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雨洗長安 - 第三天

3/8

一大早起來天色灰朦,下著絲絲細雨。我們打算今天盡可能踏遍市內古蹟,看見天色如此,心下不禁暗暗發愁。出發的時候Peter嚷著要喝一杯咖啡,否則便會一直不清醒。但酒店的咖啡廳還未開門,唯有邊行邊找。今天第一個訪尋的古蹟是位於南大街末端南城門內則的碑林。從酒店出發沿著南大街只需行十分鐘便可到。總算Peter命不該絕,我們行了五分鐘便找到一間KFC,遂進內買了一杯咖啡坐下慢慢品嘗。咖啡太熱,我們等候之餘便觀賞窗外美景。今天是星期天,街上很多行人,看著看著,忽然發覺西安的女孩子真是漂亮﹗無論樣貌身材﹑面形髮式﹑打扮化裝無一不是上上之選。連中年婦女也不乏眉清目秀﹑風韻尤存之人。北方素不以靈秀而以健美見稱,這三天所見,靈秀健美儘皆有之,想是近年來南北混和之固吧﹗女孩子們確令人賞心悅目,但男孩子們就差遠了。頭髮油膩,衣著老土,任何場合俱是西裝一套。單論外觀,男女實在差太遠了,若我們教會的單身男子全去了西安,那…胡思亂想了好一會,Peter也喝完了咖啡,我們便繼續上路。

碑林自唐朝以來便是收藏石刻遺經書法的地方,是一個極奇珍貴收藏文獻的藏經閣。其中最著名的「開成石經」便是唐開成年間所刻的十二經大型石刻群。另外記載著基督教初次流入中國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也藏碑於此。由於我們很早便來到,加上天色不佳,因此遊客不多。我們儘可立碑前仔細欣賞。有一些上溯漢代的石碑隨意放在展覽廳內,並不加破璃外牆保護。看見這些石碑我實在按捺不住,輕輕用手撫摸。手指觸著那些刻字時如有電流通過,彷彿與當年的書法家石刻家作了一次跨越時空的交流。這些文物見證著歷史,文化也藉此一代一代的流傳下去。我們的性格喜好在很大情度上就是植根於這些石碑上的文字經典﹑書法藝術吧。想到這裡不禁嘆了口氣,是哀吾生之須臾,抑或是羨「學問」之無窮﹖我也茫然不知。

離開碑林之前購買了一件短袖襯衫,正面複印了碑林中一幅石刻書法,文曰﹕「克己復禮,正心修身,魁星點斗,獨佔鰲頭」。這幅書法特別之處在於這十六個字寫出來構成一幅魁星正在點斗的畫。驟眼看真不知是字還是畫。

碑林門外轉彎處是一處叫書院門的地方,整條街道都是賣書法字畫﹑文房四寶的商店。商店所在的建築物大多古雅盎然,書卷氣息襲人而來。我和Michael一直想找一幅橫字擺在大廳中央,因此來到此地便份外留神。終於我們找到一家擺滿行草書法的小店「海風閣」,進內一問,主持是一位名趙養科的書法家。他的行草寫得著實不錯,便央他為我寫兩幅字。一幅直的給爸爸做壽禮,寫的是陶淵明「飲酒」二十首之五「結盧在人境」。這首詩是歸隱田園之作,頗合我爸的境況。另一幅橫的書蘇軾的「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用來掛在我家大廳。也許不常有遊客來找趙老師寫字吧,我們與老師商談細節時竟惹來一些本地人圍觀。當價錢﹑條幅大小擬定後,趙老師從容地捲起衣袖,在那方舊硯中磨了些墨,取過一頁小紙,拿起筆一揮而成,然後蓋上印章,把紙遞給我。我連忙仔細一看,啊,原來是收據﹗難得趙老師這麼細心,曉得我們這些小伙子喜歡這等玩意,竟給我來一張行草書寫成的收條﹗擬定了後天來取字後,我便把收據珍而重之藏好,然後便離開找中飯吃去。

由於兩天來皆吃了一些好吃的地方名菜,我們也就滿懷希望地來到一間設在商場頂樓的飯堂。誰知餐牌上的東西,十之八九已經售嚳。最後我們吃了兩碗帶酸味的素麵和廿隻已冷掉的鍋貼,然後懷著仍然肌餓的肚腸與失望的心情踏上西安的古城牆。

西安四面環牆,牆身堅硬寬厚,是明代留下來的建築物,築在唐朝時皇城的遺址上。我們從南城門口登城,整個西安城牆就只有我們三人。真難得偌大一個旅遊勝地竟沒有其他遊客,我們也就樂得慢條斯理地擺甫士拍照。可是剛才實在吃得不夠,肚子仍然咕咕作響,加上城樓上有點寒風凜冽,我們唯有下城先找吃去。我們步行到酒店附近的金花婆婆,來到美食廣場時已經是二時多三時了。一來饑餓難捱,二來心想今晚將會去東新街夜市大吃一頓,現在多吃一點也無妨,晚餐也算在這一頓飯中,那逛夜市時便可多吃一點了。於是我們三人在一家日本料理吃了六十元的東西。

飯後我們乘的士到興慶宮公園遊玩。興慶宮是唐玄宗未做皇帝時的府邸。他當上皇帝後便把此地修成宮殿,晚年更常攜楊貴妃到此遊玩。李白的其中一首清平調便是在此園中的沉香亭頌楊貴妃而作。這個公園現在是一個修葺得很整齊漂亮的休閒公園。不過也許因天色不佳的關係吧,我們遊興也不是甚佳,閒逛了一會後我們便返回酒店休息。

我們原打算在酒店歇息一會,大約七時多八時便去東新街夜市。誰知回酒店後雨越下越大。我們樂觀地以為雨勢會漸弱,但事與願違。到了九時,雨勢大到一個地步莫說是逛夜市,要去附近一個餐館吃飯也成問題。但總不能餓著肚子睡覺吧,更何況明天一早要乘火車去爬華山﹗唯有冒雨犯險。說是危險其實不假,晚上大雨之際過馬路是一個十分刺激的經驗,經此一役,我等輕功長進了不少。當下發現一個道理,就是環境越艱難,武功進境越快﹗除了武學上有所領悟外,我們更發現一件切身重要的事情,就是在這繁榮的城市裡,一般餐館大約九時便打烊了﹗我們踏遍酒店附近,又饑又冷,屢遭人逐於門外。唉,最後還是在鼓樓文化街內找一家泡饃店吃了一碗素泡饃充饑。是素的沒錯,因為肉已經賣完了。

返回酒店沖一個熱水涼後立即蒙頭大睡,準備明天的論劍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