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s 照片

  11/23

早上,裕成源的饭堂十分热闹,一桌坐着几个书生(学生),一桌江湖豪客(公费出游者,昨晚喝酒高谈阔论吵得要命),一桌跑单帮的(小生意人),嘿,竟真有点江湖味道!

早饭后我们走路到火车站乘7085次车去介休,到介休再转乘公交(介交11号)去王家大院。这一段路走在黄土高原的沟壑之间,望出窗外,时而梯田时而窑洞,有些窑洞甚至打在路旁的土壁上,不过这些路边窑洞大多空置,现代化到底与这种古老的生存方式有点格格不入。

窑洞究竟是怎样的呢?公车正在行驶,我们也瞧不清楚,在这里节录吴伯萧于1962年写的【窑洞风光】:

﹌﹌﹌﹌﹌﹌﹌﹌

窑洞,就挖在这类山崖,沟畔,背山临水的地方。
譬如说,把向阳的一抹山坡,从半腰里竖着切齐,切到正面看好像一带土墙的时候,就用开隧道的办法从土墙挖进去,挖得像城门洞那样深浅,像一间屋那样大小,窑洞雏形就成了。洞口一半叠窗台,安窗户,一半装门框,上门。门窗横过木上边的拱形部份,用窗棂结成冰梅,盘肠,五角星,寿字不到头等种种图形,成为顶门窗。因此,窑洞虽然只有一面透光,南向、东向、西向的窑洞,太阳一样可以照得满窑通亮。晴朗的夜里,一样可以推窗纳月…

农家住在窑洞,多半是靠窗盘炕,炕头起灶安锅。灶突从炕洞里沿着窑壁直通山顶。常见夕阳衔山的时候,一边是缕缕炊烟从山头袅袅上升,一边是群群牛羊从山上缓缓回圈。… 有的农家窑洞,用丹红纸剪贴了“鲤鱼跳龙门”、“锦鸡戏牡丹”一类的窗花,或者贴了祝贺新婚和新年的“囍”字。

﹌﹌﹌﹌﹌﹌﹌﹌

王家大院沿着山崖陡坡而建,分为高家崖与红门堡两大建筑群,数不清的四合院落,其主人正房必定筑成窑洞样式以记念他们的根源。我们登上红门堡的围墙向外望去,王家大院后面的山坪上散落十来户窑洞人家,大都以三洞为一户,洞外围以土墙成一院落,院落两旁夯土为仓,用来存放粮食杂物。院落中心是个大晒场,诸色纷陈,红的是红枣乾,黄的是玉米芯,黑的是煤,蓝绿灰等是晾晒中的衣服。鸡只悠闲地在各种颜色间穿梭踱步,犬和驴则懒洋洋地睡午觉,互不相干。好个和煦的初春午后啊!

黄土大地上的人在窑洞一住就是几千年,到现在还是离不开,为甚么?我想这一首民谣作了最佳的解释: 「宁挖窑洞不建房,不用砖砌不用梁,冬暖夏凉神仙洞,常居其中寿命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