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陵弔千古 - 第五天

5/8

今天早上七時,正當我們仍綣戀床上時,可恨的電話忽然響起來。原來今天載我們往西線一日遊的司機季先生已經來到酒店正門了。兩天前當我們決定今天的行程時,我去電包了一輛車子,就是把我們從機場載來西安市的季先生。原本說好時八時出發,約下午六時多回火車站,價錢五百元正。也許季先生害怕我們出矣反矣,因此一早來候。放下電話後我們匆匆起床梳洗及收拾東西,然後退房並把行李存下下午再來取。若在平時,我必定是難以起床,縱是勉強起來也定是疲憊不堪。但今天竟然一點累意也沒有。嘿,意志力戰勝肉體﹗

我們把退房寄存行李等事宜處理好後,季先生已打扮整齊地在等候,跟數天前完全是兩個樣子,連車子也收拾得乾淨整潔。坐上車子感覺很舒暢,再看窗外,只見天朗氣清,陽光普照,一掃這幾天陰霾的氣色,頓感神待我們真是不錯﹗

今天的行程是探訪漢唐陵墓,就是所謂的西線遊。漢唐都長安,漢帝陵墓區五陵園與唐的關中十八陵俱在長安附近。西線涵概的旅遊點主要包括乾陵﹑昭陵﹑茂陵﹑楊貴妃墓﹑霍去病墓等等。由於行程十分緊湊,因此第一站選離開西安市最遠的乾陵。我們上路的時間剛巧碰上是上班時份,因此道路十分擠擁。根據我們這四天乘的士的經驗,在這樣情況下一般司機大佬都會從車縫空隙間穿插飛馳而過。但是季先生沒有那麼狠,為什么﹖後來我們才知道。

乾陵距西安以西約個多小時的車程,沿途跨過渭河﹑經過秦古都咸陽。駛了約一個小時,季先生忽道﹕「每次經過這附近,我都會去探望一個朋友。」他的陝西音頗重,當時我也聽不太明白。過了一會他忽然把車停下來。我們四下張望,週圍只見青山綠草,不見炊煙人跡。正躊躇跟季先生又說﹕「每次行車經過此處,我必定來探望一個朋友。」啊,這次聽明白了,週圍並無房屋,他定是來拜際亡友了﹗果然,他從一包新的香煙包裡拿出兩根香煙,橫過馬路,背風點起香煙,然後把煙插在路旁的一個隆起的小土堆上。他回頭準備過馬路時剛巧一陣微風吹過,把他的衣角髮梢吹起,恍如電影中的一些鏡頭﹕落拓江湖的英雄拜祭曾一度出生入死的兄弟,陰陽相隔,只能以煙待香,稍盡往日的情義。

季先生返回車上,我們忙問他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原來他的亡友也是的士司機,去年一天就在這地遇上交通意外,一輛大貨車忽然失控剷過對面行車線與他的車迎頭硬撞。季先生的這個朋友立時死亡,那貨車司機則棄車逃走。季先生娓娓道來,臉上雖不露哀傷神色,但聲音裡卻帶著一絲悲愴。他還說這個亡友十分年輕,家中的女兒才六歲。我們聽著也不禁心下悽酸。怪不得季先生開車那麼小心﹗聽罷這個故事,大家都顯得十分沉靜。最後還是季先生打破沉默,他指著沿路兩旁的田地說﹕「武則天的這個陵墓區可真是片福地啊﹗種甚麼有甚麼﹗」我問他現下種的是甚麼,他說﹕「不就是蘋果嗎﹖」言語間滿是感激之情,真想不到千百年後,一般百姓對武則天仍是愛戴有加﹗

不一會兒我們到達武則天與高宗李治合葬的乾陵。那時才九時多,半個遊人的蹤影也沒有。

原以為乾陵這樣一個名勝之地附近必有餐館,誰知除了停車場外有些賣記念品小吃的攤檔外,就只是一片山巒,而那些攤檔才剛開始擺檔。我們唯有買幾片乾饃和一些雞蛋來充饑。

乾陵的位置形勢十分有氣魄,足見武則天的雄材大略。陵墓所在地勢稍高,兩旁俯視一望無盡的平原田野,四週有平地聳起的陪葬陵墓。通往陵墓是一條寬闊的司馬道,司馬道盡頭夾在兩個土闕中間,遠看兩闕就像一個仰臥女子的雙乳。由於沒有遊人,我們樂得仔細欣賞道旁石像。司馬道兩旁是打理得很好的草地,每隔一丈便插著一個「切勿踩踏」的牌子。有趣的是每個牌子寫的東西都不同,或五言對聯﹑或七言對聯,用的皆是對調押韻的詩體。不知是中國人材過剩還是乾陵縣地靈人傑,連寫「草地勿踩」牌子的人也曉詩﹗

將離開時忽看見停車場另一旁有一個「千年古屍展覽廳」,名稱十分吸引,但那建築物卻十分簡陋,賣票的大娘也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不過遠道而來,若過門而不入總有點說不過去。也罷,才十塊錢,真的搵笨也不打緊。這個展覽廳只有一進,那具千年古屍放在滿佈霧氣的玻璃棺木裡,看也看不清。幸好有照片講解發掘和解剖過程。也好,且相信他是真的吧。

離開乾陵後我們去距乾陵不遠的陪葬墓章懷太子墓。此墓已被發掘公開展覽。我們下車一看,賣門票的亭子和墓門前的房子十分簡樸。若非一意來找,還以為這是座破廟呢﹗此墓從外看一點也不雄偉壯觀,但墓內的壁畫可真夠瞧﹗壁上的藝術品雖已歷千年但色澤仍是十分鮮艷奪目。一幅又一幅展示唐朝貴族生活的壁畫,平時只在書本上看見,現在在觸手可及的範圍內容我們仔細察看,感覺實在不同﹗過了一會,其他遊客開始到達。為了趕在這些遊客前頭,我們趕緊離開這兒往另一個乾陵的陪葬墓 - 永泰公主墓。

永泰公主墓的格式跟章懷太子墓一樣,但無論尺碼管理外觀都更大更美麗。公主墓比太子墓有瞧頭,不知是否反映了當時「不重生男重生女」的風氣﹗墓內的壁畫多是關於貴族婦女生活,墓外是一個小園子,展覽一些乾陵出土文物的乾陵博物館也在院子裡。這間博物館只有小小一進,擺放的東西雖少卻絕不簡單。我們一件一件展品慢慢看去,發覺其中一些展品附有精美彩色圖片釘在牆上。看到一件鎏金馬的展品時卻只見其圖而不見其物,我連忙轉頭詢問坐在一旁的管理員,方知原來那馬被拿去法國展覽。我當下恍然大悟,看來有圖片的文物展品都曾出國呢﹗連這樣一間小小博物館也藏得有可供世人讚嘆的文物,則可想中國歷史之悠久博大。但也因如此,年份沒那麼遠﹑名氣沒那麼大的文物便會不被重視。是幸耶﹖是不幸耶﹖

離開永泰公主墓已是二時多,本想往訪茂陵途中順道去弔祭楊貴妃,但恐時間太過緊迫,加上茂陵附近有些必須一到的陪葬墓,權衡輕重下唯有捨美人而取英雄,從公主墓直接去茂陵及霍去病墓。

茂陵是漢武帝的陵墓,誰知如此大名氣的一個皇帝,其陵墓竟非後世漢族子孫常來憑弔的地方。季先生在農村小路左穿右插,又不時停下來向當地人問路,好不容易才找到茂陵。只見平地拔起青冢一丘,通西域﹑伐匈奴﹑武功盛極的漢武帝就躺在裡面。四週雖有眾星相伴,但偌大一個荒冢,無碑無園,心下不免有點淒涼之感。我們的車子繞著茂陵兜了一圈後便往遙對茂陵的霍去病墓去。

霍去病墓是漢武帝為其所建,墓冢建成祈連山的模樣以記念他的功績。此墓修葺得甚為整齊漂亮,墓園內設有茂陵博物館,展覽茂陵附近出土的文物。另外兩邊長廊擺放著原放在墓丘上的大型石像,其中著名的馬踏匈奴像也放在這兒。墓丘頂有一座小亭,我們登上小亭四週望去,只見廣闊的平原上一座又一座的陵墓平地矗起,衛青﹑李夫人﹑漢武帝﹑霍光等等漢朝陵墓盡入眼簾。想起古來帝王將相﹑英雄美人,現皆剩塵土一杯,心下登時湧起羅貫中的一首詞﹕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在霍去病墓頂憑弔一番後我們便啟程回西安。今天遊興實在不錯,陽光和暖,清風拂體。最妙的是遊人稀少。當我們在靜靜追念先賢時並無人在旁喧譁拍照,真是難得﹗

返回西安城後我們先回鐘樓飯店取回行李,順便在酒店梳洗兼更換上火車的衣服,然後再去碑林書院門趙老師處取字。Peter和季先生在門外等候,Michael與我即進內取字。誰知道字雖然已經寫好,但仍在裝裱店內未取回。我連忙取出收據一看,槽糕了,原來是寫明天才取﹗這一下我們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三個小時後就要上火車了,怎辦﹖如此情況我們唯有動蠻,逼那店內的伙記立刻替我們催去。如此等候,真不知要多少時間,唯有先返回車處再作商量。我們曉得季先生有要事在身,因剛才回程途中他的傳呼機已響了數次。若要他留下同候我們則心有不安,便對他道﹕「今天的行程到此為止好了,我們拿到字後可自行坐的士去火車站。」然後把五百五十元遞過給他。他紅著臉道﹕「我實在是希望把你們送到火車站的。」我們聽著不禁心下感動。同行一天現在竟有點捨不得,他離開之前我們便與他拍照留念。

我們三人背著沉重的行李,在「海風閣」等了約三十分鐘後終於見到那伙記騎著自行車回來。看見車後扎著兩軸字我禁不住歡呼起來﹗這兩幅字書寫三佰元﹑裝裱二佰,共是二佰五十元一幅,物有所值﹗取得字後我們立即乘車往火車站去。

到火車站後還有兩個小時火車才啟程,我們拿著滿身行李在寬闊的候車室卻找不到一個座位。正發愁間忽見不遠處有一個音樂茶座候車室,每位收費兩元,可坐兩小時。我們進去後發現付兩元除可有座位外另有一好處,就是候車室內有服務員大聲宣讀開始登車的車次,並有優先通道可避免排隊輪候登車之苦﹗

我們這次坐的是空調硬臥,晚上七時半起程,凌晨五時半到達開封。記得十多年前我曾坐長途火車往北京,印象中硬臥車廂是比較骯髒。但今番坐車,發覺車廂除了有空調外還頗為整潔,實在是意外之喜。我們在月台買了三個大碗即食麵和一些霹靂無敵大肉腸作晚餐。剛開始吃的時候車便起行,然後就聽到乘務員小姐廣播現正在餐車供應的晚餐,有糖醋溜魚﹑甚麼甚麼肉﹑甚麼甚麼菜等。我們捧著大碗麵相對苦笑,早知不買即食麵和大肉腸,去餐車吃豐富多了﹗

吃過晚餐再看一會書便在輕搖擺蕩中矇矓入睡。沿途依稀聽到人聲嘈雜,想來是到了洛陽等大站。凌晨五時,乘務員小姐把我們叫醒換票並準備下車。啊,終於到達中原腹地了﹗我們擦一擦惺忪的眼睛,收拾好背包零食,抖擻精神,準備新一天的行程-訪尋戰國時魏都大梁﹑北宋京城開封的舊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