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遊記(繁)  Travel journal 游记(简)

6/23

208元的房租含十分豐富的早飯

我們斷斷續續在太原住了三個晚上﹐每天∕晚都必來大豪城消費...

當然是上網消費﹐你想到那裡去了﹖

網吧內不乏中青年紀的人﹐絕大部份都在玩電玩游戲﹐照片中那女中青可了不起啊﹐同時玩兩台電腦﹐不時發出哎呀等慘叫﹐把我們也弄得緊張兮兮。

晉祠在太原市的西南郊﹐從火車站乘公交45分鐘到

聖母殿建於北宋(1023年)﹐殿前一列八條龍盤柱守護。這八條蒼龍原木雕成﹐矯矨向上﹐剛勁十足﹐似要騰空而起的樣子。這樣的藝術品﹐今天已不能見了...

此金人(則鐵人)于北宋1097年鑄造﹐左掌已斷﹐你看到的是我的手...無聊﹖I know...

原裝正版的女子十二樂坊。我估計這兒才是北京那隊的真正靈感來源﹗

這棵打橫的柏樹植於西周﹐樹齡三千年﹐原本有兩棵﹐相依了不知多少歲月﹐一天南柏被人砍掉﹐北柏從此傷心向南﹐就在差不多要壓住聖母殿的時候﹐另一棵柏樹拔地而起﹐把心碎了千年的北柏托住。這棵樹要說年輕吧﹐也有一千歲了。

聖母殿背後是懸瓮山﹐晉祠內處處是典故﹐懸瓮山自不例外﹐跟晉水源頭有關。不過故事太長﹐不詳說了﹐有個題目﹐叫『飲馬抽鞭,柳氏坐瓮』﹐上網找找看吧。

照片中的石堤左邊三個圓孔﹐右邊七個﹐中以『中流砥柱』隔著﹐內裡藏著一個驚心動魄的傳說(下文取自吳伯蕭的散文【難老泉】)﹕

幾百年前,這里南北兩渠的農民,由于地主、土豪的挑撥,經常為爭水互斗。天越旱,斗得越厲害。后來官府設下毒計,說要調解糾紛,就在潭邊支一口滾沸的油鍋,鍋里放十枚銅錢,說:哪方有人能當眾從鍋里取出几枚銅錢,以后就分几分水量,判定之后,永免爭執。這時候,從北渠的人群里,走出了一個青年,他勇敢地伸手從油鍋里取出了七枚銅錢,于是北渠的農民就永遠得七分水量。可是那青年受燙傷過重,當場死去了!

青年姓張,是晉祠山邊花塔村人,人們稱他為張郎。北渠的群眾為了紀念他,就把他的尸骨埋在了『中流砥柱』下面。為了分水,在砥柱東面築了一道石堤,在堤腰鑿了十孔圓洞,南三北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