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齋之夜 (二)     7/10 

 
 

10月17日 菲斯 Fes

Imam 說他家離旅館很近,我們緊緊跟著他這邊一拐那邊一轉,不到半分鐘我完全失去方向感,再走十五分鐘,他鑽進路旁一個洞口,原來裏面是一條小弄,他推開弄旁一扇木門,低頭進去,那就是他的家了。

歡迎我們的是Imam的姊姊及妹妹。Imam 的爸爸是柏柏人,與媽媽長年在撒哈拉沙漠邊緣做旅遊生意。姊姊已婚並有孩子,父母不在時她就負起照顧弟妹們飲食的責任,齋戒月的每一頓破齋宴尤其重要。我瞥眼向矮几望去,只見食物滿几,差點就歡呼起來,不要怪我缺了禮數,來摩洛哥幾天我也實在餓得狠了。西北非的農產品本就不多,阿拉伯人與柏柏人似乎也不怎樣講究飲食,再加時值人人齋戒,真可謂“冇啖好食"。此時看見桌上有蛋有魚,休息了幾天的唾液腺立時啟動,我們屁股才剛沾到沙發,姊姊已經給我與M汋來一碗又濃又香的湯。我忽不及待呷了一口,忍不住就大喊一聲『好湯!』

飯桌上我們又認識了Imam的表哥及弟弟。弟弟的名字忘了,不過他有一個很有趣的身份,是一隊名為 “Les garçons d'aujourd'hui” (法語,英譯為”Boys of Today”) 的hip hop樂隊的成員。樂隊存在與否不重要,弟弟的打扮倒真的很"rock",破牛仔褲撒染上油漆,頸項及腰際掛了不少金屬鍊,走路像hip hop。他說他的樂隊在菲斯不同的夜蒲點巡迴演出,有一次認識了一日本女孩,現在是他的女朋友了。我問他日本女孩現在在那兒,他說回日本了,過些日子他要去探她,然後他說,這日本女友是Mitsubishi家族的女兒。我聽罷禁不住大笑。這弟弟跟他那日本女友可真是半斤八兩,一字謂之曰『充』。繼即食麵及隨身聽,熱愛到國外尋歡的日本女可算得上是日本國第三項貢獻世界的偉大輸出﹗不過話說回來,這弟弟模樣頗俊俏,難怪入得了日本女孩的法眼。他收藏了一本個人寫真集,飯後取出來給我觀賞,原來是一本相薄,齊集了他從嬰兒到現在的照片。看來又是個水仙花情結者﹗

飯後Imam帶我們夜遊古城,參觀了好些盤踞於廢置宮殿的手作坊,又打擾了一群在上課的小孩。逛了兩個多小時,Imam領我們回旅館,在門口他說了一番漂亮的話,不提一個錢字卻把話暗示得非常明白,我早有準備,給他200 dirham(US22),心裏有些感概,他的藻辭不卑不亢,態度自然,沒半點勉強你的意思,但又能讓你心甘請願,這就是劉德華說的服務態度了,他的英語還是在街上而非課堂裏學來的呢!為甚麼我們旺角街頭做類似買賣的青年就沒這樣的水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