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s 照片

  2/23

车驶进大同车站时已是下午二时多,小黄显得十分雀跃,到站前十五分钟已把所有装备戴上并站在车门後。这是可以理解的,虽说是小言启发了这次行程,但真正落实去甚麽地方却是小黄的主意,也就是说,每一站都是小黄有兴趣或喜欢的地方。小黄喜欢的东西包罗万有,凡属中国文化范围内的东西他都喜欢,常自诩是黄药师的後代,其实懂得皮毛而已。他也非无自知之明,有时会自嘲是「博而不精」(「博」?唉,到底是自大。)不过当他见到喜欢的东西时就会忘形,对着我们这些连皮毛都不懂的人滔滔不绝,俨然是个专家。

「抓紧一点好不好,五点多就关门了。」小黄频频回头向落後的队员说。根据小黄的安排,我们会先访大同市内两座寺庙。去年小黄忽然对中国古建筑产生兴趣,把梁思成的两部大作「中国建筑史」及「中国雕塑史」找来读了一遍,然後说道:「中国古代建筑多木构,易毁於天灾人祸,现今仍然存在的为数不多了,绝大部份都在山西…」我插口道:「北京不是有很多古代四合院吗?还有紫禁城!」小黄白了我一眼道:「元明清不算古代。」我嘴里嘀咕一下也就不说甚麽,小黄就是这样,好古薄今,崇拜秦始皇的霸业,仰慕汉唐盛世,明清甚麽的就不怎样放在眼内,极度鄙视琼瑶的肥猪格格,顶多看看高阳、二月河的小说而已。

「知道甚麽叫“一跳偷心”?」小黄得意洋洋地问。小黄最爱买弄他的皮毛学识,不用说是跟中国古建筑有关吧。於是我眼望远方,以吟诗的语气道:「无声无息他走来,砰磅砰磅我心跳,不知不觉把心偷,爱情啊…」小黄一点也不生气,反乘机道:「你这没文化的蠢蛋,跟我走一倘山西长长见识吧!」小黄喜欢有比他不行的人在旁,否则他便没有了观众。黄夫人死後,黄药师应是挺寂寞的,我想。

我们挤上一辆计程车直往善化寺奔去。小黄频频回头向我们这群没文化的蠢蛋说背景资料,他说(其实是梁思成说)山西省在一众文化发达的地区来说地理相对封闭,前後左右被黄河、沙漠、太行山、吕梁山保护着,受到的人为灾害较少,那些一把火就能烧掉的木构古建筑於是得留残躯,现存的古建筑十之七八都在山西境内。

我看看小言与阿寺,晓得小黄是在自言自语,因为根本没人在听他说话。起行前小黄把「中国建筑史」内述及所有位於晋境内、元朝以前的建筑的资料印上数份,每人发一份。他也知我们不会看(其实他错了,我是乖乖地看了一遍,)便於此时便重述。

忽然「□」的一声大响,我们的计程车撞上一辆自行车,把人家弄得人仰车翻。司机下车,怒气冲冲地冲到翻侧了的自行车前,一把抓住对方领口说要他赔。我们面面相觑,赔甚麽?明明是他把人家撞倒!阿寺嘿嘿冷笑两声,说:「谁凶谁占便宜,真是千古至理呀。」只见司机强把骑自行车的拉到计程车右侧指着一处硬说是给他的自行车刮去一片油漆。我看那车身厚厚的铺了一层煤灰,实在肮得要命,给人刮去一大片的其实只是灰尘而已。此时围着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交警也来了,不过不是处理事故,凑热闹而已。小言忽然道:「走吧。」我们便乘上另一辆计程车离去。

车上阿寺忍不住发噜苏,说明摆着是大车压小车,强欺弱,又说交警不管事,白支薪水,交通灯号没人遵守,白竖,空气太污染…「空气污染跟交通事故有甚麽关系?」小黄找到阿寺话中的碴儿,当然不会放过。阿寺面不改容道:「空气污染等於环境质素差,人长期处於恶劣环境下会导致生理失调、生理失调直接影响心理平衡,以致脾气暴燥、在异常情况下不能控制情绪,因此易与人生争执,小事化大,以那司机为例…」「到了!」小黄一声欢呼,大伙一拥而下,剩下阿寺付车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