輕功步法驀地在腦海閃過,我們想也不想,便翩若驚鴻,宛若遊龍,足不沾地般飄過馬路﹔彷如輕雲之蔽月,又若流風之迴雪。驚魂甫定後我們發現另一個道理,就是這兒的交通規則紅綠燈等都只是「建議」而非「法例」。唉﹗還是凌波微步管用﹗

走了一整天路,背著如保齡球般重的VCD,回到酒店後我們都累了。順手開了電視,鳳凰台剛開始播放成龍的電影「奇蹟」,我們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地看了兩個小時。「奇蹟」播完後原想去吃晚飯,但一看時間,「超能探長」快開始了,因此我們復又躺回床上,看完了「超能探長」才到附近的「天天粥棚」吃了三十三元的煲仔飯。吃飯的時候談起這齣「超能探長」,猛然想起這齣劇必定就是最近在香港甚受歡迎的亞視連續劇「我和疆屍有個約會」。後來證實我們的估計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