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科學時代的科學設計

9/49

下午四時多我們來到「宏村」,金大原拿著剛從黟縣公安局辦好的許可證,名正言順地購票進村。宏村距黟縣縣城東北十公里,人稱圖畫裡的村莊。

說宏村是圖畫裡的村莊實不為過。隔著湖水看去,黑的是瓦、白的是牆、灰的是遠山,一二行人漫步橋上,雲與霧蕩漾其間,是一幅著著留白、處處見情的水墨山水長卷。情是鄉情,看見了這片景色,就會生出「鄉關何處?此山此水」之慨,認定它是千帆過盡的最後歸處。

對宏村的興趣始於電影【臥虎藏龍】,然後翻書一看,宏村是否臥得有虎不知道,但它的風水形格原來是一條臥牛:村後的雷岡山是牛頭,村中一天然泉窟被開拓成半月形池塘(月沼)、是為牛胃,村前挖湖(南湖)為牛肚,村外四橋為牛四腳,再以流過村內每家每戶門前的人工水道為牛腸,整條牛形村落歷二百年建設而完備。

來到宏村已是下午四時多,雨勢減弱,四週水氣氤氳,雲蒸霞蔚,光禿禿的荷莖突出湖面,岸邊枯枝殘葉。驀地一陣涼風吹過,我打了一個哆嗦,心頭自然而然湧起蘇軾的詞:
    莫聽穿林打葉聲  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  誰怕  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  微冷  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這厥【定風波】彷彿就是為此情此境而寫的。正當我陶醉在這浪漫情境時,冷不妨在旁的導遊小姐不識趣地道:「我們緊一點吧,快關門了。」哼!村落也會「關門」的嗎?也許這就是自然人文景觀變成旅遊產業的結果吧。

我和金大原連忙緊隨導遊小姐急促的腳步,一邊聽她快如發機槍子彈的介紹,把我們弄得神經兮兮,唯恐一不留神便聽不到她說些甚麼。可憐金大原雖已亦步亦趨、全神傾聽,但他到底習說普通話未久,又未虞會到此一遊,不曾備課,結果離開前還是得買本「黟縣古村 ﹣西遞、宏村」回去補習。

入村後首先引人入目的是沿著房屋外牆潺潺流淌的牛腸水道。牛腸引村西河之水,利用地勢差落,南轉東出,經過牛胃(月沼)及牛肚(南湖)的調節,終日川流不息,不枯不溢,是宏村的自來水。自十五世紀廿年代起始服務村民,供應一切飲食浣洗、消防用水,甚至調節氣溫。這一項由十五世紀風水師規劃的水系設計在二十世紀成為一個古代仿生學的奇跡,吸引了不少中外科學家前來研究考察。自從宏村有了地下水管運來的自來水後,牛腸的歷史使命終告結束,水流依舊,現在只為點綴村莊景色。

誰知才轉過一個巷口,只見一個男人撐著傘蹲在橫架水道上的青石板正在刷鍋。再轉入另一巷里,一女人在牛腸水中浣衣,離她幾步之遙的青石板上則蹲著一村婦,身旁放著一柄菜刀,她的笠帽把她身子遮了大半,我走近一看,天啊!她在剖魚,原來這牛腸還未壽終,仍在擔負起供給浣洗食用的責任。我望望那堆浣洗中的衣服,又望望那兩尾魚,水流先經過魚才到衣服,雖然不用吃髒水洗過的臭魚,卻要穿浸過腥水的衣服。爭取有利涮洗位置,這上游下游之間實在大有學問。難怪設立牛腸之初,村中話事人曾立下規矩,辰正(早上八時)前牛腸水用以飲食,之後方可用來浣洗。

牛腸是繞行古巷牆邊的人工清水道(絕非污水渠﹗)﹐五百年後的今天仍然a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