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弄人家

47/49

說起舊上海,你會想到甚麼?租界、霞飛路、和平飯店、百樂門、許文強、上海灘賭聖... 是的,這些都是上海,是十里洋場、燈紅酒綠的上海。但舊上海裡不盡是英雄美人漢奸殺手,尖子都是由平凡襯托出來的,名氣財富堆積在一個龐大的社會基層之上。屬於這個基層的老百姓住在洋人建的石庫門排房裡,遍佈大巷小弄,分成小區,每一小區就是一個弄堂。弄堂口設有鐵閘,早開晚關,關上後就儼然是個獨立小村,竟是唐代長安城里坊的格局。

旅程的最後一天,一個陽光普照的冬日星期五,不用趕交通、不須找住宿,我把心情完全放鬆,拖著懶洋洋的步伐踱到多倫路來,這邊拍個照、那邊走一走,無意中便闖進了這樣的一個弄堂來。

窄窄的小巷,拐了一個彎後,別有洞天,四邊是兩層高的排房,中間一塊公家用地,打掃得乾淨,幾個老人家躺在竹椅上曬太陽擺龍門陣,空氣裡透著一股悠閑的氣息,與弄堂外熱鬧喧嘩交通繁忙的四川北路截然不同,可說是鬧中取靜。弄堂裡岔口很多,我這裡一轉那邊一拐,便去了另一條里弄。這處的房子跟剛才那些規矩整齊的排房有點不同,亂七搭八的。空曠的公家地方鋪滿了棉被,連續下了兩星期的雨,積寒太重,須吸取陽氣,因此太陽甫現便即急不及待地施展身段。一眼望去,被堆似海、如繁花盛放,夾雜著晾曬中的衣褲襪裙,其色彩鮮艷絕不輸於棉被的萬紫千紅。彼此爭妍鬥麗,為單調的灰牆黑瓦添上生活實感,弄堂,才是上海生活的實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