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第十三天(上) - 重生    Day 45

Thorung La Pass @ 5416m. This is the highest point on earth I have ever stood!
 
www.flickr.com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items from littleboat5 tagged with himalayas2007.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10月19日(上) Thorung high camp -> Thorung La Pass (5614m)

先讓我陣述今天徒步的客觀數據:

起步海拔:4780米
Thorung La Pass 海拔:5614米
終點海拔:3800米
起步時間:4:45am
天亮時間:5:45am
太陽射到身上的時間:6:30am
起床時室內氣溫:攝氏2度,起步後至太陽射到身上之前的氣溫:零下X度。(起步時我水瓶內的水仍呈流質狀態,起步後不久就結冰了)

昨夜因高原反應的關係整夜無眠,情形跟在西藏珠峰大本營一樣。凌晨四時起床,在漆黑及接近零度的環境下換衣收拾,出發時繁星滿天,北斗七星清晰可辨,地面情況卻是絕對的不可辨,我們四個人憑著Ange 的一盞微弱頭燈、一人緊貼一人的魚貫前行。地上積雪已被更早出發的人踏實成冰,在海拔五千米的高原上、低於零度的氣溫下,被黑暗與寒冷圍繞,腳踩暗冰,艱辛地緩緩上行,雙腳及雙手已冷得毫無感覺,心裡充滿了恐懼,我機械地背誦著雅比斯的禱告,到後來就只剩下一句“你的能力與我同在”在腦中迴旋... 然後眼淚就掉下來了。我邊走邊抽泣,也不曉得這淚水是為了環境太過惡劣還是聖靈感動而流下。

也不知走了多久,星光漸隱,東方天際漸白,身上雖仍寒冷,但路徑已清楚可辨。在高原行走,我比 Ange 及 Penny 都要好一些,當下便換了我在前頭領路。我抬頭望去,只見遠方山頭已浴在陽光之下,我立時精神一振,提氣便往那束陽光大步走去,雖在高海拔、雖在向上提升,但為了早一點到達太陽照耀之處,我不惜拋離同伴,急步向前。當我終於走進第一束太陽光線之下時,竟忍不住痛哭起來,原來無論黑暗多深、維持多久,光明始終會來臨,把黑暗驅趕。我張開雙臂,面向太陽,彷如得了重生,任由陽光溶解我那差不多結冰的血液,溫暖我那已經僵硬的指頭。

來到Annapurna Circuit 的最高點 Thorung La 時約早上8:30am。我們都興奮地拍照,彼此祝賀,以為已經完成壯舉了。誰知接下來才是真正惡夢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