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與的士

45/49

瀏覽一座城市,最佳方法莫過於坐公交車。讓車子晃晃悠悠地帶你走遍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每一條線路是一個歷險、每一個路段都充滿驚喜。塞車是你仔細欣賞這一區特色的最好機會、車廂太擠是「偷」聽本地百姓閒話家常以了解民生的最佳渠道。說真的,公車的車廂總是鬧烘烘的,跟地鐵車廂內靜得只聞鐵軌軋動聲真有天淵之別,我想這跟乘客類別各異有關。上海的道路塞車得不得了,坐地鐵顯然比公交快捷得多,因此地鐵便成為上班一族、尤其是跟時間競賽的商貿經管白領階級的必然選擇。全國都在追趕上海、上海則在追趕「世貿」經濟,上海的白領坐在這輛高速過山車的第一排,追著時間、也被全國其他地區追著,要多累有多累。難得坐地鐵的十多廿分鐘裡無事可幹,那就得趕緊休養生息,就算尚餘幾分精力,那也應用來看書增價自己。因此地鐵車廂內都是安靜的。

夠資格把時間耗在公車上的大概是已退休、見過大場面的阿姨老爹們。活到這把年紀,人也就鬆弛下來,步伐慢了,也就不需要太快的交通工具。他們話多嗓子粗,我雖聽不懂他們的上海話,卻也感受到他們縱橫捭闔的氣慨。有一回停站時婆孫倆上車,車上座位都已坐滿,雖然車內不停廣播「讓坐於老弱殘孕」的宣傳語句,到底沒人讓座。忽然一老爹從座位站起來,招呼老奶奶過來坐,然後又大力推一下坐在他旁邊位置的少女,道:「喲,不見人家在過來嗎?讓座啊!」聲如洪鐘,全車人都聽見了,把那少女弄得十分尷尬。所謂海派,就是這個樣子吧?

上海與附近長江三角州其他大城市的公交系統頗為完善,車站牌子清清楚楚列出路線上所有的站名及此站所在,車子於停站前與離站後都會把下一個站名廣播一遍,因此不用擔心該甚麼時候下車,儘可放鬆心情,毋庸緊瞪車外街道、手指在地圖上緊隨車子移動。可別小覷這一設計,還真管用,我唯一一次錯過了車站是在揚州,那司機跟乘客一樣心情輕鬆,邊開車邊聽戲曲,還把音量調得十分大,實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連帶把站名廣播的聲音都蓋過了。香港的巴士這點就及不上上海了,因此到現在,我在香港乘巴士還會有點緊張!

在上海乘公交還有一個好處,除了較便宜外,它比計程車方便。咦,這怎麼可能!?嘿,我就試過兩次,一次在徐家匯的虹橋路、一次在城隍廟外,等了廿多分鐘還是上不了一台計程車。非車不來也,是爭著坐的人太多也!徐家匯那次最後還是上了車,但那是我覷見一即將落客的車子,施展渾身解數連跳帶跑衝上前替人拉門才坐得上去。至於城隍廟那次,實在沒氣力跟人家爭,便乘公交走了。這教我想起十年前香港經濟蓬勃之時,在繁忙地區也非十八般武藝而無法截到一部空的計程車。可嘆是此情此景已不復現於香港矣,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