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s 照片

  2/23

車駛進大同車站時已是下午二時多,小黃顯得十分雀躍,到站前十五分鐘已把所有裝備戴上並站在車門後。這是可以理解的,雖說是小言啟發了這次行程,但真正落實去甚麼地方卻是小黃的主意,也就是說,每一站都是小黃有興趣或喜歡的地方。小黃喜歡的東西包羅萬有,凡屬中國文化範圍內的東西他都喜歡,常自詡是黃藥師的後代,其實懂得皮毛而已。他也非無自知之明,有時會自嘲是「博而不精」(「博」?唉,到底是自大。)不過當他見到喜歡的東西時就會忘形,對著我們這些連皮毛都不懂的人滔滔不絕,儼然是個專家。

「抓緊一點好不好,五點多就關門了。」小黃頻頻回頭向落後的隊員說。根據小黃的安排,我們會先訪大同市內兩座寺廟。去年小黃忽然對中國古建築產生興趣,把梁思成的兩部大作「中國建築史」及「中國雕塑史」找來讀了一遍,然後說道:「中國古代建築多木構,易毀於天災人禍,現今仍然存在的為數不多了,絕大部份都在山西…」我插口道:「北京不是有很多古代四合院嗎?還有紫禁城!」小黃白了我一眼道:「元明清不算古代。」我嘴裡嘀咕一下也就不說甚麼,小黃就是這樣,好古薄今,崇拜秦始皇的霸業,仰慕漢唐盛世,明清甚麼的就不怎樣放在眼內,極度鄙視瓊瑤的肥豬格格,頂多看看高陽、二月河的小說而已。

「知道甚麼叫“一跳偷心”?」小黃得意洋洋地問。小黃最愛買弄他的皮毛學識,不用說是跟中國古建築有關吧。於是我眼望遠方,以吟詩的語氣道:「無聲無息他走來,砰磅砰磅我心跳,不知不覺把心偷,愛情啊…」小黃一點也不生氣,反乘機道:「你這沒文化的蠢蛋,跟我走一倘山西長長見識吧!」小黃喜歡有比他不行的人在旁,否則他便沒有了觀眾。黃夫人死後,黃藥師應是挺寂寞的,我想。

我們擠上一輛計程車直往善化寺奔去。小黃頻頻回頭向我們這群沒文化的蠢蛋說背景資料,他說(其實是梁思成說)山西省在一眾文化發達的地區來說地理相對封閉,前後左右被黃河、沙漠、太行山、呂梁山保護著,受到的人為災害較少,那些一把火就能燒掉的木構古建築於是得留殘軀,現存的古建築十之七八都在山西境內。

我看看小言與阿寺,曉得小黃是在自言自語,因為根本沒人在聽他說話。起行前小黃把「中國建築史」內述及所有位於晉境內、元朝以前的建築的資料印上數份,每人發一份。他也知我們不會看(其實他錯了,我是乖乖地看了一遍,)便於此時便重述。

忽然「呯」的一聲大響,我們的計程車撞上一輛自行車,把人家弄得人仰車翻。司機下車,怒氣沖沖地衝到翻側了的自行車前,一把抓住對方領口說要他賠。我們面面相覷,賠甚麼?明明是他把人家撞倒!阿寺嘿嘿冷笑兩聲,說:「誰凶誰佔便宜,真是千古至理呀。」只見司機強把騎自行車的拉到計程車右側指著一處硬說是給他的自行車刮去一片油漆。我看那車身厚厚的鋪了一層煤灰,實在骯得要命,給人刮去一大片的其實只是灰塵而已。此時圍著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交警也來了,不過不是處理事故,湊熱鬧而已。小言忽然道:「走吧。」我們便乘上另一輛計程車離去。

車上阿寺忍不住發嚕囌,說明擺著是大車壓小車,強欺弱,又說交警不管事,白支薪水,交通燈號沒人遵守,白豎,空氣太污染…「空氣污染跟交通事故有甚麼關係?」小黃找到阿寺話中的碴兒,當然不會放過。阿寺面不改容道:「空氣污染等於環境質素差,人長期處於惡劣環境下會導致生理失調、生理失調直接影響心理平衡,以致脾氣暴燥、在異常情況下不能控制情緒,因此易與人生爭執,小事化大,以那司機為例…」「到了!」小黃一聲歡呼,大伙一擁而下,剩下阿寺付車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