廬山真面目

19/49

冬來廬山縱有千般不好,最少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清靜。荒山寂寂,鳥飛絕,人縱滅,人在山中,聽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呼吸聲,心跳聲及腳步聲。漸漸地這三種聲音混為一體,在山間喀喀回響,最後歸入四周的水流竹動,成為一樣的節奏,共享一樣的韻律。

深深吸一口氣,冰冷徹骨,一股涼意貫透上下,如劍仙卸劍飛行,瞬間往還,切掉一切雜質,割開所有障礙。身心為之一靜,然後就會聽到天地的聲音,那是松樹與竹子的君子對談、是螞蟻與甲蟲的悄悄話。嗅到天地的氣味,那是霧的氣味、是水的氣味。

轉過山坳,眼前是幾杆竹子,一陣風吹來,霧散開一大片,原來是好大一片竹林。濃霧忽聚忽散,竹子若隱若現,我的思緒隨之恍惚。詩人陶淵明、謝靈運都曾隱居廬山,他們來過這兒撫琴吹簫嗎?劍仙李白曾於此竹林練劍嗎?我又開始胡猜亂想了。

忽然一股孤獨襲上心頭,念著遠方的那個人...

獨自上路,沒有人惦念,沒有惦念的人,是絕望
獨自上路,沒有人惦念,卻念著一人,是苦,也是甜
獨自上路,有人念著,也念著人,再苦的路也挺得過,盼望在相見的日子
與惦念著的人一同上路,沒話說,人生至此盡矣

想到此處不禁失笑,我在嗐想甚麼了?人家真正的旅行家踏遍天崖路,雖獨行無伴,卻不絕望。觀察、聽聞、記錄,真正的「踏河山輕帶笑我獨行,如逝水若行雲」,強韌瀟灑,我以為他們絕望,倒真是個俗人了!

就這樣胡亂走著想著不知多少時候,忽然聽到前方有人聲,心頭驀地一陣興奮,急忙快步轉過山坳,前面是一群為數約十來人、我平時挺討厭的旅行團,但此時此刻,在一座被霧封鎖的空山裡自個兒遊蕩了大半天,忽然見得有人,不自禁的便想親近。他們興致甚高,拍一個照的功夫已說了一串笑話,竟叫我十分羨慕。忽想,與好友連群結伴出遊,只要沒有甚麼要求,也就沒有甚麼壓力,大伙兒嘻嘻哈哈,多麼快樂!我這幾天來更多的是緊張與孤單,真是何苦來哉。可是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寧願獨行。我相信一個人每隔一段時間就需要重整一下,最佳的方法莫過於獨自上路,看看別的東西,讓心靈擴大,讓思想騁馳。

慧遠是最早來到廬山安居的「名人」。他於公元381 年來到廬山創建東林寺宣揚佛法,倡導淨土宗。他寫的其中一首五言詩【遊廬山】,頗能說出我在山間閒蕩時的感受:

崇岩吐清气,幽岫栖神跡
希聲奏群籟,響出山溜滴
有客獨冥游,徑然忘所适
揮手撫云門,靈關安足辟
流心叩玄扃,感至理弗隔
孰是騰九霄,不奮沖天翮
妙同趣自均,一悟超三益

回來後聽說廬山於夏季時人頭湧湧,喧嘩吵鬧,我倒慶幸曾於冬天來過,算是領略了前輩筆下的廬山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