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藏醫    Day 25

藏藥方與藏藥丸
 
www.flickr.com
This is a Flickr badge showing public items from littleboat5 tagged with himalayas2007. Make your own badge here.
 

9月29日 拉薩

今天的主要節目是去藏醫院在八廓街的門診部看藏醫。藏醫有別於西醫,跟中醫卻有點像,我來高原已四週,一直咳嗽不此,西成葯對治病及身體無甚用處,這裡又找不到中醫,權把藏醫當中醫,反正這咳起於高原,興許他們有對証的草葯呢!

走入醫院,看見一對年邁老外走出來,立時加了幾分信心。到掛號窗口一看,分類跟西醫差不多,有外科,內科,婦科,泌尿科,骨科等等。我咳了兩聲,問應掛那一科,護士便給我一個內科的號。我上二樓看,每一個科是一間看診房,房裡除了醫生,助理外便是所有在輪號的病人及他們的家屬,擠得水洩不通,全無私隱可言。當時以為這是藏醫院的“特色”,不過幾天後我去西藏最勁的“西藏軍區總醫院” 看病,醫生病人家屬全擠在看診房內的情況跟藏醫院全無分別,就知道這是藏人(或中國人?)的特色了。

等候時看到一個房間掛著“天文曆算科”的牌子,不知管的是甚麼病,我倒想掛個號了解了解。

藏醫生是個中年藏婦,我說了狀況後她說照個胸片吧(x-ray),我嚇一跳,為何在中國進醫院,不管病況,動輒就是照胸片打點滴?我說胸片就不用照了,給點葯成不成。於是醫生給我開了兩個方。我去賬房先付葯費(總共廿多元),再把方子遞給葯房,抓葯員把其中一張方遞回,著我去另一窗口,我一看,那窗口上寫著“名貴藏葯”,呵呵,難道醫生給我開上“藏紅花”的方了?拿來一看,原來是成葯沖劑已而,叫“十味龍膽花”,另外的平價藏葯即是一顆顆像大碼鼻屎的黑色丸葯,早午晚不同,每次吃四至七顆不等,要一口氣吞下,其中一次丸顆卡在喉嚨, 使我幾乎窒息!

下午聯絡上在東措旅館貼拼遊字條的小馬,約出來談。小馬打算十月中去尼泊爾安娜普納大環線徒步,然後去印度鍚金大吉嶺徒步。尼泊爾安娜普納還不怎樣,鍚金大吉嶺卻使我呯然心動,大吉嶺(Darjeeling)是印度唯一的喜瑪拉雅山區, 很少聽說有中國人去徒步,這次機會難得啊!不過我沒申請印度簽證,也不知徒步完畢後在鍚金怎樣繼續行程。於是決定先搬去小馬他們的宿處住,一起玩幾天,慢慢再談。

與小馬同行西藏的另有兩人,三人都住在北京,老田是小馬的老友,小田是個三十歲剛結婚的漂亮女生(與老田沒任何關係),與小馬是新相識。他們三人住在小馬的朋友老李開的家庭旅館,在仙足島新建的北美suburban式花園洋房小社區內。我在北京路上的八郎學前後住了兩星期,已受夠了那裡的廢氣及噪音,一到老李那所向著拉薩河的小洋房,咳嗽立時好了一點,雖然交通沒那麼方便,也都沒所謂了。我問老李他的旅館叫甚麼?他想了一會後說:“就跟叫老李客棧吧。”

宿:老李客棧,40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