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學威龍

12/49

從黃山到景德鎮的火車一般都很殘舊骯髒

購買來黃山機票之時順便買下回程機票。買票前一刻,我剛從一個我一生中乘搭過最擠的地鐵車廂中鑽出來,當時的心情糟透了,賣票那小姐問我要不要回程機票,我衝口就道:「四天,給我去了之後四天的票。」一心只想遠離喧鬧塵俗(說真的,上海空氣也夠污染!)越久越好。我望著上海灰濛濛的天空,心已飛到皖南的桃花源,甚麼西遞、宏村、南屏、木坑,一天去一個,悠閑地遊覽,夜宿村居。誰知來到後才發現這邊竟下著罕有的大雨,來往屯溪、黟縣縣城及各村落的公車也不大開,總不成每天都包車,那有這個錢?吳國興也說這種天氣去木坑根本看不到竹海,踩泥濘而已,給他說得意興闌珊,便決定第二天離開徽州。聽金大原說從黃山下來後他打算去廬山,我心想,看看廬山真面目也好,來回三天,仍可趕回來屯溪乘飛機返上海,便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踏上赴匡廬的旅程。

由於此行乃即興而起,一切有關來往廬山的交通資料唯有仰賴金大原這韓國人供給,他說乘火車到景德鎮後自有車子上廬山,十分方便,還相約後天在廬山上見面(他比我遲一天才去)。

火車早上六時卅二分開出,起床穿衣時順手取出車票看看,「甚麼?」揉揉眼睛再看,我手中拿著的果真是一張「無座」票!剎那間腦海掠過以前坐火車時「人畜共貨物一廂、煙霧與痰沫齊吐」的景象。若火車上沒有餘位給我這持「無座」票的人坐,那背著十公斤行囊在上述這種環境站三個半小時可真是「無助」得很了!

草草地抹一下臉便立刻趕往車站,希望在火車抵達前換一張「有座」票。六時十分,售票窗前只有一人,車票打印機的紙剛好用完,售票員拿著一卷新的紙在換。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過去,窗前已擠滿焦急的人,售票員卻仍慢條斯理地舞弄著那卷車票紙。十五分鐘,那卷車票已給她掐得皺巴巴,卻還未塞進打印機裡,我便決定碰碰運氣,看看是否真的那麼「無助」。六時卅分,我佔據了車廂裡兩排坐位,心裡忍不住感激那效率低得令人髮指的售票員,若我真的額外多付六十多元換硬臥那真划不來,那知道這車竟沒甚麼人坐!

從屯溪至景德鎮約需三個半小時,初段穿越齊雲山及新安江,山山水水之間散落著不少人家,幾十畝靠著斜坡開墾的梯田,十多間房子,倚山臨江,儼然是一個個小村落。其時天剛發白,山上草木經過一天一夜的雨水滋潤後青翠欲滴。近山的大片毛竹搖曳有律,隨著火車輪的「隆隆」拍子聲左右擺動。車內乘客大都還未睡醒,忽地一陣熟悉的音樂響起,卻與眼前這寧靜氣紛格格不入,竟是電影「逃學威龍」的配樂!我心下大奇,連忙走向發聲處看看,只見兩人座前小桌上有一部連銀幕的手提VCD放映機,正在播放「逃學威龍」。周圍站著三四個白看的人,大家興致甚好,「哈哈哈」地笑過不停,整個車廂瞬間充滿歡樂氣紛。

「手提VCD放映機不便宜啊」那時我想,他們倒大方,拿出來公諸同好。一個多小時後,我被乘務員的叫聲吵醒:「電影十五塊,電視劇十塊!」迷懵間瞧見乘務員推著點心車,載著的卻非熱水花生大碗麵等肉體所需品,而是各式各樣的VCD精神食糧:電影、電視劇、卡啦OK。當下恍然大悟,原來「逃學威龍」及手提VCD放映機都是租來的。想出提供這項服務的人簡直是個天才!在國內乘火車動輒十多廿小時,要打發時間除看戲外真不作他想。這門生意肯定能狠狠賺一筆!厲害厲害!論整潔舒適,這輛普快2521次班車與英國的火車及歐洲的eurostar相比真是差天共地,但若論服務創意,英歐可要向中國好好學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