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馬海子溝    Day 71

四姑娘

最前那匹就是我的野馬
花海子
女馬倌
 
www.flickr.com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items from littleboat5 tagged with himalayas2007.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11月14日 四姑娘山

早上七時半下樓吃早飯時碰到三個住在隔壁房間的廣東人,他們跟我一樣,也被老板娘說服選擇騎馬進海子溝。於是我們四人便被拼成一伙,由一男一女兩馬伕帶著,騎馬抄小路上山,逃票進溝。(海子溝門票60元)

四姑娘山乃一字排開四座從五千多米到六千多米的山峰﹐在四川境內高度僅次於7556米的蜀山之王貢嘎山﹐號稱蜀山之后。四姑娘山週邊開發了三個風景區﹕雙穚溝 ﹑長坪溝﹑海子溝﹐分開收費。雙穚溝有觀光車可走通全溝﹐乃團遊熱點﹐當然﹐觀光車是另外收費的。長坪溝是驢遊熱點﹐因可走到四姑娘山的山腳﹐中途有營地供馬客及徒步者露營﹐不願意徒步或騎馬的人也可坐觀光車到第一個景點。海子溝則最冷門﹐顧名思義﹐這是個看海子(湖)的景區﹐但要看到溝內第一個湖就須徒步或騎馬五小時﹐沒觀光車可乘﹐一天來回的話就只能看一個海子了。

我們八時出發﹐騎馬緩緩上拔﹐走的儘是山路。有時馬徑一旁就是斜坡﹐在馬背上顛著看去真會心裡發毛﹐要是馬兒不聽話﹐我可就摔將下去了﹐雖不至於粉身碎骨﹐ 但斷胳折腿甚麼的怕是不能免﹗我那匹馬個頭最小(因四人中我個子最小)﹐但好勝心卻最強﹐不肯跟著馬屁股走﹐常用頭擠前面馬兒的屁股﹐可是另外那三匹馬是老油條﹐任那馬伕如何叱喝﹐牠們就是一副老子懶理的模樣﹐以自己的步伐慢慢地邊走邊吃草邊喝水。有時前面那匹老油條馬被我那匹“野”馬擠得緊了﹐便會向牠怒嘶耍脾氣﹐然後互相擠壓﹐繼而賽跑起來﹐把我嚇得尖聲大叫﹐最後馬伕把我的馬拉到前頭﹐讓牠領路﹐野馬立刻乖了﹐連步伐都立即慢下來﹐慢得像那些老油條馬。看來牠並非一匹不得志的千里馬﹐非得把真功夫耍出來不痛快﹐只不過是個不喜歡跟在屁股後面的傢伙而已﹐這叫不叫做『志大才疏』呢﹖

下午一時半我們到達第一組﹑也是今天能見到的最後一組海子﹕大海子及花海子。網友說得對﹐深秋以後﹐海子溝已沒啥好看﹐樹葉都落得七七八八﹐大海子海拔三千八百多米﹐不過是個高山湖而已﹐海子旁有一塊大草坪﹐十多頭牦牛在吃草﹐風景不能說不好﹐不過辛辛苦苦在馬背上來回顛簸八個小時﹐值不值得呢﹖這騎馬嘛﹐平原上騎可能很過癮﹐但騎著上山下山卻辛苦得很﹐回來後從脖子朘疼到大腿。不過在馬背上顛簸八個小時後總算掌握了一點騎馬技巧﹐例如下很陡的坡時只要把身子後仰﹐手抓住馬鞍後面﹐那就穩妥得很。也學懂如何平衡身體﹐只須放鬆全身﹐讓身體隨著馬兒自然擺動﹐馬兒步行時兩手可以甚麼都不扶著﹐跑起來時只要一手提著馬韁就不會害怕。

回程時我看著遠處的雪山﹐想起徒步安娜普納時的那些雪山﹐其山之雄偉﹑雪之厚重﹐四姑娘山實在遠不能相比﹐再看看近山那些枯草殘枝﹐心裡著實掃興﹐我這樣子轉折乘車而來﹐辛辛苦苦騎馬讓股腿受罪﹐就是為了這樣的風景嗎﹖

沮喪之際﹐忽然想起﹐現在已是深秋﹐深秋本來就是這個肅殺的樣子﹐春生夏長秋收冬藏﹐自創造以來天地四時萬物就是如此循行﹐也沒被人改變多少。既然造物者當初說『這是好的』﹐我憑甚麼說眼前的自然變化不美呢﹖存著這樣的心情﹐我再看眼前景物﹐登時看出她的美來﹐源自對創造的讚嘆﹐卻不能由攝影機傳達出來了。

莊子【知北遊】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我想多加兩句『雖不言不議不說﹐然心可感之﹐此之為道。』

宿:小金縣縣城某旅館,40元,標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