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民服務    Day 73

靜謐的鹿池
我們每天的早飯﹕抄手(雲吞)
 
www.flickr.com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items from littleboat5 tagged with himalayas2007.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11月16日 康定天全

今天刑警們睡到差不多九時才起床﹐吃完早飯出發時己經十時了。今天的主要目標是亞洲海拔最低的大陸性冰川“海螺溝”。我聽說海螺溝已被過多的遊客蹂躪至不堪 ﹐以至九月初與小平他們同遊時雖知他們剛去過﹐卻連問也懶得問﹐更不要說自己做詳細的資料搜集。跟刑警玩了兩天﹐也曉得他們對這段環線旅程基本上沒做過甚麼“功課”﹐居然連地圖也沒準備﹐一路駕車就靠一張嘴及租車公司送的一張不完整的四川地圖﹐缺少的部份剛好就是我加入警隊後走的那些路段。一號二號根本不關心去那兒看甚麼﹐能休假出來跟死黨玩玩去那裡都行。二號的相機大部份時間扣在褲腰﹐須一號三號逼他才拿出來拍一兩張﹔一號更是連相機也沒有﹐一身裝束跟平時上班沒兩樣﹔三號作為行程設計師﹐居然沒打聽清楚一些重要景區的收費及旅遊情況﹐據他自己說海螺溝還是此程的主菜呢﹗

我們到達海螺溝時已是中午﹐門票加觀光車加索道要三百元﹗不單如此﹐中午之後他們不售出溝的觀光車票﹐強迫你在溝內消費過夜。刑警們11月18日便要飛回廣州﹐因此明天必須返回成都﹐在溝內過夜第二天又繼續遊覽的話就趕不及了﹐更何況費用如此高昂﹐在全球暖化的影響下估量冰川也不會怎樣壯觀了...經過小於一分鐘的商議後﹐我們決定離開。後來我上網查了一下﹐原來人家來海螺溝是要玩上三天﹐都住進溝裡泡溫泉﹐哪有像我們這般興之所至又天真地以為所有景區都可在一天拿下﹖

離開海螺溝後我們隨便找一處地方填肚子﹐開車的三號心情壞透﹐把車匙拋在桌中央﹐意思是不開車了。刑警們雖是很要好的朋友﹐但都不太熱衷於開車﹐昨天下午三號忽然在公路旁把車停下﹐下車﹐把後座的門打開。我一直都坐前面﹐後面自然是另外兩位刑警了。三號的意思十分明白﹐就是要換人開車﹐我轉頭一看﹐那兩個傢伙﹐沒一刻前還有說有笑﹐現在居然裝睡﹗三號不聲不響﹐屁股一個勁兒朝後座擠﹐任由司機座的門開著﹐被過路的快車牽扯得“吱吱” 作響。他們三人都擠在後座﹐剩我一人在前邊﹐看著他們三個活寶﹐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坐中間的不記得是一號還是二號望著坐車門旁的不知是一號還是二號﹐用眼神示意自己爬出去不及他直接開門出去方便﹐如此﹐坐門旁的一號還是二號只好悻悻然坐上司機位開車去。今天三號把車匙拋在桌上﹐一號二號只管東張西望﹐就是不望車匙。我把車匙拿起來﹐開玩笑道﹕“不如讓我來開吧。”說時遲那時快﹐三人同聲大叫“好啊﹗”我嚇了一跳﹐忙把車匙拋下﹐說﹕“說笑而己﹐我可沒駕駛執照。”誰知一號竟道﹕“不要緊啊﹐他們兩人也沒有﹐還不是一樣的開﹐沒事的。”WHAT? 刑警沒有駕駛執照已屬過份﹐居然越省“非法”駕駛﹗我看著他們﹐似乎還真的希望我去開車﹐於是我急忙搖頭道﹕“其實我不會開車。”

飯後一號坐上駕駛位置﹐經過瀘定時他向我這個 “從殖民主義的枷鎖解放出來不過十年﹑未受過愛國教育﹑對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紅軍之偉大戰績毫無了解” 的人解釋紅軍 “飛越瀘定橋” 之事跡﹐不過他說得亂七八糟﹐一時說敵人是日寇﹐一時又說敵人是國民黨﹐後來他嘗試解釋甚麼是八路軍﹑新四軍時我也就不怎樣相信了。

由於沒去得成海螺溝﹐刑警們覺得今天好像浪費了﹐因此當車子經過『二郎山喇叭河國家森林公園』的牌子時﹐雖然已是下午二時多﹐大伙還是嚷著進去逛逛。刑警們趁著我上廁所時連我的門票(50元)也給付了﹐我出來後把錢還給他們﹐他們卻死活不要。其實一路上他們都不讓我湊吃飯﹑車費﹑油費的份﹐倒叫我成了個白吃蹭車的女混混了﹗我笑他們是在為我這個人民服務﹐他們也只是嘿嘿地笑。

二郎山喇叭河國家森林公園的賣點是紅葉﹐我們來的當然不是時候﹐正因如此﹐這裡人跡不見﹐小猩猩竟來到車道旁的山坡玩。我們把車開到境區最深處“鹿池”才看到幾個遊人﹐鹿池也就小小一片水體﹐但四周漓漫著一陣煙霞﹐空氣清寒﹐水面平滑無波﹐除了偶有人踏枯葉發出“察察”聲外﹐甚麼聲音也沒有﹐時間在這裡像是停止了﹐整個地方像是被封存起來的一處遺世獨立之秘境﹐散發出一股小龍女般﹑不屬塵世的氣質。假如這裡沒設閘收費﹐實在是一個藉得推薦的地方。

晚上吃飯時談起刑警三號08年1月結婚的事﹐我便逗他們說自己的感情故事﹐一號及二號便乘機拿三號開玩笑﹐把他們當年獻“英雄救美”之策助三號追女仔的事抖出來。一號二號也真是好兄弟﹐獻計之餘更自薦為賊﹐讓三號做英雄。不過此計未曾實施﹐而三號終究沒得到心上之人﹐以至此女成為他心中之結﹐雖結婚在即﹐說起此事仍顯得鬱鬱不歡。刑警一二號雖無醉酒之實(這也是一奇﹐三人一路上滴酒不沾﹐我在旅途上認識的男生不論中外都愛在吃飯時喝上幾杯﹐那三條香港之狼更是每頓喝幾瓶啤酒)﹐卻有醉酒之態﹐一起逼三號吐心事﹐重溫失敗原因﹐最後刺著他的痛處﹐挑起他的狠勁﹐以至當晚玩“鬧地主”(刑警們每晚都玩)時成為大贏家。

宿:天全市濱賓館﹐60元標間﹐十分乾爭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