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大美    後記 4

三個月的旅程中﹐三份二時間是在大自然中渡過﹐遊徜於天地之間山水之畔﹐日子久了﹐出現審美疲勞﹐開始挑剔河流不夠洶湧﹐雪峰不夠厚重﹐山勢不夠險峻﹐秋色不夠艷麗。直至在四川四姑娘山騎馬那一天﹐看到滿山滿谷的枯樹殘枝﹐一派肅殺氣象﹐腦中靈光一閃﹐忽然悟到自己的狹隘與無知。大自然何需人的肯定﹐她本來就美麗﹐因為創造之初﹐造物者已下了判語﹕“這是好的。”

莊子是個悟道者﹐他有一句說話﹕『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近至地球上四時運轉生長收藏﹐遠至穹蒼中眾星之生往死滅﹐莫不有規有矩﹐明明白白﹐循法而行。物之本性各異﹐物物之間互有生剋﹐萬物間的關係又形成自然中的平衡狀態﹐這一切的背後﹐無不有『理』在支撐著。

人從自然中攫取靈感﹐以法及理為觀念基礎﹐發展了文明﹐無論是典章﹑制度﹑器物﹑建築﹑藝術﹑科學﹑無不循法而為有理可據。人在“明法”及“成理”的基礎上創造﹐立下許多豐碑偉績﹐把法及理不斷推向高峰﹐但是『美』呢﹖人的創造能上升至“天地之大美”的境界嗎﹖

天地的大美先於人而存在﹐本來就有﹐人在天地跟前﹐只能以受眾身份去接受她施於人心靈的震撼及超越。人以智慧推敲出一個“黃金系數”出來﹐認為以黃金之數塑造出來的人為之物能附有那神秘的“大美”。不過我看著米開朗基羅的大衛象(據說是按著黃金比例造成的)時就沒生出看見大自然時的感動。

天地有大美﹐因為大自然比人更接近創造的源頭。人不停模擬創造﹐企圖從自己的創造中拾回失落了的聯繫。但是人頂多能達到『明法』及『成理』的地步﹐至於『大美』的境界﹐人是無法憑自己去到。還好﹐人雖未被付予創造『大美』的能力﹐卻有五官能賞味天地。

也許在大自然面前﹐做一個純粹的受者﹐就是人在天地間最合宜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