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道秋色    Day 72

從右至左為刑警二號﹑三號﹑一號
八美石林
四千二百多米的折多山口
 
www.flickr.com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items from littleboat5 tagged with himalayas2007.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11月15日 小金 -> 丹巴 -> 八美 -> 新都橋 -> 康定

昨天下午五時騎馬回日隆鎮後﹐沒有停留過夜就立即離開趕往小金去。可是我本就是從小金過來﹐不打算走回頭路﹐經映秀直去九寨溝﹐為何竟回返回小金呢﹖這就要先談談一同騎馬進溝那三個廣東人了。他們約三十上下﹐從成都租了一部捷達自駕走川西大環線﹐看衣著打扮不是背包驢客(其中一人竟穿西褲薄底皮鞋騎馬)。騎馬途中休息時我偷聽到他們說甚麼﹕『還未走近就嗅到臭味﹐走近看﹐原來給人斬成“一碌碌”』『這些案子好煩﹐也不知要耗多久。』我心裡登時打了個突﹐於是小心翼翼上前問道﹕『敢問三位是公安嗎﹖』只見他們支支吾吾﹐於是我再“逼”問一次﹕『三位敢情是公安了。』他們唯唯諾諾﹐只說『打份工吧﹐沒甚麼的』﹐最後他們承認了﹐原來是佛山市的公安。想到他們說及查案的事情﹐便又追問『敢問三位是負責偵查的嗎﹖』這回他們爽快了『是啊﹐等於你們香港的CID。』乖乖不得了﹐原來是中國刑警﹗我立刻向他們抱拳正色道﹕『失敬失敬』其中一人卻嘆氣道﹕『有甚麼好敬﹐我們三人薪水加起來還不及香港一個清潔工﹗』我只好道﹕『三位為人民服務嘛﹐那就可敬了。』

由於他們是沿大環線逆時針走過來﹐已經過米亞羅﹑馬爾康等川北地域﹐那是比九寨溝稍南一點的地區﹐便問他們那邊景色如何﹐從而推敲九寨溝內的秋色還乘多少。他們說紅葉還有一點﹐不過大部份樹葉已落得七七八八﹐又說四姑娘山去映秀這段路經巴郎山﹐會碰上暗冰(black ice)﹐他們也因這原因兜了大圈才來到四姑娘山。九寨溝秋色已盡倒沒甚麼﹐心裡仍然想去﹐但路有暗冰卻讓我打退堂鼓﹐坐車走暗冰路面是玩命的事﹐犯不著。刑警們又說﹕『要不然你跟我們走吧﹐反正車子有坐位﹐我們打算去丹巴﹑八美﹑新都橋﹑海螺溝再返成都。』我聽著怦然心動﹐丹巴雖剛去過﹐但八美至新都橋一段路據聞是攝影天堂﹐風景都在路上﹐非自駕無法隨時停車拍照﹐於是只考慮了一段馬程我便決定跟著佛山刑警們上路。由於他們有公職身份﹐不好公開姓名﹐我便根據他們的樣子推敲長幼﹐從大至少起代號為刑警一號﹑二號﹑三號。

昨天騎馬返回後刑警們覺時間還早著﹐便決定開車去小金停宿。今天早上八時從小金出發﹐由刑警三號開車。說起刑警三號頗有一段電影橋段般的經歷。話說他兩個月前追拿一綁匪時被匪徒在脖子砍了一刀﹐差一厘米就拉上大動脈了。他在醫院養傷一個月﹐出院後領導們不好意思要他立即復工上班﹐他便大模斯樣的一直耽著﹐趁著邢警一號及二號休假便一同出來“療養”散心。

我們從小金山發﹐經過丹巴﹐這段路我已走過一次﹐風景還可以﹐但從丹巴至八美這一段路卻真是秋色滿途﹐美不勝收。我們沿著大渡河走﹐河兩岸山崖不高﹐但遍佈林木﹐呈現不同變色程度﹐紅﹑金﹑黃﹑綠夾雜﹐峽內漓漫著一層薄霧﹐流水急湍﹐空氣清冷﹐一派神仙氣象。可惜我的相機性能及拍照技術有限﹐在有霧的情況下沒法把眼前景色的原貌定格下來﹐這更讓我堅信美景只能通過眼睛心靈留在心中﹐是印在沖曬紙上或以 pixel 拼成的景色不能代替的﹐看萬張照片不如行萬里路啊﹗

經過八美時看到路旁豎著『八美石林』的廣告牌﹐我們反正沒定下甚麼必去的景點﹐便開車過去瞧瞧﹐這就是自駕∕包車遊的好處了﹐興之所至﹐想去哪就去。這片石林還未發展至收門票的地步﹐在路邊停車後還要步行二公里進去。八美石林實在十分獨特﹐遠遠望去﹐像三流電腦合成的風景照片﹐但我明明是用自己的眼睛看著真實的風景啊﹐石林之間的草坪上還有走動著的牛呢﹐為甚麼看上去會有這麼“假”的感覺﹖石林形成的原因不外乎地殼變動海底上騰﹐岩石經歷水侵風蝕等等。由於之前對這片石林一無所知﹐隨緣經過看過﹐霎是驚喜﹐不由得慶幸自己對川西沒做太多的資料搜集。

從八美至康定一路須經過四千二百多米的折多山口﹐秋色隨著海拔上升而變化。三千多米的山坡只有三種顏色﹕還未掉下的黃葉﹑灰色的殘枝﹑鋪在地上的白雪。三種顏色純粹分明﹐別有一番厚重氣派。到了四千米﹐連杉木也沒有了﹐只剩鋪著雪的枯黃高山草甸﹐天下著細雪﹐蕭瑟蒼桑﹐秋色到此﹐就是盡頭了。

宿:康定香巴拉賓館,60元,標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