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第十四天 - 狂風    Day 46

Last view of the mountains...
 
www.flickr.com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items from littleboat5 tagged with himalayas2007.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10月20日 Muktinath -> Jomsom (2800m)

由於我一心到 Jomsom 乘機回 Pokhara,今天便是徒步最後一天,滿心以為痛苦的徒步日子在背後了。回想過去十三天內曾在烈日、暴雨(第三天徒步期間下了一個小時的大雨)、大雪、黑夜、零度以下走路,領教過也熬過了各種大自然的挑戰,這次徒步雖然提早結束,卻也不枉了。誰知...

今天7:45am出發,從 Muktinath 到 Jomsom 須下降1000米,我一聽要下降這麼多就膝蓋發抖,不過機場在 Jomsom ,好歹也要走完這一程啊。從 Muktinath 到午飯點 Eklo Bhatti 走了四個多小時,下降800米,幸好都是緩坡,膝蓋雖疼,卻還承受得住,心裡暗喜,也許不用乘機回去,憑自己雙腳就能走畢全程呢!飯後1pm 起程,只須走個多小時,下降不過百來米就到 Jomsom 了。誰知...

從 Eklo Bhatti到 Jomsom 這段路差不多全程沿著 Kali Gandaki 河床走,Kali Gandaki 河被兩山峽峙,山上寸草不生,山體被風侵蝕得奇形怪狀。雨季過後,水位下降,Kali Gandaki 河幾乎全旱,露出寬闊的河床,地面全是給雨季時洪水從山上沖下來的大小石塊,凸凹不平。峽谷面向西南,每天中午過後便刮強風,我們午飯後起行,剛好遇上強風吹吹襲。走在寬廣無遮的河床上,就跟在曠野裡遭遇暴風一樣可怕,避無可避,卻又不能止步,因這風會一直刮到晚上,且越刮越烈。在狂颩下徒步,跟在烈日、暴 雨、大雪下行走所需要的體能技巧又自不同。強風刮來,身體已經搖搖欲墜,腳下又是忽高忽低的石頭路,平衡身體不讓跌倒便成為最大的考驗。原本一個多小時的 路我走了三個小時,不單膝蓋表面像被火燒,整個膝頭360度沒有不是痛著的。因為左膝疼,只好把大部份力都聚於右腳,於是右腳掌也“燃燒”起來了!風從正面刮來,把帽子前沿掀起,烈日便肆無忌憚地從太陽鏡上緣的空隙射進來,眼睛雖躲在太陽鏡後,卻也給照得差不多睜不開。臉上雖蒙了手帕,卻仍給強風刮得呼吸不暢。在最後的一個小時,我把行山杖當成拐杖,一步一拐地掙扎著走。不要說哭,連咒詛的氣力也沒有了。忽想,這次烈陽、暴雨、大雪、狂風都碰上了,還有甚麼自然威力沒遇上呢,心裡頓時發狠,對上天對道,還有未曾領教的都一拼使將出來吧,試試我的承受力見底沒有?

幸好上天沒應允我這個 “要求”,到 Jomsom 後我趕緊去買明天回 Pokhara 的機票,我的腳已不能完成餘下五天的徒步了。其實我也不算窩囊,連體能最強、一直不用行山杖的 Mike 經過今天強風的洗禮後,也露出前所未有的疲態,神情呆滯,連連道“這風把我打垮了”。雖然我不得不提早結束徒步行程,卻也沒感可惜。大環線上最艱難的路己走過,最壯麗的風景也看過,與地球第三極及聖潔的雪山也作過零距離接觸,還有甚麼遺憾呢?Jomsom 到 Nayapul五天裡除了上 Poon Hill 看Annapurna 日出全境外,其餘風光跟大環線前頭十幾天比可說是乏善足陳(這不是自我安慰,走完全線的人都這麼說),至於這Poon Hill 看日照Annapurna 嘛,看明信片不就行了?(這點確有吃不到的葡萄是酸之嫌)

晚上與 Mike, Ange, Penny 吃“最後的晚餐”,破例喝酒了,又是whisky又是brandy又是啤酒的。其實所謂的whisky及brandy都是米酒,比我用來做菜的中國米酒還要淡!

明天Mike也會離隊獨自跑去地圖上找不到的世外極地。我們四人一路同行十四天(除了中間三天Mike與Ange離隊外),分別在即,竟有 "fellowship of the ring breaks apart"  的壯烈之感!在人生旅途上,每個人其實都是獨行者,能在喜瑪拉雅山互相扶持同行兩週,也是緣份吧。唯願各人珍重,完成自己夢想的旅程!

費用:食+住:580盧比, 機票: US75 (共US8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