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叔的大排檔

11/49

新南國酒店對面一列排開有六七家大排檔,一式一樣大約十平方米大小,放了四張小桌子已顯得有點擠,爐灶傢伙、油鹽醋酒、魚肉穀蔬則都堆在街上。我有點猶豫,不知去那家才好,此時肚子餓得嘀咕作響,一抬頭與眼前那家大排檔的廚子打了個照面,他立時裂開大嘴笑問﹕「吃點粉條吧!」聲音爽朗響亮。只見他一手揮動鑊鏟,一手拋著鐵鑊,除了那個大肚腩看來比較累贅,全身都散發著一股利索勁兒。我被他的豪勁兒吸引,不自禁便走進他的店﹕「好吧,給我一個粉條。」

店內並無其他顧客,只有一買外賣的人在灶旁等著。不一會,廚子打發了那買外賣的,彎腰取過另一隻鑊,高聲道:「好,來個粉條!唔...就加點肉,加點白菜吧。好嗎?」我剛意會他最後那個問題乃是向我發問,還未來得及回答,他已經取過一塊豬肉切剁,但我實在喜歡他的豪邁氣概,便也不介意他擅作主張。

我仔細打量那廚子,身材魁梧,一臉黑黝濃密的髮鬚,嗓子渾厚,雙目炯炯有神,剁肉切菜間隱隱帶點霸氣。我便開始胡思亂想:他從前在江湖上混過些日子,後來遭遇上一件不為外人所道的傷心事故,便拿著用血攢回來的錢,告別刀光劍影的生涯,來到此鎮開一家小店,隱姓埋名,不再問江湖中事。我越想越像,便暗暗給他起名叫「堅叔」(電影【英雄本色】裡有個黑道中人出獄後開了家修車店,從此不再理黑道中事,由曾江飾演,堅叔就是他劇中的名字。)

正當我為他驚濤駭浪的上半生概嘆之時,堅叔忽又大聲向我問道:「要辣不要?」我一愣,他又自作主張了:「加一點辣吧!天口又濕又冷,吃點辣舒坦著呢,你說是不是?哈哈哈哈...」其聲裂石崩雲,簡直是豪氣震天,似要吞下這幾天陰濕霾晦的悶意。只見他轉頭也不知從那裡一探,手裡已多了一條紅椒,「啪」的一聲放在砧板上,「嚓嚓嚓」幾下手起刀落,然後「咋」的一聲倒在鑊裡。幾下動作一氣呵成,乾脆利落,我目瞪口呆,更加堅信他是個退隱江湖的高手!

堅叔的助手是個中年村婦,也是他的妻子。膚色深褐,臉上手背滿是艱辛歲月的痕跡。堅叔把炒好的粉條端到我面前,便拿過熱茶坐到對面聊天,談談天氣,說說屯溪附近的名勝,話語間不時發出豪爽笑聲。堅嬸不善言辭,坐在一旁剝瓜子,臉上始終帶著個善意的笑容。後來有人來買外賣,堅叔堅嬸便又返回他們的崗位。我看著他們忙碌的背影,心裡有點感動,忽然想起在八十年代風靡一時的香港漫畫【中華英雄】裡,壽不翁指著一群在鎮上為口奔馳、營營役役的眾生,對華英雄說:「這些人不甘天命安排,付出雙倍勞力,以彌補自己不足;而你得天獨厚,乃人中龍鳳,卻無勇氣面對命運,締造出豐盛充實人生...」其時華英雄瞿然而悟,而我斯時也若有所悟,嘿嘿,當然不是忽然發現自己是「人中龍鳳」,而是發覺堅叔他們這種尊重命運、不卑不亢、莊敬自強的生活形態竟就是我缺乏的東西...

那一夜我不曾好睡。為了趕乘六時半的火車,天還未亮便起床,我瑟縮在層層棉衣圍巾氈帽之下,環顧四周,燈滅星沉,心下茫然,我的下一站是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