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嘆今昔 - 第六天

6/8

下火車後我們先往售票處買後天早上往鄭州的車票,然後乘的士找可讓我們立即入住梳洗的地方。開封的士跟西安的不同,西安的士是私家車,這兒乃是小型麵包車,簡稱麵的。我們三人自然地都坐在麵包廂中,跟司機隔得老遠,車子機器又嘈吵,要跟司機談話簡直沒有可能。想起在西安時我們不時跟的士司機談談說說,現在的感覺好像…好像冷冰了點。在火車上時我們隨意從旅遊書介紹的飯店中揀了一間名字頗為登樣的飯店 - 汴京大飯店作下榻的地方。來到飯店門前,只見一座頗為殘破的大廈立在跟前。我們進去一問,價錢是六十元一張床,可以立刻入住。我們付了一百八十元要了一間三人房。想想有點不妥,好的酒店都不會用人頭算房錢,待踏上飯店大樓後更感擔心,只見走廊陰暗,牆壁粉灰破落。我們來到第三層樓的服務台前把服務員小姐叫醒替我們開門。服務員小姐和藹可親,十分友善,想不到這間破飯店也有如此質素的員工。正讚嘆間我們已進入房間,草草巡視一輪後我們頹然坐倒床上。唉,且讓我形容一下這房間吧。

此房分成兩間,共有三張單人床,床單尚算潔白。紅磚地板,石灰粉牆,整間房只有一張小桌,上放一部十四寸的電視機。至于廁所,唉﹗廁所內的瓷磚十之八九皆破爛不堪,白色的浴缸滿是微黃的水漬。掛著的毛巾像面巾一般大小,而且毛線鬆脫。浴簾上的勾有一半以上沒有扣上。最精彩的還是那個坐廁。廁上用紅字大大寫著「自動沖水」四字,它的形狀是現代抽水馬桶跟傳統馬桶的混合。坑內不像一般廁所有水存著,沖廁的手制旁有細字寫著使用手則。我一時好奇便讀了一遍,始發現原來所謂「自動沖水」就是要先將手制按下,水便會慢慢流出,當所有髒物被沖走到一個你滿意的情度便可鬆手,水便會止住,坑內的開閤蓋也會關上。唉,委實令人嘆為觀止﹗若髒物太多或黏在坑壁上太緊,那對不起,只好麻煩你繼續按著手制直至一.髒物都被沖去﹑二.水都沒有了﹑或三.你自己放棄,反正慢慢就會習慣看見有物附在廁坑內。

我們三人躺在床上看著電視一聲不響。原盼能在開始一天行程之前洗一個澡,上一上廁所,但是如此情況,我們都像打敗仗一樣。呆坐了一個小時後,Peter提出換另一間酒店,我們也不用商量,跳下床拿了行李便走。這次我們學了乖,選一間書上形容得最為漂亮並且價錢最貴的酒店 - 東京大飯店。

東京大飯店坐落在包公湖畔,價錢雖說是最貴,其實才不過是三佰八十八元,到底不是大城市﹗我們住的房間是複式設備,房內充斥著一陣霉味,窗簾掛上的是一半,反下來的是一半,幸好廁所尚可接受。看過汴京大飯店的模樣,這兒算得上是天堂了,當下也不敢再生怨言,匆匆洗澡後便開始今天大梁城之遊。

開封市區內的面積不大,各個旅遊點間也只是步行距離,反正天氣甚好,我們便安步當車。包公湖就在酒店旁邊,我們先到包公湖和包公祠參觀。踏上街道,車子雖沒西安那麼多,但噪音卻過之。後來我們終於明白原因,就是開封的司機技術沒西安的好,超車越線避人必須響銨示警以致車銨滿城,不得安寧。而我們在西安修來的一身凌波微步,現在為了遷就開封司機的駕駛技術要作適量的調整。

離開包公祠後我們源著大路走到大相國寺。大相國寺佔地甚廣,北宋以降,寺外週圍俱是攤檔店鋪雲集的地方,現在已建有有上蓋的市集。我們到大相國寺稍一逗留,便離開到附近的商場逛。在西安逛街的時候,我們曾看見有三國演義﹑東周列國誌等VCD,價錢比香港便宜一半以上。當時曾興起購買念頭,但想到還有數天行程,若買了便要一直攜在身邊,實在麻煩,因此打算來到開封後才買。今番在大相國寺外的商場搜索,卻只發現一套三國演義,但我們共要兩套。心想既然這兒能找到一套那別的地方也應有售,遂又壓下不買。

大相國寺開外的大街朝北走便是御街。我們只是草草地看看兩旁的仿宋店鋪,並無多大興緻仔細欣賞。想來是因為一夜未曾好睡,剛抵步時又遭到汴京飯店一役以致遊興大減。後來始發覺遺漏了不少好地方。御街北端便是北宋宮城遺址 - 龍亭。進入龍亭之前我們在御街末端的一間小館吃午餐。價錢頗貴(六十元),服務也差。如此更增我們對開封的不快觀感。在龍亭公園稍一逗留後,我們從後門離開,向西越過天波楊府到達清明上河苑。這清明上河苑是一座新建的主題公園,乃是按照張擇端繪的清明上河圖建成。可以看出開封旅遊當局建此園甚有心思和誠意,除了建築認真外,苑內更安排有各種不同的表演節目。可惜此苑新開,而開封也非旅遊名城,因此遊人稀少,那些表演節目也因缺乏觀眾而停止開演。其實我對這個清明上河苑甚為欣賞,認為它代表著中國旅遊業的進步。君不見外國一個又一個的主題公園,既無歷史背景,復無山川秀色,還不是一樣吸引遊客﹖中國這麼多名畫戲曲小說﹑園林名勝地方,無論是杜撰的﹑真實的,若能好好加以利用,豈不比外國的強﹖因此我對此苑仍存厚望,盼其成為中國主題公園的濫觴。

離開清明上河苑時才三時多,但我們從九時半開始走路,一直沒有怎樣休息。加上烈日當空,我們早覺累了。我們返回酒店後休息了個多小時,稍復體力後便又重新出動,目標是購買回來的地圖上大力推介的「模範商場」,行動的具體內容則是購買VCD。好不容易找到模範商場,進內一看,十足是一副快要倒閉的模樣,還說是模範﹗VCD當然是買不到,我們勞累的臉也難現笑容了。心情雖然甚差,但VCD總是要找的,唯有化悲憤為力量,提起精神到附近較繁榮的街道碰運氣。VCD店是有不少,可是總找不到三國﹑東周及水滸。

漫無目的地逛了兩個小時,我們不知不覺來到開封市中心的鼓樓廣場。開封的夜市小吃自北宋以降便聞名全國。直至今天雖不復當年京師時之品種繁多(東京夢華錄及夢梁錄記載著的食品現今大多只知其名而不知其實),但其夜市仍然是款式多樣,熱鬧非常。鼓樓是開封夜市的集中地,我們到達時才六時許,夜市還未開始擺檔,我們便溜到附近的小巷找吃。只見一條又一條街巷儘是小吃攤檔,我們看得目不暇給,倒不知從何吃起。不一會,我們走到一檔炸鮮奶前,香氣撲鼻,上前一問,才五元一斤﹗我們要了半斤多一點,那大叔立刻給我們炸一些新鮮的。聞著那香噴噴熱辣辣的味道,我們搶著吃,差不多把舌頭都吞下去。真是人間美食﹗現在回想,有點後悔沒有買一斤﹗

我們穿巷過街,又回到鼓樓廣場。其時天色開始暗,我們找了一檔吃杏仁茶的坐下一人要了一碗。正吃著的時候忽見無數小吃攤檔的木頭車﹑三輪車等一輛接著一輛排隊駛去廣場。不一會兒,原本寬大空曠的廣場擠滿了各式檔攤,喧譁之聲此起彼落。我們再等一會,便開始搜尋美食。

四下張望忽覺迎面那個桶子雞檔的大娘面貌頗為熟悉,細心一想,記起我們其中一本旅遊書介紹開封小吃的一頁裡刊登了她拿著一只桶子雞的照片。原來是老相識﹗我們當下在她的檔口買了半只桶子雞,才十四元,然後再到隔鄰的牛羊肉串燒檔要了廿串肉串。我們拿著食物坐在檔攤後的共用椅桌,桌上放了一個小長方炭爐。我們坐下不久,串燒檔的小伙記便給我們送上串燒,放在爐上焙烤。我們左手拿著串燒﹑右手拿著桶子雞,左上右下﹑右上左下,吃得不亦樂乎﹗其時天色已全黑,開封的市民陸續來到這鼓樓廣場吃晚飯,呼喝買賣之聲不絕於耳,心底有一份親切的感覺。吃過牛羊雞肉後我們繼續搜索。放眼看去,連續數檔皆是灌湯小籠包,我便找了同宗的一家 - 黃記 - 吃去。只見這小小的檔口有兩座爐頭,每邊疊著五六個蒸籠,白煙漓漫。另有一位老伯在爐頭旁不住弄包子。伙記給我們拿來一籠,只見每個包子茶碗大小,輕輕一咬,肉湯四溢,滿口皆香,肉質鮮甜,實是生平未遇之美食﹗唉,能得吃如此小籠包,此生夫復何求﹗我們風捲殘雲,轉眼間就吃了一籠十五個包子,結賬時(他們差點忘了收錢)才六元﹗

吃包子時我們看見一個外國年青人背著背囊四處閒蕩,頗感奇怪。事緣來到開封後,遑論外國旅客,連港台遊客也不見一個。經過一天的遊歷,我們發覺開封的旅遊事業基本上仍雖要很多努力才可毗美西安洛陽。這也難怪,開封地處中州,自戰國起便常四面受敵。無論是政治﹑文化﹑商業,其毗鄰洛陽﹑遠一點的西安皆可與之爭一日之長短。甚至近代,其河南省省會的地位也被鄭州奪去,以致今天仍覺開封市民及至整個城市都洋溢著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今晚看見一個外國遊客,是否意味著大梁城的轉機呢﹖

吃過包子後我們捧著飽脹的肚子乘的士先去汴京大飯店退房。退房時還要費一番唇舌,編一個理由告訴好心的服務員小姐為何我們不過夜。返回東京大飯店,梳洗後我們一起看電視。其中一個亞視的電視劇「超能探長」由衛視鳳凰台轉播著實不錯。我們只看了後段的廿分鐘便被吸引住了。可惜明天就離開開封,否則真要追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