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腳童年

18/49

圓佛殿 - 被濃霧包圍住﹑深山裡的一座佛殿。誰知回來後看到一張鳥覽圓佛殿的圖片﹐方知這殿原來位於山腰邊緣﹐俯覽贛北平原﹐視野極寬﹐氣勢不凡﹐何惜當時看不到。

黃龍潭

烏龍潭

小王是我今天的司機,昨晚抵步時在下榻的興隆飯店安排的,說起來是讓介紹我進住那人誑了。標間(就是有獨立衛生間的房間)一晚¥240,包車一天(其實是半天)¥80,這個季節又沒甚麼人來,他們也太狠了點。若非已經在路上顛簸了一整天,弄得心力交瘁,哼,看我不好好侃他一半的價!

吃早飯時我問小王結婚了沒有,他瞪大眼睛望著我說:「我的女兒已經十二歲啦!」我一愣道:「看不出來啊...我以為你只有二十幾歲...」小王笑了笑,驕傲地道:「我四十多歲了!廬山氣候好,咱們住這裡的人皮膚都特別好,完全不用保養。」我瞧他一眼,小王長著一張娃娃臉是真的,皮膚卻不見得特別好。不過廬山是有名的療養聖地倒是事實,療養院、休養院遍布全山。山上全年雲霧瀰漫,空氣滋潤潔淨,我在山間走了數小時,名符其實的吸風飲露,眼鏡及相機鏡頭常常朦了一片,臉總是濕漉漉的,甚至我那件羽絨大衣也給空氣中的水份滲入弄濕,回飯店後要對準暖風機晾幾個小時才乾透呢。

老實說,玩廬山的一線根本不用僱車,不過霧太大看不見路徑,所以,唉,破費是不能免的吧。小王今天的工作是把我在一個景點放下,然後開車到下一個停車點等我,中間的山路必須自己走。小王陪我走了其中一段,從圓佛殿走到天池塔,不過十多分鐘的路程,他卻頻頻喘氣,又猛烈咳嗽。原來他前幾天已開始發燒感冒,到現在還未痊癒,剛才更趁著我逛山時抽空去診所打針。我跟他說既然生病就應該留在家裡好好休息,他連忙從褲袋裡掏出一瓶東西給我看:「沒事的,我都把藥帶上了...要生活嘛。」然後他很帶點感慨道:「從前滿山跑,一整天都不會累,從來都不生病,自從開車後身子差了很多...」

聽小王如此說,倒勾起我對他以前生活的興趣。小王告訴我,他爸媽都是廬山地區的人,他整輩子都活在廬山裡。小時候還未開發為旅遊區,沒有水電供應,冬天不用上課的時候便會與其他小孩子連群結隊上山撿柴。我下意識地打了個寒顫,道:「冬天這麼冷...而且霧這麼大,看得清楚嗎?」小王自豪地道:「咱們在這山長大的,一草一木都清楚得很,咱們一邊撿柴一邊捉迷藏,不知多好玩!」

小王又道,春天不用撿柴時,他們便採蘭花,漫山遍野都是,女孩子編花冠,男孩子呢?其實也不知把花採來幹甚麼,反正大夥兒一塊高興吧。到了夏天,他們又會跑到溪邊玩水,甚麼黃龍潭、烏龍潭,都是小孩子們的游泳池。

「那時候那有鋪得這麼平整的路?咱們都是赤著腳在山裡亂跑呢!」小王越說越興奮,竟連咳嗽也止住了,只見他雙目發亮,面頰也因興奮而紅撲撲的。可是沒多久雙目便黯淡下來,臉色也回復本來的蒼白。他輕輕嘆了口氣,道:「那時候其實日子很苦,但小孩子不曉事,甚麼都是好玩的,快樂的。」

我大力點頭認同,然後彼此不再發聲,各自想著心事,默默走完這段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