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第七天 - 中站    Day 39
As the altitude rises, culture becomes more Tibetan. Rocks stacked in pagoda shape along mountain passes is a very Tibetan thing.
village of Manang
the best room in the best guest house along annapurna circuit
www.flickr.com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items from littleboat5 tagged with himalayas2007.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10月13日 Ghyaru -> Manang (3540m)

今天7:15am出發,Ghyaru 海拔比Manang 高,Lok說今天的五個小時很好走,沒有很多上下坡段,大致為平路。於是我便抱著輕鬆的心情上路,誰知不多久,迎接我們的是一段一個小時的下坡路,這下坡路嘛,其實也不難,沙石鋪就,起碼比頭三天的路好多了,但我已經徒步六天,膝蓋也磨損得差不多,承受力幾已見底,這個把小時的下坡路走得甚為艱辛,須不住轉換走路姿勢,時而蟹行(橫行),時而鴨行(張開八字腳,雙膝微曲而行),到此方信“下坡比上坡難”一言。

由於頭一小時膝蓋給折磨得厲害,餘下四小時的平路也走得不舒暢,對近在咫尺、在河谷對岸聳立的Annapurna 眾雪峰興趣也大減,當Lok興致勃勃地介紹這個圓圓像頭顱的是 Annapurna IV,旁邊是Annapurna III,我也只是唯唯諾諾。Lok見我興致不高,還以為我仍在為昨晚玩撲克時他兩次吞了我的皇牌之事而生他的氣呢!

中午,我們終於抵達Manang。Manang 是整條大環線上最重要的補給站,有直升機坪提供緊急撤離救援服務,有醫療站及值班醫生,看病每次30美元,接受信用卡;有不下十間出售徒步裝備用品的商店。我們住進Himalaya Singi Lodge,房間兩邊窗戶,一邊對著Annapurna IV,另一邊對著Annapurna III 及 Gangapurna 冰川。我和Penny都累壞了,午餐後立刻返回房間,蜷縮進睡袋裡,整整一個下午對著雪峰及冰川發愣。

六時,我們到旅館餐廳吃晚飯,裡面已經擠滿了其他住客,我們只好搭到三個法國人的桌上。那三個法國人年紀不少了,六十多七十歲的樣子,兩男一女,乃是一對夫婦及一雙兄妹。兄妹倆在摩洛哥出生長大,剛好我去年去摩洛哥玩了十來天,便跟那女的談起她的故鄉來。他那哥哥二戰後在德國當了幾年海外兵,同時研究德國人在近世對世界的貢獻。他出行前買了一台mp3隨身聽,裡面全是古典音樂,手中的書是容格(Ernst Junger)的不知甚麼,英語超爛,卻居然和我談了好一頓飯的莫扎特、哲學、及他對德國人的見解。他們年紀比我大多了,不過體格好像比我強。我也真希望到他們的年紀時能有好體魄與老伴及老哥周遊山水啊!

費用:食+住:1712盧比,抓絨褲+手套+巧克力+衛生用品+急救用品:1340盧比 (共US4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