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聲瓶鏡

8/49

落葉歸根

充滿歸田園居味道的匾額

留耕

雲林逸思

耕讀人家

雲林逸思, 毓秀

條案上左瓶右鏡﹐正中一具自鳴鐘﹐鐘聲瓶鏡-諧音「終身平靜」

沒有了瓶和鏡﹐換來彩電沙發﹐不再平靜﹐只想熱鬧…

西遞村裡的巷徑都是由兩旁房宅的高大外牆擠拚出來,又窄又暗,這些外牆大都斑駁剝落,毫不起眼,一不留神便會錯過好些一流藝術品。東園巷邊外牆就有一圓形石雕雲龍漏窗,它的形狀花紋像一塊彫雲龍紋的漢玉壁,只大了十幾倍。若玉壁是士子功成的標誌,石雕就是商人利就的結果,兩者可等相似,遭際又可等迴異。與擺在博物館內玻璃後面受保護的漢玉壁相比,嵌在房屋牆上的石雕漏窗歷盡風雨,顯得那麼粗糙、卻又那麼理所當然。

沿著東園外圍走,來到一堵垂花檐頂矮牆前,牆中央是塊樹葉形石雕漏窗,葉尖向下。此時此刻,大雨淋漓,這塊葉恍如從半空隨水落下,諳合園主寓之「落葉歸根」之意。商場之於商人、跟官場之於仕宦都是一樣,是個戰場。徽州商人長年在外,披荊斬棘,若有幸未成為激烈競爭下的戰敗者,那「落葉歸根」就會成為他生存的動力、終極的想望。不論是做官的或是營商的,疲憊了就想還鄉歸田,那是累積千年深烙心坎的復返自然之道。陶淵明功德無量,一篇【桃花源記】造就了散落在黟縣的多個桃花源裡人家。也有一說陶淵明曾到過黟縣,被那裡群山環抱、桃林依依、阡陌縱橫的景物所啟而寫下【桃花源記】。究竟是皖南的青山綠水啟示了【桃花源記】,還是【桃花源記】塑造了黟縣群村,我看也毋庸追究。心安處是桃花源,但,我的桃花源在那裡?

「落葉歸根」這個主題在西遞村裡俯拾皆是,葉形石雕漏窗、刻有「留耕」「雲林逸思」「作退一步想」的石雕題額、還有每戶房子大堂正廳裡必備的自鳴鐘、瓷瓶、鏡子。

廳堂的擺設每戶都是一樣:正中照壁上掛一幅大畫軸,畫軸兩旁木質漆聯或聯語條幅。中堂下設一條案,案前八仙桌,兩邊太師椅,案上正中擺一架自鳴鐘,鐘兩側各一個瓷帽筒,帽筒兩旁左瓶右鏡。鐘聲響起時就形成了「鐘聲瓶鏡」的境象,其諧音「終身平靜」正是這群商場戰士的理想生存境界。

好不容易找著離村的路徑時已在村內溜躂了個多小時,雖然還有很多房屋未來得及參觀,但也只好加速步伐離開,邊走邊貪婪地四外瞭覽,忽然覺得有些甚麼不對勁,連忙停下四看,只見一民居門戶大開,照壁畫軸對聯、條案自鳴鐘一樣不缺 ﹣那有啥出奇?再細看,原來瓶鏡不見了,換成一對坐地大喇叭;太師椅換成沙發,八仙桌沒有了,卻多了部廿四吋平幕電視機。「終身平靜」不再是理想,「終身熱鬧」才是「硬」道理,雖與這條古意盎然的村落格格不入,卻更接近村外的新經濟。我不禁暗呼「運氣好」,趁著它還未完全與新經濟接軌來過這一遭,若待明年此時,也許已經房屋依舊、內蘊全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