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墮紅塵

25/49

黃山國際機場-照片所見己經是它最體面的正門了

上海火車站-多氣派﹗

景德鎮去屯溪的普客慢車

上海去蘇州的快速列車


窮車廂vs富車廂

位於市中心﹐交通便利﹑電視頻道多﹐兩百元一晚﹐值﹗

今天一大早乘飛機從黃山返回上海。載我往機場的計程車司機也算得是個人物。他叫吳再旺,以前是個公安,身材魁梧,看樣子也真是當公安的材料。他得意地告訴我說,賊子看見他也給嚇跑。他越說越得意,彎腰從客座前面的小櫃取出公安證揚給我看,又掏了好一會,竟掏出一副手銬,說家裡還有一副,留作記念。他見我獨自上路,奇問:「沒伴,不寂寞嗎?」我笑了笑,搖搖頭。他又說自己的故事:「十年前我自個到北方遊浪了幾個月,花了兩萬塊,兩萬塊啊!十年前是個大數目呢!唉,不過一個人雖然自由,玩起來就是沒勁,您知道,沒個可說話的人,看到甚麼想到甚麼只有自己知道,沒勁啊!」這句話可打到我心坎裡去,獨行最苦是滿腔話沒處訴,不過獨行的好處也是沒法替待的,這就是廣東人說的:「吃得鹹魚抵得渴」了吧。最後吳再旺拍胸大聲道:「下次您來要是沒伴,坐我的車,我給您做伴!」然後遞上他的名片。雖然這是兜生意,不過他那股豪邁氣慨也真很對我的勁,便答應再來黃山的話必定坐他的車。

一般人對國內航班的印象是飛機常常誤點,可是今天情況卻剛好相反,機票上明明寫著08:55起飛,而它竟於08:35便起航,定是駕駛員有要事,須立刻趕回上海處理!飛機九時半抵浦東機場,我立刻乘機場專線巴士5號(¥18)直奔火車站。

從上海到蘇州的車票要¥22。我心裡犯疑,因昨天從景德鎮去屯溪,車行四個多小時才¥11,上海去蘇州用不了一個鐘頭...雖然,這是一班K車,而去屯溪乘的只是沒字頭的車,但價錢竟差了一倍?(凡車次以T字為頭的稱「特快列車」,那是最快的車。K字頭的為「快速列車」,沒有英文字母的是「普通快車」或「普通客車」,那是最慢的車。)車來後一看,方知那價格差別實在大有道理。火車外殼嶄新,至少油漆是新塗上的,車廂內分上下兩層,我坐的軟座車廂裡面鋪著厚厚的地毯,座椅上靠頭的地方披著一塊針織品,意外地竟潔白如雪,窗口抹得明淨,廁所也沒甚麼異味,與來往皖贛間的火車相比,真是體面多了。最讓我感動的是放行李的鋁質架子竟伸手可及,這真是很大的進步!在舊式的火車裡,你爹娘若未曾遺傳給你六尺的身高,那你只好自己摟著行李,望著離地七尺的行李架,認定設計車廂的,必定是姚明的爺爺!

好舒服啊!我把大衣、圍巾、絨帽通通脫下,長長吁了口氣。今天天氣不錯,雖無陽光,但也沒有下雨,這幾天來一直在跟天氣搏鬥,現在總算可以鬆一口氣。回想昨天從景德鎮坐了輛「普客」去屯溪,一路景色荒涼得很,車子越開越慢,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它忽然停下。往窗外一望,天色昏暗,四周儘是荒野,只見路軌旁一座塌了大半的爛亭內聚攏著十多人,莫非...莫非是山大王來劫火車?果然,那群人一擁而上,全都塞進我那車廂!我下意識摸摸鞋子、當然不是要從鞋筒裡抽出匕首、只為了錢都藏在鞋底。忽然票務員走進來,那群人立刻翻衣倒箱掏錢買票,我方曉得那座in the middle of no where的爛亭是個火車站!

此時望出車外,田野、阡陌、農莊,一貫不會叫人失望的江南景象,像從方外返回人間,竟有種重墮紅塵的感覺!

我在蘇州逗留三天,下榻於古城外以西,桐涇北路與干將西路交匯處的虹橋賓館,是昨晚用「恆中緣酒店預訂服務」訂的。

「恆中緣」提供24小時電話熱線服務,可以此預訂全國酒店,當然是越大的城市擁有越多的會員酒店。在美國,撥打這些24小時服務熱線是個痛苦的經驗。你通常得到的是一堆錄音機播出來的指示,若你耐心跟隨這些指示,那數分鐘後或可找到一個跟活人說話的門道,但注意,你只是找到門道而已,若真要與一活人直接對話,那可得再等,我的最高紀錄是四十五分鐘。初用這「恆中緣」預訂服務時真有點猶疑,斯時我的手電只剩三十多塊,而每分鐘的通話須費¥1.2。誰知號碼剛撥通便有一活人接聽。接線生態度良好、禮貌週到,且很有耐性,盡量配合我的諸多要求。之後又發短訊確認預訂,若酒店額滿訂房不果,服務員立刻回電咨詢要否另訂一家。這與我一路上碰到各式各樣從事服務行業的人的質素態度簡直是天淵之別,真讓我有點受寵若驚。本想這類高質服務能找到的大概都是高質酒店,誰知給我找來的這家虹橋賓館竟是我整個旅程中、僅次於上海玲瓏賓館最便宜的,三星標間一晚¥200。

拿到房間後首要查看的當然是電視台頻道,還好,能收到央視體育頻道。於是當夜便追看了【今風、細語、江湖】的少林武僧「建德」篇下集。這次說到一在美國開館授徒的白人武師慕名來訪建德,在建德面前把他最得意那套拳耍了一遍。建德盤坐蒲團,不動聲色,白人武師耍過,建德焂地躍起,下場與他拆招,邊打邊指出他拳法中的破綻。白人武師根本敵不過建德一招半式,拆不過數招便喘不過氣來。他對記者說若非在美國的武館尚有三百多個學生等著他返回繼續傳授武功,可真想留下拜建德為師。建德聽後私下對記者說:「他資質平庸,難學上乘武功,他真要拜師我也不會收他為徒。」好酷啊!上集曾說到建德有兩徒,乃是他修練之處的山裡人家子弟(建德於少林寺滿師後赴一荒山潛修,山上只有數戶人家),能拜建德為師那肯定資質不錯了。兩下相比,這邊廂是金子多徒兒眾的大門派掌門人,那邊廂是山裡窮小子,雙方若真箇較量,我那一注肯定是要押在窮小子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