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騎闖關中 - 第一天

1/8

今天早上五時多便要起床,準備乘坐八時的飛機往西安。為了安排這次旅程,我們付出了數個月的心血去籌備。眼見實行在即實在興奮得整夜也睡不著。拖著疲倦的身驅及沉重的行李,Michael 和我登上的士,把Peter也接上車後便直駛機場快線的火車站。清晨六時,我們在車上聽到電台在播八十年代譚詠麟梅豔芳等舊歌,正讚嘆DJ好品味之時,司機大佬忽然插嘴道: 「電台才不播這此些歌呢,是我的私人珍藏!」噢!原來是播錄音帶。正所謂知音難覓,司機大佬難得遇上咱們幾個老餅知音人,便滔滔不絕地發表他對流行歌的見解偉論。諸如譚詠麟今昔之比較、梅豔芳音質之轉變、張國榮譚詠麟之屬優屬劣等等。果真是彈丸之地也伏虎藏龍!臨下車之際他還告訴我們一件麟伯歌化解紛爭的奇案。事緣一對正在熱烈地吵架的情侶登上他的車子,剛巧他在播放麟伯的一曲「小風波」,原本仍在吵架的這對情侶聽到這一曲不禁慢慢地靜下來,直到下車時他們已經和好如初了。司機大佬告訴我們,他心底裡也為那對小情侶高興呢!真箇是販夫走卒,也是有情有義。

長話短說,我們在機場大家樂吃過早餐後,便乘機直往西安。到達西安機場時是早上十一 時,從機場乘的士到西安市中心大約需要一小時,我們隨便找了一部的士便離開機場。那司機季先生不住介紹西安的名勝,更遞上一張名片著我們包他的車子去東線或西線遊覽。沿途下著絲絲細雨,我心裡納悶,恐怕下雨阻了遊興。才想著,司機便說: 「咱們自去年十月未下過天然雨,旱得很呢!今天是第一場雨。」噢,真巧!他們是久旱逢甘露,我們卻是出門招風雨。

轉眼間車子已駛到西安城牆之前。此牆建於明代,牆內街道縱橫如棋盤,東南西北各有一大城門。從城門進去便是東南西北四大街,四街交匯處就是有名的鐘樓,而我們下榻的鐘樓飯店便在鐘樓旁的南大街上。

我們將行李都放在房裡,稍為收拾一下便開始堪察這座古城。我們先到蓮湖路的農業銀行購買後天往華山及第五天往開封的火車票,然後在附近的合記麵家吃了一頓豐富的午餐。三大碗麵、一籠肉包子、三瓶可樂才三十二元,其中可樂因是徠佬貨,佔了十二元。此時才下午二時多,但雨越下越大。我們截了一部的士著他開往碑林,誰知那司機怪叫一聲道: 「往碑林的路可不好走呢,去別處吧!」聽見司機的語調如此誇張,唯有叫他駛我們去陝西省博物館。沿路只見很多道路都水浸及塞車,方知司機的話不假。此司機十分熱情,一邊以其高超的技術穿梭於滿佈行人自行車及汽車的街道中,一邊口沬橫飛地介紹西安種種。

陝西省博物館收藏了大量在陝西省內發掘的古物。以青銅器為主,上二千年的古物滿館皆是。其中一些青銅器只以紅繩圍著,眼看四目無人,我忍不住把手貼在這些青銅器上,閉著眼去領略這片黃土的悠久文化,去感受那與古人交流的震撼。我們在博物館逗留了兩個多小時後便離開,甫出大門不禁大叫糟糕,只見大雨淋漓,睜眼看去四周境物一片模糊,也不見有的士停在附近接客。想來這個珍藏了大量千年古物的博物館並非遊人熱衷去的地方。正徬徨之際我隨意把手一揚,Peter看見立刻在旁嘲弄道: 「就算是在香港,也沒可能在這種形勢下隨手截車吧!」說時遲那時快,倏忽間一輛的士不知從何出現直駛至我們面前停下。我向著Michael和Peter兩人做一個「原來隨手一揚真可截到的士」的表情後便得意洋洋地上車,Peter則張開口呆了好一會子,直至Michael拉他一把才回過神來。

這一段回酒店的車程可說是驚險萬分,其實也不可說是十分驚險,因為基本上我們是看不清楚路面情況,皆因擋風玻璃及側面玻璃滿是污漬和霧氣,加上大雨之際司機卻仍然拒用水潑,我們看窗外影色真有點似霧迷離的感覺。不過話雖如此,享受西安的士司機有驚無險的駕駛技術畢竟是畢生難逢的奇遇。情形有點像令狐沖伏在向問天背上滑下那個深谷以躲避正邪雙方的追殺,雖然性命在方寸之間,但平安抵步後卻仍想再試一次。司機大佬除了要避車避人外,更要避水洼爛路。有些道路因水浸封閉,他立刻便要當機立斷抄小巷,除了要避同樣多的人車洞外,更要避擺在街邊的攤子,而小巷卻比平常的街道窄了兩三倍不只。眼見無論人、車、自行車、和攤子都在分毫間各安其位,冉冉前進,誰也沒有碰著誰,實在禁不住輕輕讚嘆。

晚上雨勢弱了下來,我們抖一抖外套上的水珠後便再踏上街,徒步走到東大街。酒店位於四方大街的交界處,從酒店走到東大街只是數十步的距離,但千萬別看輕這段短短的路程,我們可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上面述過我們坐在車內看到的驚險交通狀況,現在鏡頭一轉,我們變 成行人,必須在風馳電掣的巴士汽車自行車之空隙間穿過馬路,實在非要上乘輕功不可。小小一個路口,可望而不可達,唯有用智計補武功之不足。計策一定,我們便尋找一個準備過馬路的本地人,汽車從左而來時,我們走在那人右邊。車從右而來時,我們位即移形換影走到他的左邊。眼看車輛從我們身前身後方寸間擦身而過,心內著實十分驚惶。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唯有亦步亦趨,不敢有失。如此信心交託,倒也安然無恙。

踏上東大街後我們透一大口氣,暫時也不敢過馬路了。行不了多久,雨便停下來,我們開始找吃晚飯的地方。東大街是一條十分現代化,有很多新潮商店的商業街道。一路行來,只見行人絡繹,或夫婦同行,或情侶比肩,或三五成群,大都言笑晏晏,比起香港因經濟低迷影響下人民生活艱難,這裡人們生活就適閒自在多了。我們走了一會,便到一間名為「白雲章餃子館」的飯店吃晚飯。聽說此館甚負盛名,我們進內一看,普普通通的一間館子吧。買了票後坐下來,不一會熱騰騰的酸湯餃子、牛羊肉蒸餃、小籠包等等便陸續上檯。我們一嘗,果然是名不虛傳。這一頓豐富美味的道地名吃才花費卅三元,其中十二元是可樂價錢。這一晚夜遊東大街的另一個收穫就是買了三本簡體字的叮噹大長篇,是多啦A夢版,每本五塊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