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飄華山 - 第四天

4/8

今天早上我們乘八時廿四分的火車去華山。我們在離站前十五分鐘才到火車站,火車已經擠滿了人。我們買的票是有座位編號,而且是連號的。誰知上得車來方知座位原來並非連在一起,不單如此,我們的座位已被人霸佔了。這種情況其實毫不希奇,我們憑票跟那些人一說,他們倒也立刻讓坐,沒有多少麻煩。只可憐Peter擠坐一角,既無咖啡提神,復要抵擋二手煙的襲擊,情況甚是不堪。幸好一個小時之後,我們成功地跟人掉換了座位,於是我們三人一起坐並一起吸食二手煙。

十時半到達華山。甫下火車便有很多人纏上來,乘的士的﹑買東西的﹑住賓館的。我們乘的士來到山腳下的玉泉院山門外,立刻有另一批人擁上來。問他們乘索道的途徑不得要領,唯有向他們買了地圖自己找。如此一找,方知索道站需又再乘的士前往,我們頓生被騙的感覺,因為我們從火車站乘的士來時已經跟司機說過要到索道站,那時他唯唯喏喏,誰知竟把我們帶來這個地方﹗

一氣之下,我們便立即離開玉泉院,另找一部車子往東山門。我們在東山門購了五十元的華山門票,再費每人十元的車錢由旅遊車把我們送到索道站。在索道站再購買七十五元的來回纜車票方可準備上山。從火車站到索道站,時間花了很多,錢也付了不少,但華山的真面目卻還未得見。不單如此,一路到來,我們給汽車司機﹑賓館接待﹑各式各樣的小販百般糾纏,實在不堪其煩,甚麼遊興也被打消了。縱然華山是這次中原之遊最重要的一站,我們仍是給煩得差點要掉頭走了﹗好不容易從小販群中脫身,環顧四週形勢,不禁暗叫不妙。只見天色灰濛,鉛雲漸壓,寒風凜凜,口吐白霧,雨越下越大。如此情況,我們也不敢冒然上山,一定要先儲點熱量。當下來到路旁一家小餐館,每人吃了四隻雞蛋和一碗沒有牛肉的牛肉麵。

上華山的纜車據Peter說是歐洲著名滑雪場用的纜車,是最好的索道系統。車越行越高,我們向外觀看,漸漸感受到西嶽的峻峭。忽然一些白濛濛像雨點般的東西飛撲過來,一時間我們茫然不知為何,只聽得身後一人忽喊道﹕「雪﹗下雪﹗」天啊,真的是雪﹗華山飛雪﹗抱著又興奮又惶恐的心情我們踏出纜車。興奮者,能得見華山雪境,能不興奮﹖惶恐者,身上衣衫不堪禦寒擋雪也。不過人在山上,無論如何是不能退了,登華山可能一生就只這一遭,冒著風雪也要闖上去﹗今天遊人稀少,只有挑夫仍是不懼風雪挑著物資,絡繹不絕地上山給山上賓館補給。

我們從北峰門穿過擦耳崖﹑上天梯來到蒼龍嶺前,沿途風雪撲面飛來。雪從谷底隨風而上,刮得我們面孔生疼。雪越大,我們興緻卻越高,時而迎風飲雪,時而對峰長嘯。飛雪下的華山真是漂亮﹗我們扶著鐵索,踏著陝窄的石階拾級而上。有些路段兩旁是萬丈深淵,但霧雪封山視野不清,倒不覺其險,反是罡風夾著飛雪令人呼吸困難。走了個多小時,剛轉過一個山坳,面前豁然開朗,一條畢直的山道直上五雲峰,兩旁峭壁。雪中看去,恍如一條白龍直奔天際,正是蒼龍嶺也﹗我們迎風立蒼龍嶺前,一邊為其氣勢所懾,一邊卻愁如何攀此峻嶺。若是天朗氣清我們早上去了。但現在風雪交加,站在嶺底已感難耐,更何況攀那兩邊無可依憑的蒼龍脊﹖忽聽得一些下山遊人說另有一道可達五雲峰,道路比較曲折,但有松樹山石可擋風雪,比蒼龍嶺的兩邊凌空安全多了,此一路名為御道。我們雖覺避險而行非好漢所為,但性命要緊,英雄好漢這回事嘛,就少做一回吧。

其實御道也不好走,石階淺窄濕滑,鐵索結冰,而我們的雨衣俱已濕透,唯有一雙腳仍保持乾爽。我們一個接一個緩緩向上爬,其情況差擬楊過當年受人輕踐蔑視後憤而離群,於大雪紛飛之際一個勁兒爬上華山天險,所不同者輕功與目的地之高低矣﹗這段路雖不如蒼龍嶺般險峻,其清幽卻有過之。一路行來,只見小橋掩映,飛澗越峽﹔松枝橫斜,迎風傲雪。最妙者是遊人絕跡,若非風雪漸盛,慢慢流覽實是人生一樂。

從索道站乘車回玉泉院後,我們便盤算回西安的途徑。由於不願再吸食兩小時的二手煙,我們決定棄火車轉乘長途小巴。剛好有一輛小巴在兜客,我們便上了那輛車。這輛小巴內裡殘破不堪,其中一張椅子竟可作三百六十度旋轉﹗最糟的是不夠人客它是不會起行,而更糟的是我們是頭三名乘客﹗唉,實在是太疲倦了,因此縱然千般不滿,我們也不願意下車再找。好不容易過了半個小時,它終於啟動,可惜載客不滿,因此老是行小路,並駛進一些小鎮小縣兜截客人,甚至在高速公路上也不放過截客上車的機會,總之是車不載滿,誓不罷休,妄顧規則,無所不用其極﹗可憐我等三人全身濕透,饑寒交逼,攬著同樣是濕透了的背包衣物,抵受著窗縫氣口吹來的寒風,所靠者,上華山前吃的四只雞蛋和一碗沒牛肉的牛肉麵罷了。

三個小時後,就在那些雞蛋和麵被完全消耗之前我們返回西安。

我們返回酒店換過乾爽的衣服後立即到酒店的中餐廳吃飯。這一頓飯花費可真不少,整整九十大元,但卻吃得滿肚是氣,全為了那碟北菰蒸雞和侍應們愛理不理的態度。這一回,Peter光火了。這些不愉快的事,不提也罷。我們返回房間後,除了要把濕了的衣襪背包掛起吹乾外,更要收拾東西準備明天退房。臨睡前我吃了數片感冒靈以防傷風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