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上海

37/49

對那些並非生於斯長於斯的人來說,上海總是帶點神秘;儘管她自開埠以來一直都是對外開放的象徵。根據上海女作家王安憶的話,上海是挺淺薄粗陋沒點兒精緻內涵的一個地方,可是今天她成為全國追求生活品味的小資一族的指標。

來上海旅遊的人大致可分四類。外省人對上海有甚麼看法我不太知道,不好意思亂說。老外來看南京路、外灘、明珠塔,樂於見到一個比自己來處更繁榮的中國,回去可向那些以為中國還停留在吃大鑊飯年代的親友鄰舍炫耀一番見識。老港來泡衡山路、新天地的酒吧夜場,暗裡與香港中環蘭桂芳的蒲點較勁,對上海人說蘭桂芳的格調上海不能比;對自己香港人說衡山路群吧的多樣化與新天地的精緻蘭桂芳及不上。表面開放寬容,心裡那股酸溜溜自己才知。老僑來逛城隍廟、豫園、老街、吃南翔小籠包。這些地方一分真心九分造作,可是老僑們自己補上十二分思鄉情懷,於是通通成為濃郁的文化歷史、自己那切不斷的根。

所有到過上海的人回去後都會對那些沒去過的人仔細描繪這片自己其實只接觸過一麟半爪的土地。說者不免誇張一二、聽者再自行於想像中多加二錢份量,以致這些沒去過的人對上海生出一種近乎焦慮的想望。後來這些人去了,努力印證已烙於腦海對上海的種種前設,三分客觀加上七分原有的主觀期望,再交給下一輪聽眾時又成為一套足本的上海印象。如此一輪傳一輪,實的成份越來越少、虛的成份越來越多,你似乎很熟悉她、卻又覺得一點都不懂得她。

我是第三次來上海旅遊,之前兩次去的大概就是老外老僑會去的地方。這次純以上海為轉往其他地方的補給站,因此頭兩天忙著安排機票、車票、住宿,購買旅遊物品等,在地鐵輕軌鑽進鑽出,雖是忙得焦頭爛額,卻總算是見識了上海不太旅遊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