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s 照片

  11/23

早上,裕成源的飯堂十分熱鬧,一桌坐著幾個書生(學生),一桌江湖豪客(公費出遊者,昨晚喝酒高談闊論吵得要命),一桌跑單幫的(小生意人),嘿,竟真有點江湖味道!

早飯後我們走路到火車站乘7085次車去介休,到介休再轉乘公交(介交11號)去王家大院。這一段路走在黃土高原的溝壑之間,望出窗外,時而梯田時而窯洞,有些窯洞甚至打在路旁的土壁上,不過這些路邊窯洞大多空置,現代化到底與這種古老的生存方式有點格格不入。

窯洞究竟是怎樣的呢?公車正在行駛,我們也瞧不清楚,在這裡節錄吳伯蕭於1962年寫的【窯洞風光】:

﹌﹌﹌﹌﹌﹌﹌﹌

窯洞,就挖在這類山崖,溝畔,背山臨水的地方。
譬如說,把向陽的一抹山坡,從半腰裡豎著切齊,切到正面看好像一帶土牆的時候,就用開隧道的辦法從土牆挖進去,挖得像城門洞那樣深淺,像一間屋那樣大小,窯洞雛形就成了。洞口一半疊窗台,安窗戶,一半裝門框,上門。門窗橫過木上邊的拱形部份,用窗櫺結成冰梅,盤腸,五角星,壽字不到頭等種種圖形,成為頂門窗。因此,窯洞雖然只有一面透光,南向、東向、西向的窯洞,太陽一樣可以照得滿窯通亮。晴朗的夜裡,一樣可以推窗納月…

農家住在窯洞,多半是靠窗盤炕,炕頭起灶安鍋。灶突從炕洞裡沿著窯壁直通山頂。常見夕陽銜山的時候,一邊是縷縷炊煙從山頭裊裊上升,一邊是群群牛羊從山上緩緩回圈。… 有的農家窯洞,用丹紅紙剪貼了“鯉魚跳龍門”、“錦雞戲牡丹”一類的窗花,或者貼了祝賀新婚和新年的“囍”字。

﹌﹌﹌﹌﹌﹌﹌﹌

王家大院沿著山崖陡坡而建,分為高家崖與紅門堡兩大建築群,數不清的四合院落,其主人正房必定築成窯洞樣式以記念他們的根源。我們登上紅門堡的圍牆向外望去,王家大院後面的山坪上散落十來戶窯洞人家,大都以三洞為一戶,洞外圍以土牆成一院落,院落兩旁夯土為倉,用來存放糧食雜物。院落中心是個大曬場,諸色紛陳,紅的是紅棗乾,黃的是玉米芯,黑的是煤,藍綠灰等是晾曬中的衣服。雞隻悠閑地在各種顏色間穿梭踱步,犬和驢則懶洋洋地睡午覺,互不相干。好個和煦的初春午後啊!

黃土大地上的人在窯洞一住就是幾千年,到現在還是離不開,為甚麼?我想這一首民謠作了最佳的解釋:
「寧挖窯洞不建房,不用磚砌不用樑,冬暖夏涼神仙洞,常居其中壽命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