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

 

不忍心離開這個口﹖還是離開這個口就不用忍了﹖

淺草寺大門掛著一個大大的紅燈籠﹐寫著“雷門”﹐因此淺草寺又稱雷門寺。進入雷門後便是著名的雷門小吃街﹐叫『仲見世通』﹐老實說﹐沒啥特別﹐不外是草餅等物﹐價格又不刻己﹐不過此街是到達寺大殿的通道﹐所以口雖說不值﹐最後還是忍不住買了一點試試。

今天淺草寺可熱鬧﹐原來碰上一連三天的羽子板市集﹐不少婦女穿著傳統和服來趁墟。

   
 
羽子板是日本傳統的新年禮品。根據【叮噹】記載﹐女孩子們在年假期間都愛用羽子板拍羽毛球耍樂﹐贏了的可用毛筆輸的那人臉上塗鴉。

照片的原意是展示販賣羽子板的攤檔擺設﹐不知為何出來的效果竟是不見貨品只見售貨員...

 

求籤 self-service﹕六角銀色筒裏盛著籤﹐求得一籤後則可依據籤上號碼從相同標號的小抽屜裏拿解籤紙﹐全程 DIY。

每一個符有一個價﹐看價格就知道日本人的價值觀﹕留體健康與學業並不重要﹐看看原宿與新宿街頭那些瘦削蒼白的男生就曉得。解除災難竟不上交通安全﹐而交通安全與心願成就並排﹐可見日本人對他們的交通手段既倚賴又害怕的心情。日本人最重視的是甚麼呢﹖從日本在戰後的經濟發展得出的結論是﹕錢。金符的價值是健康的160倍﹐因此日本人的工作時間平均來說總是比其他國家都長。不過錢能買到的平安是真平安嗎﹖

在東京看到穿和服化全妝的女仕不出奇﹐奇的是她們竟惹來這麼多照相機﹐更奇的是拍照的人大都是上年紀的人﹐最奇的是這些老家伙一個個用的行頭都是玩家級數﹗真不可少覷老人家。他們似乎彼此認識﹐不知是否同屬一個攝影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