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journal 遊記(繁)  Travel journal 游记(简)

15/23

我們在平遙住了三個晚上﹐按原定的計劃﹐應是北上返回太原再轉車去陝北。但這幾天玩得挺有效率﹐省出來的時間足夠去一趟黃河壼口瀑布再返太原﹐於是臨時改變計劃﹐到車站買了南下去臨汾的火車。

在平遙火車站的月台上我們認識了阿土與楊姝﹐一談之下﹐竟都是廣東人﹗實在太高興了。正巧他們也要去壼口瀑布﹐便索性湊合在一起﹐包車甚麼的也便宜點。楊姝可說是個資深驢友﹐單人匹馬已走過不少邊陲地帶﹐一年裡就有三份一時間往外跑﹐好羡慕啊﹗

一大一小貨車卡在軟泥裡動彈不得﹐把來往交通堵住了。這反映了中國的公路系統問題﹕建公路﹑尤其是高質公路費用高﹐於是修建後收取十分昂貴的路費﹐為了維持成本﹐所有貨車都會嚴重超載﹐超載十倍是十分平常的事。因此公路在修建不多久便被會壓得稀巴爛﹐為了修路隨機提高路費﹐貨車的超載率也就跟著上升﹐形成惡性循環。

我們那個司機說要掉頭返回臨汾﹐幸好前面堵著一輛從臨汾去吉縣的班車(長途公車)﹐我們便上了班車﹐半小時後小貨車終於衝出泥濘﹐班車啟動﹐如履薄冰似地駛過泥坑﹐繼續上路。

臨汾火車站外的廣場停了很多計程車﹐從臨汾直進壼口要走好幾個小時的山路﹐說了好幾輛﹐都要300元。誰知楊姝竟是個砍價高手﹐她鍥而不捨﹐終究把價錢說到100元﹗

在吉縣縣城中心下車﹐那兒已經有七八輛計程車(有吉普呢﹗)及開車的在等著﹐一看便知是兜攬去壼口的生意。我們四人悄悄議定化整為零﹐個別出擊﹐驀求談得最好價錢。我跟這開桑塔納(即Jetta)的主侃了好半天﹐他才願以150元拉我們進壼口住下﹐第二天以逃票方式送我們入瀑布邊上﹐然後再回來吉縣。對我們來說是挺化算的﹐因為單門票就38元一人﹐他帶我們混進去就省了156元﹗

吉縣到壼口要走一個多小時的山路﹐這一路風光如畫﹐漫山遍野的桃花﹐偶爾會看見嵌在山裡的窯洞。

為防車子陷落軟泥﹐有些路我們要下車走過去。

下火車後好幾個小時未上廁所﹐憋不住了﹐放眼四野無人﹐我們選了一個最開闊的景致﹐對著溝壑縱橫的黃土高坡﹐把自己的一部份留在祖宗的土地上。

夜宿金瀑飯店。乘了一整天的車﹐骨頭也給顛簸的山路給折騰得快散架了﹐但楊姝還是發揮了她的小宇宙﹐把180元的房間砍到60元。後來因事與飯店的職員鬧得很不愉快﹐不過不開心的事就別提了...

夸父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