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北站驚喜

26/49

我在蘇州留了三天三夜,每天早上都會去離蘇州市遠一點的地方逛逛,因此汽車北站是每晨必到的「景點」。北站在市區北面的北環東路上,與火車站相距兩個公交站,我下榻的虹橋賓館門外有10號公交可達,原是十分方便,可是抵站後問題卻出現了。從虹橋賓館前往,公交停在北環東路的北邊,而車站卻在南邊,兩站相隔一條六線行車、車速近乎高速公路標準的北環東路,左右望望,視線範圍內看不到一枝交通燈,連火車站前也沒有。下車後我望著對面的車站,真有咫尺天涯、望不可及的感慨。雖然地上已劃了行人過道的白線,但那有屁用處?最終還是施展凌波微步,驚險萬分地橫越了馬路。回頭看,只見有些人左肩挑著滿滿兩竹籮的東西,右手拖著鼓脹得差不多快爆、兩個輪子已壞了一個的皮箱,拖拽而過。行者習以為常,觀者膽顫心驚。

把各種交通港口如火車站、長途車站、公車站等互聯起來以便客貨轉運乃基本常識,蘇州不單是個一級城市,更是個超級旅遊勝地,客如輪轉,為甚麼竟不在這些交港附近設接駁通道?就算沒錢建行人地道或天橋,豎一枝交通燈費得幾何?更何況蘇州缺的絕不會是錢!

這條馬路過得提心吊膽,進入車站時未免滿腹牢騷,於是放眼看去甚麼都不對勁,停車坪地太爛啦、司機抽的菸太臭啦... 誰知進入候車室,「嘩!」簡直是意外之喜。樓面約有兩層的高度,樓頂排列著呈幾何式的金屬支架(那可是流行的設計),支架下吊著射燈,燈罩似是北歐傢具霸主IKEA的貨色,光猛明亮,與蘇州火車站裡死氣沈沈的慘白光管相比,簡直是一個剛裝扮得漂漂亮亮預備赴約的女孩,與她通宵狂歡後早上醒來殘妝未卸的樣子之別;前者可人、後者嚇人!室內設計以淺淺的灰白色為主,鋁質椅、碎紋紙皮石地、白色有蓋的廢紙箱,不秀鋼閘欄,一切都來得這麼整齊、潔淨,竟有點簡約味道。每個閘口均有液晶板顯示將開出的車號及目的地,乘客也都守秩序,排隊檢票。

忽想起某次在廣州乘火車時的情境:售票窗前幾十人拳來臂往,幾十隻手高舉過頂,手指緊緊掐住一百元、五十元,努力地向窗口方向進發,火車來時蜂湧而上,火車到站又傾巢而下。廣州那火車站的大堂殘舊幽暗得很,那兒的人是這樣爭先恐後;蘇州這車站新嶄明亮,這兒的人是如此規矩有禮,我不禁便把車站的環境與人的行為聯想起來。是誰影響了誰?是風水環境對人產生移氣作用,還是人的質素塑造了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