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馬驚天下 - 第二天

2/8

昨天在酒店時我們每人付了三百一十大元正參加了本地的東線一天遊的旅行團,去大雁塔,半坡遺址,秦始皇兵馬俑及華清池。今天早上九時起程,這一團共十五人,鬼多人少,因此導遊說英語。大雁塔無甚可觀,不過是玄奘藏經之處吧了。半坡遺址可不同凡響了,乃是六千多年前仰韶母系文化時期的村落遺址。這遺址面積頗大,其中一部份建了上蓋,成為一個博物館。雖然只剩石瓦斷垣,仍依稀可見當時人的生活形態。除了這些遺跡外,在遺址上發掘到的一批墓葬骸骨也於博物館內展示。這些骸骨是我們的祖先,雖然只剩下一堆骨頭,但與他們這樣接近,究竟是有點匪夷所思。

半坡遺址之後下一站便是聞名中外,世界八大奇觀之一的兵馬俑。進館一看,「嘩」的一聲之餘,再沒有更好的形容詞了。因此拍照一張縱然需要一百五十大元,我們也義無反顧地付錢拍了。兵馬俑面積十分廣大,已被發現並作部份發掘有三個坑。這個龐大的地下兵團乃是根據當時的軍事營壘而建,每一個坑的大小功用皆不相同。每坑俱有無數兵、馬、車、武器等,而那些兵俑的表情髮式服裝動作都不儘相同,制作細緻,可想像當年造俑者所付的心血。

我們現在看到完整的兵和馬俑其實是經過考古學家廿多年的努力。兵馬俑開發時找不到一個完整的俑,要讓一個沉睡地下二千年的兵馬復活,考古學家要把碎片逐片逐片找出來重新整合,經過廿多年的功夫才有今天的壯觀場面。二千年前兵馬俑初築構時原備有頗為完善的保護系統。 坑由多條長方形的溝組成,兵馬排列在溝中,溝與溝間有土牆相隔。土牆上橫架棚木,棚木上再鋪席子及泥土。如此精密的設計,為何到今天竟無一完軀?罪魁禍首者,就是燒掉所有先秦文獻的項羽!這個有勇無謀、不學無術,自以為英雄蓋世的一介莽夫進咸陽時,除了火燒阿房宮外,更焚燒秦始皇陵的四周。俑坑上蓋的棚木遭火燒後下塌,把兵馬俑都壓壞了。當我站在無數的碎俑前,心中憤慨異常,為何如此一個毀壞文化的兇手,到現在仍受世人驅歌頌讚!

我們今天看到已被發掘的兵馬俑是總數十之一二吧了,而在這些已被發掘的兵馬中,修復完成的其中三四吧。要全部發掘和修復實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只有寄望當經濟與科技不斷地發展時,那下一個世紀當我重臨西安時便能見到更多地下寶藏。

最後一站是歷代長安的離宮別苑驪山華清池。其名揚於白居易述楊貴妃一事的敘事詩「長恨歌」裡幾句「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此是新承恩澤時」。現在的華清池已成為一個風景旅遊勝地。它背倚秀麗的驪山,前臨青翠的平原,宮室寺院依山而建,若隱若現。難怪玄宗沉醉在華清宮中和楊貴妃的懷抱裡以致差不多亡國喪命。華清池實在頗值得慢慢遊覽,可惜我們到華清池時已差不多五時,而旅行團則必須在六時返回西安,因此只剩廿分鐘的遊覽時間。為了把握時間,我們選定了幾個景點作重點出擊。在目標地點快速輪流拍過照後便火速跑去下一個目標,在廿分鐘的限時之前總算不負己望,在幾個重要景點留下了腳蹤。

隨旅行團遊覽就有這個弊處,去的地方多但時間卻不夠。匆匆到此拍一張照,去一下廁所便離開,更遑論好好領略此地的風光妙處。另一個討厭的地方就是旅行團必定會把你帶到賣工藝品的地方鼓勵你消費。浪費時間之餘還要承受過份熱情盼你買東西的款待。不過話雖如此,參加這個旅行團倒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收獲。離團之前我跟導遊先生談了一會問了一些有關華山的事情。他告訴了我一些我數月來在電腦網絡上怎樣找也找不到的資料,為此我們甚至改變了行程。華山索道只到五峰中最矮的北峰,從北峰走到東峰或西峰需要四個多小時,道路頗為艱難。從東峰到西峰或其他峰約需個多兩個小時。索道最後一班車五時半便開出,若打算一天來回那除了北峰外就別妄想攀其他幾峰了。若要踏遍華山,兩天是必須的,只是山上居住費用十分昂貴且環境並不理想。我們來到西安後發覺要遊的地方實在太多,若在華山花上兩天時間就相對地減少了遊其他地方的時間。權衡輕重下我們決定華山只玩一天,去得多少地方則唯有隨緣吧。

回到酒店後我們又匆匆跑到街上,從旅遊書上得知鼓樓旁有一條文化街,單看其名便知是賣文物字畫的街道。我們打算晚飯前到那兒走一遭,晚飯後再漫步到馳名夜市東新街嘗試陝晉和清真小吃。鼓樓位於西大街上,與鐘樓只是一箭之遙。鼓樓旁有一個大廣場,地庫下竟是一個像西武般的百貨公司。此廣場名為金花廣場,以後幾天我們都戲稱之為「金花婆婆」。來到文化街一看,只見燈光通明,熱鬧非常,文物店找不到幾間,食肆卻整街都是。原來文化街是一條專吃回民風味的街道!這時天開始暗下來,家家食館都冒出了烤串燒牛羊肉的白煙,香味四溢。我們早想試試回民名吃牛羊肉泡饃,只是不懂如何叫菜,因此行遍街頭巷尾也不敢進內一試。最後我們鼓起勇氣走進一家叫「陝西第一碗」的泡饃店,正準備坐下時掌櫃忽然大聲說了幾句話,把我們嚇得立刻從坐位上彈了起來。噢,原來忘記了要先行買票。掌櫃陝西音甚重,實在不太懂他的說話。我們既不知泡饃是甚麼一個模樣兒,更不知是怎樣個吃法,但人已進了店,好歹也要吃出一個頭緒來,唯有硬著頭皮。幸好掌櫃脾氣尚算不錯,我們雖然說得結結巴巴但他仍是耐心地聽。我說要吃泡饃時他立即拿起一片東西來問我們要多少碗,這才知道饃原來是一塊像fajita的餅。一碗兩個饃,於是我們要了一碗牛、一碗羊和一碗素泡饃,當然還少不了三瓶可樂,總共才廿九元。

付了錢後以為可鬆一口氣,誰知掌櫃又問我們是不是自己弄!天啊,我怎曉得怎樣弄?於是大力搖頭道: 「不不,我不弄,你們弄好了。」待得一切交待停當,我已經滿額是汗。坐下來拭一拭額上汗珠,等了好一會還未見有食物送來便開始擔心。心想: 「難道剛才說不要自己弄搞壞了規矩不成?」我們三人低頭商討了一會仍不得要領。這時剛巧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兒子進來要了兩碗泡饃,只見她付錢後拿著四塊饃和兩隻大碗坐下。我們交換一下眼色,各自暗暗留神。我背對他們的桌子,因此也不好意思扭轉身子偷看,唯有靠Peter和Michael不住提供情報。只見她們母子三人把饃撕成小塊放在碗內,我們當下恍然大悟。原來泡饃是要先撕碎才吃,而碎片大小則憑己所喜。想來掌櫃見我們是外行人方有此一問。

解決了心中這個疑問後,我們叫的三碗泡饃也來了。小二端來了三碗像湯年糕的東西,內裡有肉有湯各式配料和一些黏黏軟軟的東西,就是浸軟了的饃。吃下去味道著實不錯,雖然濃郁卻不油膩,而且不含味精。半碗下肚,肌腸得以充實了點,腦筋也清醒了些。一想不對勁,我們吃的那碗跟那三母子的那些不同啊﹗還有一個步驟我們還未弄清楚,究竟正確做法是自己配料下湯還是小二待勞﹖原想看看那三母子如何處理,誰知直至我們吃完了他們還在享受撕饃的天倫樂。心下正自著急,一瞥眼間看見另一檯的一個男人拿著撕好的饃走到燒著一大鍋湯的爐前。我緊張得立刻叫其餘二人留心細看﹕「來了,原來要自己下湯的﹗」誰知話未說完,小二哥已經把碗拿去,熟練地抓料下湯。這一下終於整個過程真相大白,饃是自己撕,料由小二下。行,下次準成﹗

行了一會,忽見遠處有兩個人影正在糾纏得頗為激烈,手腳都在大幅度揮動。我們當則快步上前,莫要錯過了西安市的罪案現場。誰知近前一看,原來是一對男女在街上翩翩起舞﹗看來二人剛學了一些社交舞步,一時興起便相擁而舞。兩人跳了一會便攜手前行,我們跟在後面。只見那男的一忽兒繞著那女的轉一圈,一忽兒舉高手躍起欲拍橫空伸出掛著的招牌,那女的則不時彎著腰嬌笑。一副初戀無限美的模樣。我們在後看著也不禁被他們的歡樂感染。噢,青春﹗

我們沿著東大街走了好久仍不見夜市的蹤跡。問了好多路人,遁著他們的指示仍找不到東新街。再走一會,雙腿開始發軟,心想反正還有數天留在西安,也不忙現在就要找到,明天吧。於是揚手截了部的士回酒店。誰知上的士後剛轉過一個街口,便看見兩條街外一處地方耀如白晝,一問司機,果然便是東新街了。唉,原來再多行一點就成了,現下唯有相對苦笑。不過這也好,知道了在那兒,明晚再來就容易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