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世界遺產    Day 51

Durbar Square@Kathmandu
www.flickr.com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items from littleboat5 tagged with himalayas2007.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10月25日 加德滿都

在山中養成早睡早起的習慣,返回鬧市後此“陋”習一時改不過來,晚上十時自動閉眼睡去,早上六時自然張目醒來。

旅館樓下對面有一小庭院,庭院中間長著一棵柚子樹,柚子大如茶壼,樹下擺了幾張椅桌,樹後是一家麵包店,我在那兒喝一杯奶茶、吃一客磨菇雞蛋多士。說 Thamel 吵得讓人發瘋吧,它又有安靜的小角落,尤其於清晨、連網吧還未開門的時候。說這兒的人效率低吧,他們的低效卻有效地讓急燥的過客慢下腳步來,拋開跑景點買記念品的壓力,美美地享受一頓早餐、午餐。來尼泊爾旅遊的外國人以法國人居多,不知是否跟兩個民族都慢吞吞有關?中國人目標為本,進餐廳是為了填肚子,法國人進餐廳卻不一定因為肚子餓了,更多時候他們只喝一瓶可樂,然後坐上兩個小時聊天。我來了四星期,也沾上這種慢條斯理的生活態度,走路速度像老人家,一頓飯等閑吃上兩個小時...

早餐後順步向南而行,穿過亂七八糟的街道,偶然停下來看看廟宇及拿著鮮花到廟裡供奉的民眾,最後來到加都中心的 Dubar Square。我嘗以中國人身份侃價不果,付了200盧比的門票。加德滿都河谷一帶於近三百年間曾出現三個皇都,分別為 Kathmandu, Patan, Bhaktapur,每個皇都中心皆建宮殿群及大型廟宇,稱為 Dubar Square。進入近現代後,Dubar Square裡那些建造得比較堅固的宮殿廟宇被保留下來,一拼被聯合國的教科文組織看上,“封聖”為世界文化遺產。

位於加都市中心的 Dubar Square 建築群看起來很古樸,像沒經過甚麼維修,附近居民在廟旁甚至廟廊內過生活做買賣。我很喜歡這種歷史文化與百姓生活共冶一爐的狀態,假如...

假如沒有摩托車汽車穿行其間、假如那些車不響號、假如它們不排廢氣... 在加都,噪音、廢氣、及人車同路的險境足以抵消這城市的所有好處,包括古舊建築及生活於其中的有機群體帶來的豐富歷史人文感。難怪 National Geographic 旗下的 Traveller 雜誌去年把加德滿都河谷列為管理最差勁、遊覽經驗最惡劣的 UNESCO site。不是最差之一,是最差。唉,真可惜。中國與之相比,其處理態度剛好相反,尼泊爾是啥也不管,於是越來越亂;中國則是啥也管,甚至逼居民遷走,於是越來越失真。結果都是一樣,遊人都不願來了!此事我實在想不通...只好再嘆一聲,唉...

因著昨天太晚洗澡(6pm)以致太陽能熱水都讓人用光的教訓,今天下午四時我便趕回旅館洗澡。正喜熱水滾滾而來、洗髮液淘了個滿頭之際,熱水忽然停了,那一刻,我終於忍不住大罵粗口。匆匆以涼水把洗髮液沖掉,穿上衣服後便跑下樓要求掌櫃們立即給我捎一桶熱水。他們仍然是昨天那個姿勢坐著看電視,仍然是滿臉堆笑地說立即去辦,我卻下定決心,明天無論如何換一間旅館。不知是否老天嫌我換旅館的決心不夠,今天我隔壁住進一群印度人,晚上他們把電視開得震天價響,房間板壁薄得很,門上有通氣口,他們看的又是歌舞節目,把我吵得神經衰弱。晚上十一時多拍門要求他們調低聲量時,覷見兩張單人床上躺了三個男人;半夜過後再拍門時裡面竟傳出一把凶惡的女人聲,天!究竟這小小房間裡睡了多少人?我兩次拍門要求都得不到積極回應,其間他們更常在走廊大聲說話(或吵架)。不禁想起昨天在 Pokhara 的 Butterfly Lodge 結賬時,有兩個印度男人前來要求住宿,老板Govinda一口回絕,說沒房間了。但我隔壁房間明明是空著的啊。Govinda似乎知道我的疑問,待那二人離去後便解釋道:“我不租房給印度人!”我還以為是出於甚麼種族仇恨,誰知Govinda 續道:“印度人晚上吵鬧得很,很多人擠一個房間,用我們的毛巾抹鞋,半夜要求喝茶,是半夜啊!我這輩子是不會再租房給印度人的!”說罷一臉鄙視神色。我當時聽了也不以為然,但今天晚上印證了Govinda 討厭印度人的前兩點理由,雖然我的經驗很片面,卻足夠使我對往印度半島行走生出戒心。“明天找旅館時一定要一家沒有電視的!”我想。

宿:Thamel 區某旅館,300盧比(US4.7),標間,有電視,無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