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散步

36/49

聖誕節翌日一早起來,陽光遍地,氣溫零下五度,雖寒冷得很,卻毫絲沒有影響我的心情。以往這麼多年的聖誕節都是鬧烘烘的度過,無論怎樣努力去回想耶穌降生的真義都不大管用。籌劃慶典、預備禮物、安排節目,千帆過盡後的感覺就只有忙亂、煩燥、和累。今年獨個兒在一個沒點兒「聖誕」氣氛的地方度聖誕,聖誕大餐在一家只有我一個食客的店子吃一小碗揚州炒飯。遊湖登山,想想東西,其間冷冷清清,心裡卻是踏實的,是平安的。毋庸刻意思想,卻似比任何時候更能感受耶穌降生時的情況,沒鑼鼓、乏宣傳,不會煽動激情,卻叫人細細思量。明年今日,當我忙著搞慶典禮物節目時,也許就會想起揚州,這是一個好地方,真的。

起來後先往汽車站購了下午回上海的車票,然後在僅餘的這個早上隨便在城中散散步,真的只能散步,揚州城古跡處處,細看是不可能的了,唉,只好嘆時不與我!

大禹治水以後把天下分為九州,揚州為其一,當時的範圍涵括了江蘇、安徽、上海、浙江、江西和福建等地。戰國時楚國滅越後在今揚州的地方築城,取名「廣陵」,隋代開始稱「揚州」。

我們從歷史中認識揚州,大都源於隋煬帝開鑿的大運河,為此我特意到古運河一處名為「東關古渡」的地方憑弔一番,碰巧遇上一老者正在練太極劍,我便佇足欣賞。古運河、古渡、老者、太極劍,這還不是一個武俠世界?我心裡裝滿古意!

揚州自隋煬帝建成大運河後一直繁華不墜,水為財嘛,鐵路世紀之前數水路是最便宜快捷的運輸管道。今天,水路的身價已大不如前,但揚州仍舊是既無鐵路,也無空港,出入揚州除了靠那條千古京杭大運河外,唯汽車公路一途而已。運河能到之處有限,揚州只好全力經營汽運以補不足。如此專攻一味,竟給她搞了個全國最棒、能媲美國內一些超級都市的火車站的汽車站!(純屬個人觀感,我也未曾到過所有城市的火車站及汽車站。)

售票大堂掛著偌大一塊液晶顯示板,顯示兩小時內離港的車的動態,如票價、剩餘座位數量等。望著不住閃變的紅燈及不斷翻新的資料,感覺手中的車票像變成飛機票似的。候車廳 - 幾天前首次進入蘇州的汽車北站,對它的光鮮嶄然已是嘖嘖稱奇,此刻來到揚州車站的候車廳,方知一山還有一山高。雲石地板、斜頂透光天窗...既環保又簡約,真是沒話說。

下午一時半,我從揚州車站乘開往上海的豪華大巴(¥84),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揚州真是個好地方,可惜我只有一天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