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鄉一日情

42/49

像威尼斯,烏鎮的民房都緊閉著,居民是有的,卻如幽靈般不見蹤影。經濟轉型,人們不再靠縱橫交錯的河道流轉貨物,昔日的熱鬧只能從每戶門前的碼頭想像得到。現在的水鄉小鎮彷彿只屬於短途旅客,從前靠河道吃飯的苦力、幫會份子及生意人現在通通都變為靠旅遊業吃飯的三輪車伕、小販及旅館店東。

這些水鄉大概於清中葉開始發達,那是商業經濟造就的繁華。發財後就要立品,何惜來不及培養那一點文化氛圍清朝便倒下來了,因此它不像皖南的古民居般,留下了濃郁的文化氣息及大量藝術精品,徒剩一個美麗的外殼。這一類地方我稱之為「一日情」,旅客來了,剎那驚豔,為她的美麗與風情傾倒,於是照相機的快門不停按下,膠卷換了一卷又一卷。對她簡直是迷戀極了!半天、頂多是一天一夜,走了。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翻開照片簿,揭開封塵的記憶,「啊,真美!」毫不吝惜對她的讚美,會再去嗎?合上照片簿、微笑、搖頭,一日情而已。

古人不都喜歡拿女人比喻地方嗎?讓我試一下:周莊熱情如火,整個小鎮都向著遊客投懷送抱,她那雙橋(世德橋、永安橋)就像瑪麗蓮夢露(或宋慧喬)的性感雙唇,誘惑著每個到訪的遊客。街道河道有點髒,但不損她的吸引力,像女人,有點壞才有趣嘛。烏鎮冷傲高雅,乾淨的水、一塵不染的街、整齊的樓房,並不主動出擊,卻在你不為意時把你攻陷。至於甪直,既不性感也不高貴,竭力討好遊客卻又不太成功,但她最務實最富生活氣息。前兩者可以為情人,後者可娶做老婆過日子。信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