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水遠山皆有情

30/49

清風明月本無價,近水遠山皆有情」是滄浪亭裡一個名為『滄浪亭』的亭子的柱聯。此聯概括了江南園林的內容﹐也為本文點題。

我愛剎了這個小巧玲瓏的網師園

獅子林最有名的是石頭﹐可惜當天天色陰霾﹐加上當時我仍在生三輪車車伕的氣而心情不佳﹐照片攝得沒勁不好拿出來。不過除了怪石外園子內的廊橋亭榭還是滿不錯的。

去年與友人遊江南,曾到過「蘇州四大名園」中的拙政園及留園,當日的可怖情景歷歷在目:車水馬龍、喧嚷沸騰、萬人空巷。為此,當日遊過兩園後便沒敢再去其他園林。這一年來耿耿於懷,一為「蘇州四大名園」還未遍訪,二為始終未能領略一私家園林的真正味道。這次在蘇州留這麼長的時間,就為了好好逛園。

「滄浪亭」在古城南邊人民路附近,我在賓館丟下行李後便趕緊乘公交前來。滄浪亭的歷史可追溯到北宋時期,南宋初韓世忠也曾居此。現在的模樣大概是道光、同治年間重修的結果。滄浪亭面臨葑溪,入口處在一條僻靜的小巷上。我抱著遊園者應有的閑雅心情走進小巷,赫然見到路旁趟著一老翁,四五個路人站在周圍指指點點,離老翁約廿步開外泊著一輛救護車,引擎已然關掉,尾門打開,兩個穿白衣的救護員蹲在車內抽菸。我抱著求知(其實是八卦)的精神走近查看,心裡驀地打了個突,只見那老翁額有血塊,兩眼反白,看樣子是死了。據滄浪亭的售票員稱,老翁走路時忽然摔倒,就此猝死。我問那救護車還停在這兒幹嗎,為甚麼不把老翁送去醫院?售票員說要待公安來調查過了方可挪動屍體。我心裡忽然有點難受,其實老翁已死,救護員來了不幹事也無可非議,而圍觀的人也未有不敬的言行,但...任由他給風吹雨打,指點議論,總是有點兒那個,為甚麼不拿布蓋一蓋呢?

「轉場」是泡夜店一族的專用名詞,意指在一店玩得不夠,轉往另一店繼續尋歡。而我則是逛一園意猶未盡,離開滄浪亭後便「轉園」到「網師園」。

「網師園」離「滄浪亭」不遠,在十全街上。去年來蘇時下榻的蘇州飯店就在旁邊,當時數過其門而不入,引為憾事,這次到來,無論如何要來逛逛,否則大有可能終身不安。

網師園始建於南宋年間,時稱「漁隱」,清嘉慶時重建成現在模樣,改名「網師」。(「漁隱」就好,改甚麼「網師」?聽著總是帶點傲味兒。)這是一個很小的園子,中間一泓池水,站在環池迴廊隨便一角,把目四顧,差不多整個園子就在眼底。可它雖小,卻異常玲瓏可愛。我來到一小軒間,窄窄的廳堂,狹狹的後院,聰明的造園者卻在院內種植了三株不同的植物,於每株植物前開一窗戶,一窗一景,走進小廳便能同時看到三般景致、三幅圖畫,實不禁佩服造園者的匠心獨運,如此巧妙地擴闊了空間,豐富了視野。窗旁聯云:「巢安翡翠春雲煖,窗護芭蕉夜雨涼」

我真的愛煞了這精緻的園子,倚在水榭一坐便是大半個小時,其間只遇見三個遊人,冬天真是旅遊的好季節!其實論到江南園林的代表,「拙政園」方是園林中的園林,網師園終不能望其項背,但拙政園氣派太大了、涵意太深了,像漢賦般,雖鋪彩擒文、華麗絢爛,但於我等小民來說卻難於全然理解,遠及不上詞令小曲來得親切可人,而「網師園」,就是這樣的一闕清麗小令。

「獅子林」本是禪寺,始建於元時期。滄浪亭、獅子林、拙政園、留園並稱蘇州四大名園,分別代表宋、元、明、清四個時期的園林風貌。這天我剛從甪直回來,看地圖獅子林離汽車北站不遠,便搭上一輛三輪車,卻叫我後悔不已,又慢又冷,上車前講好了八塊,付錢時卻不認賬,給十塊錢他死活不肯找回那兩塊,雖然最後拿回那十元,翻出大堆零錢湊成八元給他,但也已大損遊興,竟沒認真看看這園。我得到的教訓是,但凡出遊,須先搞好自己的情緒商數,若因遇上不遂心事而錯失眼前美景可真划算不來。

網師園內一小廳間﹐一室三景﹐一窗一景。從左至右是﹕怪石海棠﹐翠竹﹐芭蕉

建造蘇州園林的工匠心思細密﹐連地也以碎石砌成圖案﹐一點也不馬虎。從左至右是﹕水仙、菊花﹐扇面荷花﹐白鶴蒼松

變化多端的磚雕漏窗﹐從左至右是:桃形漏窗鏤空蟠桃樹紋﹐扇形漏窗鏤老樹盤根﹐垂鐘形漏窗

鶯鶯燕燕花花葉葉卿卿暮暮朝朝,風風雨雨暖暖寒寒處處尋尋覓覓」 - 印象中此聯曾在周星馳演的『唐伯虎點秋香』裡出現﹐當時他與『對王』比賽對聯﹐大部份都是些意淫字不淫的聯語﹐唯此聯最是正經﹐想不到在網師園碰到﹗

蒼松翠竹真佳客,明月清風是故人」(獅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