甪直之寶

28/49

在眾多新興水鄉旅遊亮點中,甪直真的一點都不閃。因此為了增值,她不放過任何一個可與之扯上關係的名人,那怕那關係薄弱得只合用虛線連上。鎮上有一幢「蕭宅」,現已開闢為「蕭芳芳影視藝術展覽館」,關係?蕭宅的主人蕭冰黎乃是蕭芳芳的伯父,而蕭家是梁武帝蕭衍的後人。哈,想不到蕭芳芳有皇室血統這「身世秘密」竟讓我在一個普通的江南小鎮上「發現」了!

另一個名人就是近代的教育家、文學家葉聖陶,在這個年代認識他的人大概不會太多,名氣也許比不上蕭芳芳,可他與甪直淵源頗深,曾在甪直小學任教,臨終時更要求將骨灰放在保聖寺四周的銀杏樹下。我在小時候念過葉聖陶的文章,現已沒多大印象了,對葉老師也因此沒甚麼感覺,只知道他是個有名的文化人。可是這位文化名人的字...甪直小學的招牌上右下角寫著「葉聖陶」三字,那就是說招牌上的字乃葉公手筆,但招牌上那幾個字真讓人不敢恭維。唉,白居易是這樣,王陽明是這樣,葉聖陶是這樣,我還以為文才枯竭、專而不博是現代才開始有的問題呢!我大概是中了蘇軾的毒,以為凡文人必博學多才、詩文書晝無一不精!

甪直的確不如周莊般丰采多姿,但她卻比周莊多幾分生活氣息。周莊裡裡外外都充塞著遊客及旅遊配套從業員,一旦沒有了遊客,周莊便會成為一個死鎮。甪直可熱鬧了,水上人拿來作家的簡陋小船上栽得有花、補鞋匠趁著沒有顧客的辰光擺龍門陣、好味得叫我差點把舌頭都吞下去的排骨麵,還有,從甪直小學傳出來的朗朗誦書聲。處處都似在說:沒有遊客,我還是可以活得很好。

我認為在甪直,最有價值的東西藏在保聖寺內,乃是一幅大型的羅漢塑壁,為唐開元年間雕塑匠楊惠之所作。這個楊惠之我們也許少有聽說,但當時他是與吳道子齊名的人物!好吧,你要是不知道吳道子是誰,總聽過李白杜甫吧?梁思成(中國現代建築雕塑史學家,梁啟超的兒子、林徽音的老公,林徽音是誰?她就是徐志摩在劍橋時情人知己,行了吧?)在他的【中國雕塑史】裡說:「唐代美術最精作品殆皆此期作品,李、杜之詩,龜年之樂,道子之畫,惠之之塑,皆開元天寶之作品也。」唐玄宗之時代是中國美術的黃金時代,梁思成把楊惠之與李白、杜甫、吳道子、及李龜年並排而論,楊惠之對中國雕塑藝術的貢獻自可明之。

保聖寺內的羅漢塑壁是楊惠之碩果僅存的作品,因藏在小小鎮中,知道的人不多。我進內時殿內漆黑一片,忽然「?」的一聲一條影子閃過,有聲音在耳邊響起:「要看嗎?」真把我嚇了一跳,可必這麼鬼祟呢!然後「啪啪」兩聲,光管一顫一顫的慢慢亮起,微弱的光線投向牆壁,我「啊」了一聲,不再言語。那是一幅巨型立體壁畫,以刀為筆、以石為墨的原石雕刻作品。背景是狂濤、高山、邃洞夾雜的山水,數尊羅漢置身其間,姿勢神態俱都十分精彩,迴異於一般寺廟裡表情呆滯、動作死板的羅漢像。我望著塑壁好半晌,只覺波瀾壯闊,小小塑壁似藏得了萬水千山,而那些羅漢也像是要跑出來的像子,難怪當年梁思成見到了也忍不住嘆道:「實我國美術造物中最可貴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