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上的祈禱

15/49

四時半﹐我登上一輛破破爛爛的旅遊大巴﹐與全車不到十個的乘客搖搖晃晃地朝匡廬出發。正如開旅館那位大嬸言,用不著十元,車費七元七角。我抹一抹窗上的霧水,手指立時黑了一大片。其時還未到天黑時份﹐閱報勉強還可﹐可是天灰沉沉地﹐像末日將至﹐不由得想到一個關係非淺郤一直疏忽了的問題:山上的天氣如何?

未幾,車子爬上了盤山公路,然後霧來了。車子前後左右上下俱被濃霧包圍,我努力把眼睛瞪得大大,卻只見到白茫茫一片。可是車子毫沒減速,在迂迴曲折的峭壁懸崖夾道上飛馳,這兒拐一個彎,那邊避一棵樹,方寸拿捏得極準,可是此刻我卻毫沒欣賞的心情。一手緊握著座位背後的扶手,另一手則緊緊摟住背囊,暗忖翻車時或可墊一下。

我偷眼望向其他乘客,他們似不把眼前的危險當成一會事,玩手機的玩手機、打瞌睡的打瞌睡。而司機則興高采烈地與票務員及另一人高聲談笑,還不時揮臂助興。他們三人口沫橫飛,我卻是怕得要命。有時見司機的手離開控制盤,我的心立時抽痙一下,唯有閉上眼睛。後來索性一直閉上眼睛,心裡不住祈禱,禱告的內容還蠻詳細的:平安無事是上上大吉,若真的衝下山...千萬不要翻滾,不要掉進河裡,不要起火,最重要的是 ﹣手機不要砸壞,因斯時唯一可賴以求生的就是中國移動的流動網絡(在國內無論身處寂寂荒山還是繁都鬧市,手機上顯示的訊息接收度都是最強。)獨自出行這些天來,首次後悔獨行,若真的就此喪命,不得再見所愛的人最後一面,那...

一個小時後我踏出公車,背上手心都是汗,全身虛脫,有如生了一場大病。雙腳因連續一小時不停模擬踩剎車器而軟弱無力,下車時還差點摔倒!我呵著氣擦著手,全身冷得發抖。四周能見度是零,溫度也是零,我郤如釋重負,禱告蒙聽呢!

兩天後我乘上同一個司機開的同一輛破車,無獨有偶,跟他談笑甚歡的兩人也在車上。在整整個多小時霧裡奔馳的行程中,這三人繼續他們說不完的話題,而我竟然安心睡了一覺。這司機既有本領把車開上來,自也有辦法把車開下山。

兩個月後我在教會聽道時聽牧師說了一個笑話:公車司機死後上天堂,彼得在大門恭賀他,並指著山頂一間豪宅說是上帝給他預備的居所。在司機後排隊準備進天堂的神父見那豪宅外型華麗,擁有360度無敵景觀,暗忖區區一個司機也分到如此一個好地方,他一生辛勞傳道,還不分上一間城堡甚麼的過過癮?誰知彼得指著山腳一所茅寮說是他的居所。神父不忿問其究竟,彼得答道:「你講道時會眾都在睡覺,但那司機開車時全車的人都禱告,你說他是不是該得到更好的賞賜?」

我立時想起上廬山的經歷,不禁會心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