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雄哥與吳國慶

4/49

金大原(左),吳國慶(右)

吳國慶給我侃價侃回來的房間﹐房間寬闊﹐衛生不錯

吳國慶是我們的司機。話說去年與友人遊黃山,也曾進出黃山機場,目睹並經歷了那兒計程車系統的運作,當時的結論是駐守機場的計程車由一個「非正式」的集團控制,帶頭的是一個我們謔稱為「志雄哥」的人(「志雄哥」是香港八十年代黑社會電影中社團頭目常用的名字。)能當上「志雄哥」的人當然非泛泛之輩。他形相威嚴(凶惡),嗓子厚、能言善辨(聲大夾惡),觀察力強(你還未離開機場大樓他便把你歸類為羊牯並盯上),機動性強(休想擺脫得了他),領導有方(其他司機全都站在他身後,尊卑有序,工作全由他分派)。

去年初遇「志雄哥」時我們跟他曾發生一點磨擦,原因是他堅決要我們去遠的地方,而我們則鐵了心只去市中心。這次下飛機後還未收拾停當「志雄哥」已然殺到間前,這個「志雄哥」是否就是去年那個「志雄哥」我不能肯定,可是他們的進退調度作風卻跟去年完全一樣。「志雄哥」說你們去黃山吧我說我們去火車站,他說來到黃山怎會不上黃山我說去年就上過了。「志雄哥」心念電轉立時掉個對策說坐火車慢班次疏你去那裡都是坐我們的車子好,我說你管我去那裡我現在只想去火車站。跟去年一樣,說到此處已經說不下去,我們彼此瞪目一會,然後他轉頭招來一個模樣比較老實的司機,就是吳國慶了。至於「志雄哥」?他返回他的羊牯觀察台後便再也不向我們瞧上一眼。

吳國慶十月一日出生,名字便順理成章叫「國慶」,有一個九歲的女兒。他說話柔和,沒有咄咄逼人的氣焰,我們便在駛往火車站途中跟他談價錢,包他車子一天。吳國慶身材瘦削,鼻樑上一副厚厚的近視眼鏡,面上常常掛著微笑,一副敦和模樣,倒更似個文人。我曾接觸過的旅遊配套從業員大都外向急進,說話像發連珠砲,聲音鏗鏘響亮 ﹣那是他們練就的一門功夫,從接觸一個遊客那一刻算起,他們大概只有十多廿秒時間去說服目標乘自己的車、住自己的旅館、或僱自己做導遊。要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擊倒其他也在做同樣事情的對手並贏得生意,簡直就是打一場高速攻防戰,非要有點本領不可。可是吳國慶說話溫溫吞吞,在這個競爭激烈的黃山旅遊區,真難想像他怎樣生存下去,怪不得跟了「志雄哥」一伙,依附在他蔭下。

吳國慶的「溫柔」是否真的限制了他的發展不得而知,但這性格卻幫了我一個忙。話說晚上找旅館找到火車站附近的「新南國酒店」,他們一開價便是¥380,勉為其難減至¥300,還說純粹因是淡季才能給我優惠云云。我實在不忿讓他們如此宰割,殺價時便跟他們吵起來,此來彼往、怒氣升溫,卻仍是不得要領。原希望吳國慶能大聲附和幾句以助我聲勢,誰知他只縮在一旁喃喃地「勸」他們讓步,我見他如此不「進取」更是心中有氣。後來我與酒店的服務員都說不下去了,吳國慶竟還在耐心地對服務員循循善誘,更提議他們打電話問酒店的經理,價錢是否能再便宜一點。過了一會服務員竟真的給經理撥了個電話,最後以¥260成交。吳國慶這招「以柔克剛」原來也挺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