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s 照片

  9/23

「知道为甚么要去平遥?」又来了,我想,不过挤在火车里反正没事可干,我也就随便敷衍小黄:「是海内孤本吧。」与小黄在路上这么几天了,已知「海内孤本」这答案必中,果然,「聪明的同学,你答对了。」小黄喜上眉梢,认为我是有点慧根,便对着我把平遥的源革从头说起。话说明洪武初年,朱完璋检讨与元兵交战经验,其中一个结论是蒙古人惯于大咧咧的驱马疾走横冲直撞,不善修城,更不善守城,才让他朱完璋逐次收复中原南北。前车之鉴,朱完璋做皇帝后立刻下令全国修城,仅他洪武一朝便筑了136座城,平遥便是136城里的其一,始筑于1370年。

「嗨,行李挪开,别阻着通道,放上面。」小黄的“平遥简介”被列车乘务员打断,这得先解释一下我们现在的状况。我们在晋祠逛完后到太原火车买1485次车票到平遥,火车16:01启动,我们15:50才上车,太原是这一列车的始发站,即是说,列车一小时前已开门待客。这车的终站四川成都是仅次上海、深圳、北京最多人进出的城市,也就是说,无划座的车厢于45分钟前已座无虚席,车厢接合处、即厕所外边比较宽敞的地方也已站满了人,只差走廊通道未全被人、畜、或货占据。我们能替自己找到一块站立之地已属难能可贵之至,那管得上安置背包?都是背在背上,累了便撂在脚掌上一会吧了。我们十分自律,尽量不让背包触碰别人,但阿寺的包包实在太大,竟挡住了乘务员大姐的抹地流程。阿寺连忙挪移他的背包,在乘务员大姐的叨唠声中,抹地的拖把在阿寺鞋面逶迤而过。

小黄叹道:「中国人其实是个爱清洁的民族,无论在多残旧的火车上,必有乘务员不止不休地在抹地。」阿寺「□」了一声,把包重新背在背上,然后道:「这地给她抹过后看上去比之前脏多了!她那拖把是黑的哟!」这次小黄并不反唇相稽,因为他也同意了阿寺的说法,这地不抹比抹了还好。阿寺忽又道:「有没有发现,火车上干粗活的都是女人?」我连忙点头道:「对呀,连车站月台上持扩音器骂人的都是些大婶大姐们,那些男站长台长就会挺肚子装威风,净摆样子不吭声!」

「借光!」这次是卖报刊杂志的「点心车」要过道,推车那位不用说,是个女的。根据以往数次出行的观察,男乘务员唯一的工作是检票,其他诸如抹地、收拾瓜皮果壳、添开水、卖食物报刊、甚至处理纠纷维持秩序等工作皆由女性主持,因此她们都凶都紧,再无赖的乘客见到这队火车娘子军也不敢对抗,可以说,中国整个火车客运系统的流畅全靠这半边天来维持!

小黄的话兴被陆续而来的「点心车」冲散,便不再言语,专心一致地给火车娘子军让路,免得误中流弹。一个半小时后,我们来到平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