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踏上尋找童年回憶之旅。在香港七八十年代長大的孩子﹐那個不曾給日本卡通漫畫洗腦﹖其中大部份家傳戶曉的動漫角色都屬BANDAI出品﹐如鹹旦超人﹐幪面超人﹐鐵甲萬能俠﹐高達。因此這一趟遠尋BANDAI Museum而來可說是個半朝聖之旅﹐朝聖只算一半﹐因為另外一些同樣對我們影響至鉅的產品卻不屬BANDAI﹐如小甜甜﹐叮噹﹐超時空要塞﹐IQ博士。

鹹旦超人 鹹旦超人是一個家族的代號,1966年出道以來﹐姨媽姑姐叔伯兄弟一大堆﹐一個接一個從距地球300萬光年M78星雲光之國來到地球維持和平﹐保護地球免受怪獸侵襲。   鹹旦超人正名為ULTRAMAN﹐以“鹹旦”為名是因早期的超人面罩似一只鹹旦。

幪面超人

幼時我曾因擁有一個幪面超人水壺而讓媽媽遭老師訓話﹐內容大概是女孩子應用小甜甜而非超人水壺之類。

那時覺得幪面超人酷斃了。上課小休時我會與志同道合的李X明衝去操場搶佔兩輛四 輪的童裝自行車﹐扮作幪面超人的騎鐵,風馳電掣地把車開到一角﹐然後下車做一遍變身手勢﹐然後...之後的事忘了﹐我想不外是給老師發現並訓斥不應玩男生的遊戲之類吧。

       

鐵甲萬能俠

『萬能俠﹐出黎啦﹔朋友號﹐落去啦﹗』鐵甲萬能俠平時藏在瀑布裡﹐要打怪獸時主角就會開著戰鬥機『朋友號』來到瀑布前召喚鐵甲萬能俠。鐵甲萬能俠破瀑而出﹐打開腦袋讓『朋友號』下去。所以『朋友號』其實是鐵甲萬能俠的腦袋﹐主角就在『朋友號』裡控制鐵甲萬能俠。

第一代的鐵甲萬能俠只有兩種武器﹐激光眼及相中的鐵甲飛拳﹐可謂『好打有限』﹐至於他那更為人津津樂道的女拍擋『愛美神』就更無聊﹐只有兩顆飛彈。只於愛美神為何比鐵甲萬能俠更受歡迎﹐嘿...

M身後櫥窗裡放著的都是已絕版的為“超合金”﹐當時我們管叫所有塑料超人玩具為“超合金”﹐其實裡面只有小量金屬成份﹐不過叫喊起來份量十足﹐足配超人身份﹗最大的那盒超合金為『超力電磁俠』﹐現已升值不知多少倍﹐M小時候就曾擁有一盒﹐至於其下落...
話說M的弟弟在少年時曾經歷一段思想覺醒的日子﹐那是每個少年都曾渡過的階段﹐本不足奇﹐不過M的弟弟卻強烈感到需有一番驚天動地的舉動方足以排解那個階段帶來的憂鬱﹐於是他擇了一個良辰吉日﹐焚書坑儒﹐把家中所有足以影響思想的讀物玩物通通付之一炬﹐當中除了他自己的藏書外﹐更包括大量屬於他哥哥的漫畫書﹑哥哥的模型﹑哥哥的超合金...走筆至此﹐願與天下給(父母兄弟姊妺)丟掉漫畫模型超合金的難友同聲一哭﹗

     

高達 GUNDAM

80年代亞太地區流行一個說法﹕『西方有Star War﹐東方有GUNDAM』﹐GUNDAM(高達)對東方少年的影響﹐可擬星球大戰在同年代對美國青少年的影響﹐在亞太地區內無遠弗介﹐因此﹐這次朝聖的重點目的地是位於頂層的高達館。

高達館的大門為電子感應鋸齒滑門﹐大門開處﹐乍見渣古的1比1大頭﹐那隻二郎獨目驀地亮起﹐不怒自威﹐不禁想起一件往事...那時還在初中﹐一次上社會課時﹐我把文件夾豎在桌前使老師瞧不見我在桌面的活動﹐然後拿出於午飯時候在模型店買來的渣古1:144偷偷砌將起來。當時課室內眾人都十分專注﹐看『瑪麗皇后』的﹑看『小甜甜』的﹑打闔睡的﹑砌模型的﹐都全神貫注。忽然﹐我面前的“屏風”被人拿走﹐抬頭一看﹐原來Miss Ko 發現了我的勾當。當時我兩手漿糊﹐滿桌渣古零件﹐背脊隱隱冒汗﹐實在尷尬非常。誰知Miss Ko一笑﹐把“屏風”放回原地﹐繼續授課﹗委實叫我摸不著頭腦﹐不過以後我也沒敢在上課時砌模型了﹐頂多看看漫畫小說而已。
BANDAI Museum的主打是高達館﹐而高達館的高潮即是這個1比1的高達模型。M少時砌了無數高達模型﹐大的負擔不起﹐來來去去都是1:144的小高達﹐常夢想一天能見到1比1的真高達﹐我們這次來訪﹐百份之九十都是為了這個1比1。當天M見到這個1比1胸象時﹐興奮得不能自控﹐擰著我的手臂胡言亂語﹐把我掐得作疼﹐又跑上跑下從不同角度拍攝了無數照片﹐幸好當天是上班日﹐館內沒有其他觀眾﹐否則這個中國瘋子要讓日本人笑語了﹗
模擬第一代高達裏其中一場在地球展開的戰役。這麼大而完整的實境戰場﹐定力再好的模型迷也會見之發狂。
 
高達動漫發展廿多年﹐設計越來越浮誇﹐在最右邊的照片中﹐你分辨他的手和腳嗎﹖    
有甚麼比以紅彗星來作告別展品更合適﹖永遠的馬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