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瞥

17/49

明朝心學大家王陽明的手筆﹐看過後我再也不為自己那一手難看的字慚愧

仙人洞洞口的撞鐘。仙人洞是自然洞窟﹐傳說呂洞賓曾在此洞中修煉成仙﹐因名

美國某五星上將為倡導國共合作抗日與蔣介石談判的地方

花徑公園是一線的第一個景點,來頭不少,因內藏白居易的墨寶。話說白居易貶謫江州任司馬時在廬山香爐峰下築草堂隱居。(不解:雖已被貶,到底是個官,何來閑暇築此別墅並長住?)一日沿小徑散步,見山間桃花盛開,想到山下桃花已凋落,便作了一首詩: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
        常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然後寫下「花徑」兩字刻石。也不知何時,有人在石上蓋了個亭子,此處便成為一個公園。我上前一看,大失所望,堂堂大詩人,寫的字怎會...怎樣說呢?怎會如此普通!三個小時後我方發現,白居易其實已經寫得很不錯了!

離開仙人洞,經過圓佛殿來到文殊台,只見附近立著一個亭子,亭內又是一塊大石,便知定是那位名家的手筆,連忙上前看看。一看之下忍不住喊道:「好難看的字啊!」仔細讀去:
        昨夜月明峰頂宿,隱隱雷聲在山麓
        曉來卻問山下人,風雨三更捲茅屋
        陽明山人王守仁伯安書
「陽明山人王守仁...」我喃喃念著,忽地想起,王守仁不就是王陽明嗎?天啊,這麼一個文武相全的儒生將軍哲學家,怎就不曾好好練一下字?

唐朝的、明朝的,我暗地數著,猛一抬頭,只見山邊一道鐵閘,大大一牌橫匾寫著「談判臺舊址」,仔細看那介紹,原來是1946年7月至9月期間,美國總統特使五星上將喬治.馬歇爾(G. C. Marshall)八上廬山為國共兩黨調停、與蔣介石談判的地方,那是近代的事了。八上廬山?用不著那麼多次吧!7月至9月,唔,那時廬山氣候正好,難道...難道馬歇爾做「和事佬」是假,上山「嘆世界」是實?

到廬山「嘆世界」確也是老外們引進來的玩意。(千多年來到廬山隱居的前輩不能算是「嘆世界」,那時生活條件差,那些文人和尚們也不會很有錢,大底負擔不起大隊僕人甚麼的來處理洗衣倒糞煮食等日常事宜。)列強在中國風花雪月的日子,在廬山建了一座又一座豪宅別墅。其中最有名的應數「美廬」。

「美廬」原屬英國的巴莉太太,她於1934年把房子送給宋美齡,蔣介石拍老婆的馬屁,把房子改名為「美廬」,後來便成為蔣介石與宋美齡的行宮。1937年,周恩來曾率中共代表團兩次在美廬與蔣介石談判聯合抗日。後來毛澤東逐鹿中原成功,這幢美廬嘛,也就順理成章成為毛澤東和江青的別墅了。

進美廬參觀得付十五元,我覺得叫價實在太狠了,便沒有進去,但卻付了十元去看廬山會議的會址﹣廬山人民劇院。

1959年7月至8月期間,中共中央八屆八中全會(即八大)在廬山舉行。這次會議可說意議重大,既檢討了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的錯誤(這點是從會議大廳裡不斷播放的宣傳錄影帶上聽來的),又開展了「反右」、「文革」等另一連串火辣辣鬧烘烘的錯誤(這點當然未在錄影帶上提及,卻是大家都知道的。)我呆呆望著禮堂正中的毛澤東半身像,心裡也真有點感慨。從農村人民公社化的「共產」時代,到「貫徹十六大、農村奔小康」的「世貿」時代,才半代人的功夫吧,已經是兩個極端了!

會議大廳內空無一人,一旁豎著大大的告示牌:「嚴禁拍照」。原本我也沒想到要拍照,但一看見牌子,不知怎樣就按捺不住,舉起相機匆匆拍了一張,心裡怦怦亂跳,心知有毛澤東「坐陣」的官方地方冒犯不得。可是等了好一會卻不見有人跳出來要拆我的相機,哈,竟然有點失望!

在廬山上草草轉一圈,掠影浮光,原來已經千年,卻並非在博物館內看歷史,乃是原地原物,想想,真有點不可思議。

位於『美廬』對面的基督教堂。『美廬』曾一度稱為國民党政府的“夏都”。抗日戰爭爆發前,蔣介石几乎每年都來此避暑『嘆世界』﹐為當年的“總統官邸”。進『美廬』的門費15元﹐那幾天行囊乾癟﹐實在捨不得﹐雖覺宋美齡著實了不起﹐但又真的不太喜歡蔣介石的長相﹐於是過門不入﹐只去了因宋美齡而建的基督教小禮堂﹐聊表憑弔之意。

意外發現這基督教堂仍然active ﹐那天是12月23日﹐教堂的牧師與一同工忙著預備聖誕節的裝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