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3

上海老街

上海老街不是一條街﹐而是一個地區內大大小小擺賣有「上海特色」東西的街之總稱。所謂上海特色」就是甚麼地方的東西都有一點﹐可別忘了﹐上海是個匯聚五湖四海三教九流的大鍋﹐它的特色就是甚麼都有點﹐因此老街內我們找到如香港長沙灣深水埗的零售批發市場﹑鴨寮街的五金電器地攤﹑「信和」的翻版影碟世界﹑「黃金」的盜版水貨軟硬件俱全的電腦天地。一切都那麼熟悉﹐因為香港跟上海一樣﹐一字說之曰「雜」。所異者上海雜四夷九州﹐香港雜東方西方。

除了賣「上海特色」貨外﹐老街也找到少量賣有「上海灘特色」的東西﹐這些才是屬於上海本土﹑最有趣的東西。民國時代列強(英﹑法﹑德﹑俄等)在上海霸佔地土﹐劃地為租界﹐各於租界內外建排屋給中國人居住﹐長長一列單位從巷頭伸展到巷尾﹐狹狹的一條弄巷可住上很多戶人家。近年上海不斷重建﹐每拆一幢排屋就會有不少原存於排屋內的舊東西流入市面﹐都是上海灘時代的東西﹐如風扇﹑檯燈﹑唱機﹑海報﹑刊籍﹑箱籠﹑門鎖。精巧的製造﹑複習的圖案﹑靡爛的內容﹐配上暗啞的色﹑生秀的鐵﹑發霉的味﹐處處散發出瑰麗中的沒落的懾人魔力﹐像張愛玲筆下那個殖民地世界般充滿矛盾與吊詭。

南翔小籠包

城隍廟的南翔小籠包是上海一絕﹐要嘗一口卻需要耐性。原因是不論四季﹑無懼風雨﹐售包的窗前總是排著長長的買包人龍。我們排了廿多分鐘仍未能移前半步﹐遂到窗前一看﹐發覺竟沒有限制購買份量。有些人一口氣買下所有出爐包子﹐其他人就只好再等十五分鐘待下一輪包子出爐。如此下去等他個兩小時也豪不希奇。眼見坐在旁邊的人就著發泡膠盒一口一個小籠包吃得「嗒嗒」作響﹐腹中不禁覺得異常空虛﹐舌底生津﹑食指大動。瞥眼看見在「南翔饅頭店」的橫匾下有一道樓梯通往上層﹐梯旁一塊牌寫著「樓上雅座」。我跑到樓上察看﹐雖然坐無虛席且價錢貴上一倍(十五元一籠)﹐但卻沒有甚麼人輪候。我連忙把霖﹑德﹑俊三人召上來﹐然後開始艱辛的十五分鐘位置爭奪戰。先說一下這「南翔饅頭店樓上雅座」怎樣運作。吃包的人先到櫃前買小籠包票﹑醋票﹑飲料票﹑湯票﹐找到位置後坐下把票平放檯上。包子出爐時服務員會按票分發包﹑醋﹑湯等物到閣下面前。吃完後就要立即離開﹐把座位讓給下一批食客。我們到達時前頭一批人剛坐下不久﹐我們只好站到別人身後等。初時不好意思太過貼近看別人食相﹐但不久便發現若貼不夠近面皮不夠厚位置就會給比你狠十倍的人乘虛而入。我們四人本分散作戰各守一桌﹐但瞬間已失兩塊領土﹐於是孤注一擲﹐索性棄守另一桌然後合四人之力守住一桌。雖然如此﹐最後仍要與另外四人擠在一張小四方桌上進食。

我們通共要了四籠小籠包﹐每籠十六枚﹐看見四個籠子高高豎在面前﹐有種做大豪客的感覺。只於味道...卻有點名過其實﹐費了這麼大勁道才吃到的南翔小籠包﹐味道還及不上開封夜市街邊擺賣六元十枚的小籠包。

浦東

上海其實是個十分單薄的城市﹐沒有歷史遺跡(一百年內的不算遺跡)﹐沒有深邃文化﹐沒有雄奇或秀麗的風景。但它又是個十分多姿多彩的地方﹐林林總總的消費場所﹑城隍廟的小吃﹑上海老街的舊攤子﹑黃浦江畔的激光匯演。如此說來﹐上海的魅力竟在於它的金錢﹐金錢製造了繁榮﹑繁榮賦予這個城市生命。

上海的地下鐵跟香港相比﹐無論車廂內外﹑候車處以至行人通道設計﹐除了顏色外幾乎是一個模樣。從人民廣場到浦東陸家嘴只需一元。陸家嘴外面就是東方明珠塔廣場﹐不遠處有各款新建高樓。滿以為此地定必滿街青年才俊﹐像電視劇「真情告白」般。若幸運的話或可以碰見像瞿穎﹑胡兵般漂亮的人物﹐可別忘了﹐蘇州美女都到上上海發展嘛﹗誰知在附近大街巴巴地徘徊了大半個小時﹐不單人跡罕見﹐連車蹤也稀少。下班時份﹐人都到那裡去了﹖後來才聽人家說浦東的新廈其實十室九空﹐建造這些高樓是為了替上海勾一條輪廓線﹑豎立城市的標記。要成為國際超級都會怎能沒有漂亮的輪廓線﹖看人家曼哈頓﹑雪梨﹑三藩市﹑巴黎﹑倫敦﹑香港﹐那一個都會沒有代表自己的建築物﹖那一個城市沒有漂亮的輪廓﹖只是一般來說有需要才會築樓﹐建造有先有後﹐累積多年才成現時模樣。浦東的商廈則一股腦兒於兩三年間建成﹐情況雖然突兀﹐卻甚合中國「國情」。中國歷代建都大多先搞好城市規劃設計﹐然後再把富戶從各地或前朝舊都遷來﹐讓政治經濟得以集中發展。現在當然不能強迫富戶來滬投資﹐但先搞好城市外觀基建來吸引富戶﹐卻不失歷代納富於中的傳統。

浦東陸家嘴商業區的大廈十室九空

中間尖頂那幢就是東方明珠電視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