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s 照片

  9/23

「知道為甚麼要去平遙?」又來了,我想,不過擠在火車裡反正沒事可幹,我也就隨便敷衍小黃:「是海內孤本吧。」與小黃在路上這麼幾天了,已知「海內孤本」這答案必中,果然,「聰明的同學,你答對了。」小黃喜上眉梢,認為我是有點慧根,便對著我把平遙的源革從頭說起。話說明洪武初年,朱完璋檢討與元兵交戰經驗,其中一個結論是蒙古人慣於大咧咧的驅馬疾走橫衝直撞,不善修城,更不善守城,才讓他朱完璋逐次收復中原南北。前車之鑒,朱完璋做皇帝後立刻下令全國修城,僅他洪武一朝便築了136座城,平遙便是136城裡的其一,始築於1370年。

「嗨,行李挪開,別阻著通道,放上面。」小黃的“平遙簡介”被列車乘務員打斷,這得先解釋一下我們現在的狀況。我們在晉祠逛完後到太原火車買1485次車票到平遙,火車16:01啟動,我們15:50才上車,太原是這一列車的始發站,即是說,列車一小時前已開門待客。這車的終站四川成都是僅次上海、深圳、北京最多人進出的城市,也就是說,無劃座的車廂於45分鐘前已座無虛席,車廂接合處、即廁所外邊比較寬敞的地方也已站滿了人,只差走廊通道未全被人、畜、或貨佔據。我們能替自己找到一塊站立之地已屬難能可貴之至,那管得上安置背包?都是揹在背上,累了便撂在腳掌上一會吧了。我們十分自律,儘量不讓背包觸碰別人,但阿寺的包包實在太大,竟擋住了乘務員大姐的抹地流程。阿寺連忙挪移他的背包,在乘務員大姐的叨嘮聲中,抹地的拖把在阿寺鞋面逶迤而過。

小黃嘆道:「中國人其實是個愛清潔的民族,無論在多殘舊的火車上,必有乘務員不止不休地在抹地。」阿寺「吥」了一聲,把包重新揹在背上,然後道:「這地給她抹過後看上去比之前髒多了!她那拖把是黑的喲!」這次小黃並不反脣相稽,因為他也同意了阿寺的說法,這地不抹比抹了還好。阿寺忽又道:「有沒有發現,火車上幹粗活的都是女人?」我連忙點頭道:「對呀,連車站月台上持擴音器罵人的都是些大嬸大姐們,那些男站長台長就會挺肚子裝威風,淨擺樣子不吭聲!」

「借光!」這次是賣報刊雜誌的「點心車」要過道,推車那位不用說,是個女的。根據以往數次出行的觀察,男乘務員唯一的工作是檢票,其他諸如抹地、收拾瓜皮果殼、添開水、賣食物報刊、甚至處理糾紛維持秩序等工作皆由女性主持,因此她們都凶都緊,再無賴的乘客見到這隊火車娘子軍也不敢對抗,可以說,中國整個火車客運系統的流暢全靠這半邊天來維持!

小黃的話興被陸續而來的「點心車」沖散,便不再言語,專心一致地給火車娘子軍讓路,免得誤中流彈。一個半小時後,我們來到平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