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遊記(繁)  Travel journal 游记(简)

16/23

越接近黃河﹐心跳得越厲害﹐步伐也越來越急﹐後來幾乎是小跑過去。

噢... speechless....

我們另付十元下到瀑布底部﹐從下向上仰望黃河的澎湃﹐與此同時...

我們把褲子鞋襪徹底地奉獻出來﹐讓母親河洗濯過一乾二淨。

阿土是個職業攝影師﹐在廣州開了一家studio﹐誰知出外旅游時竟不喜歡拍照﹐他說他搞的是人體藝術攝影﹐對風景興趣就不甚大了。我瞧瞧自己拿著傻瓜機左拍右拍的模樣﹐不知怎樣竟有點臉紅。

對岸的山巒已在陝西境內﹐一河之隔﹐要從此省渡過彼省卻不可能啊﹐試想像一對戀人若隔河而居﹐不單不能見面﹐連話也談不上﹐無論喊得多響音也都給如雷貫耳的河水蓋過了。

大名頂頂的壼口毛驢爺爺!

毛驢爺爺拍照時表情造手都很到位﹐可媲美專業模特兒﹐當然啦﹐他在黃河邊上住了一輩子﹐都已經是壼口瀑布的標誌了﹗

這隻毛驢想是年紀還輕﹐閱世未深﹐竟對數碼攝影機發生興趣﹐一直跟著M的屁股走﹗

與咆哮的黃河面對面﹐那震撼﹐非筆墨能形容

回到吉縣後忙不迭買鞋換襪

心裡不無擔心﹐正式那雙鞋一天內來得及乾嗎﹖

把腳服侍好了便要照顧肚子﹐這些燒餅四毛錢一個﹐香﹑脆﹑甜﹐一流﹗

我們乘班車從吉縣返回臨汾﹐不出所料﹐又遇上堵車了﹗這次剛巧有修路車在旁﹐修路工人收了50元便開動剷泥車把貨車拉出來。這巨無霸好不厲害﹐三兩下就把問題解決了﹗楊姝和我都忍不住呱呱大叫助威。後來又有一輛小一點的車陷著﹐這車不願付錢﹐那剷泥車索性把懸崖一邊的路壓實讓後面被堵住的車過去﹗

回到臨汾的堯廟長途汽車站﹐楊姝跟阿土繼續南下去侯馬看皮影戲﹐我們則折返太原再進陝北。現在分手了﹐將來是會見面的﹐待楊姝在廣州的書店開張後﹐我們還得親去賀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