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金大原

21/49

在酒店房間內吃電視晚餐﹕白菜﹑麵條

前天晚上在徽州跟韓國人金大原分道揚鑣時相約廬山上見面,昨夜初抵步時便已打電話告訴他來往此地的交通及天氣狀況,意思是勸他若非必要不來就算了。今天下午五時金大原來電,原來他剛剛到達九江。上九江的最後一班公車四時半開出,我想他無論如何今天是上不來了,便逕自吃了晚飯(白菜、麵條,在房間吃)。誰知七點半,手電忽然響起,金大原竟上來了,下榻於廬山賓館,一晚二百塊,廿四小時都有熱水供應!原來他包了一輛計程車逕駛上山來,那司機向他介紹了好幾家酒店,但他實地堪察後,甚至進入房間檢查,均覺不滿。最後來到廬山賓館,金大原滿意了,卻論到司機不滿,原來司機與廬山賓館沒有回扣協意。為此兩人吵了一場,最後還是金大原多付十元車費把事情平息。金大原閑閑道來,全不當一會事,我卻聽得目瞪口呆,想不到這個普通話說得不算流利的韓國人,應付旅遊配套從業員的手法及砍價的勁頭比我還行!

他把行囊安頓後便即坐車過來。我在偌大一座荒山獨個兒走了一整天,正自悶著,見他來到,雖然相識才一天,竟有點老朋友的感覺,十分高興。他還未吃晚飯,便也叫了白菜、麵條在我房內吃。

飯後我們閒扯天南地北,金大原說他是韓國三星公司(Samsung)的僱員,公司派他來中國學習。我一聽大為羡慕,那有出差的像他那樣瀟灑,用公司的錢遊山玩水!金大原說「三星」名下每家子公司每年都會派員出國學習,他所屬的「三星工程」規模較小,只有一個名額,去年那人去了越南,今年便是中國。出國學習的目的是認識了解當地的文化民生,以便於三星在世界各地拓展業務。當「三星」落實在當地設立辦公室時,曾到該地學習的人便會順理成章成為該地主管。

金大原三月初扺北京時只懂看不懂說,為了儘快掌握普通話的技巧,五月便開始不停地四處遊歷,旅途上處理吃住交通等大小事項都成為他鍛鍊會話的機會。半年間他已去過新疆、內蒙、成都、大理、麗江、桂林、 西安.....不過他到過的地方雖多,卻全屬走馬看花。就像黃山,半天了事。早上從北海上山,經西海、光明頂、蓮花峰、中午於翠屏峰下山,全程幾乎是跑著過來,根本沒有時間拍照,更遑論欣賞風景。 不過也怪他不得,他這趟上黃山時天氣不佳,老是大霧,卻又非雲海,鬱悶得不得了。最後他得出一個結論:「我跟中國的名山沒緣!前陣子上峨嵋山碰上大霧大雨,這次黃山是這樣,連廬山也是這樣!」

其實遊歷也是金大原的學習課程一部份,他的背包特別重,因要把書本攜帶上路,還要定時繳交旅遊報告。他又說明天遊完廬山後便即往南昌乘飛機到海南島,然後再飛往哈爾濱,最後到拉薩過聖誕節。從椰林婆娑、和煦如春的南陲小島到冰封千里的北彊雪域,再到難以呼吸的西南高原,五天內跑一個大轉,地理氣候各逞極端,我聽後不禁搖搖頭,倒不是擔心他捱不住,只覺得這麼匆匆忙忙,能見識到甚麼?似乎有點浪費大好機會。他深深嘆了口氣,說一月便要回國復職,以後不會再有這樣長的時間去流浪,死線既定,唯有加緊腳步多去幾個地方。

他是以後不會再有這樣長的時間,我卻是從未試過有這樣長的時間去流浪。那晚與金大原道別後我趟在床上認真地想,把工作辭去吧...浪跡天涯吧...然後除除睡去,做著不可能實現的美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