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裡人家

6/49

西遞村頭的繡樓建於清康熙三十年1691年﹐額匾隸書“桃花源裡人家”出於清書法家汪師道的手筆。不知從何時開始﹐此樓成為小姐拋繡球擇婿的繡樓﹐現在演變為一旅游節目。此事附會成份居多﹐我有幸在淡季時來﹐沒被這穿古裝拋繡球的表演壞我胃口。

四水歸堂﹐把財都鎖在自己屋內

西遞村內遍佈高牆窄巷﹐雨天來走一走﹐那味道在城內絕對找不到﹗

黃山舊稱「黟山」,黟縣因此得名。漢時轄地包括今安徽休寧、祁門、石台及江西婺源。其地群山環抱,交通不便,東晉後成為中原人士避難之地,同宗族的人聚居一起,逐漸形成村落,散佈在黟縣盆地之內。到了明清時黟縣商人走出他們的村落,帶回豐厚財富,修建了大量房宅,改善家鄉生態環境。其中西遞、宏村、南屏、屏山等村裡現今住著的多仍是舊時黟縣人的子孫,景物則還是明清時節模樣,實在是個活的徽州文化歷史藝術展覽館。

西遞村村口有一幢走馬樓,額匾提著「桃花源裡人家」幾個字,取王維【田園樂】之意:
   採菱渡頭風急
   策杖村西日斜
   杏樹壇邊漁文
   桃花源裡人家

西遞村占地頗大,巷里曲折縱橫,兩旁房宅俱都粉牆青瓦,走不了多久便迷了路。原打算只留半小時,結果在裡面溜躂了個多小時。這個多小時裡我可樂了,村內除我以外再找不到半個遊人,又因大雨關係,村民不大出來,因此也沒有人來「招呼」我這個遊客,我也落得清爽自在,得以靜靜地品味這個皖南古村。偶爾迎面來一老嫗,由於巷窄牆高,兩柄雨傘不能平排而過,便把傘提高一點、向旁讓一點,彼此打個照面,微一點頭,便又各走各路。四周冷冷清清,竟有些「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況味!

入村後第一戶遇見的人家就是【篤德堂】。我踱進一條小巷,旁邊一門虛掩,眼看四處無人,也沒聽到惡犬吠聲,我就老實不客氣地推門進去,最多是給人趕出來。

我走的是正門,進去便是大堂正廳,四面高牆圍繞,卻是一半無頂露出天空,一半則仍樑柱房頂俱全。雨淅淅瀝瀝落在堂前,中間一個二人環抱大小的石制水矼已差不多溢出來。這種在大廳中置一天井的設計是黟縣的建築特色。發財歸來的黟縣商人為防盜竊建房時把牆蓋得老高,窗戶又少,生出光源不足、空氣不流通等問題,因此便在高牆之內設一天井用以採光換氣。再就是從風水角度來說,水為財,下雨時把水引入天井,儲於水矼、流入房內下水道,乃是「肥水不外流」之意,黟縣人叫這做:「四水歸堂」。

我站在天井好一會,忽然一小子顛簸著屁股跑出來,看到我這陌生人,一呆停步,然後又跑回去,卻一頭栽在媽媽的腳上。我有點不好意思,那小子的媽卻叫我慢慢看。我向四週微一打量,堂前供桌及兩邊桌上都擺滿了真假古董家當字畫等物,就曉得是給遊客看及買的東西。想不到人家不來「招呼」我,我卻自投羅網闖進「招呼」遊客的營地。

小子的媽抱起兒子,也不推銷家當,只是靦腆地看著我微笑,我也就除去戒心。她的家不很大,起居生活都在樓上,樓下的大廳廂房都堆滿了舊物。她跟我說她是從外地嫁進這村子,丈夫姓胡,祖上一直都住在這房子裡。我本想跟她一直談下去,聽聽她家的歷史,忽然想起金大原還在村外等著,只好跟她道別,又再跑到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