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3

五更市買何曾絕﹐四遠方言總不同(明.唐寅) -上海

今早起來﹐陽光燦爛﹐所有不快一掃而空。由於昨天身心過累﹐睡前又吃了藥﹐這一覺睡得特別香甜﹐醒來雖仍覺身體有點疲憊﹐精神卻十分爽健。在酒店大堂遇到昨晚幫我們搬行李的余軍﹐他是其中一個目睹我們被無良的士司機詐騙的路人。小余熱情地上前打招呼﹐然後道﹕「在上海有數家的士公司﹐質素十分參差﹐所以嘛﹐你們要小心點。最好的是《大眾》及《強生》﹐他們訓練比較嚴緊﹐其餘的就不要乘搭囉﹗」我連忙取出記事簿﹐他接過來寫下兩家公司的名字﹐然後又道﹕「十分容易辨認﹐公司的名字都寫在的士車頂的燈箱上。」看見小余這麼熱心不禁有點感動﹐原本對上海扣了的印象分因小余又加回去。好吧﹐且重新認識這個上世紀最璀璨變幻的中國城市吧﹗

我們下榻的揚子飯店跟蘇杭的酒店一般皆從一個叫「相約江南」的網站隨便訂來﹐叫人驚喜的是此飯店就座落於離南京路步行街只兩個路口的漢口路。從飯店轉出南京路步行約十五分鐘就到達「浪奔﹑浪流﹐萬里滔滔江水永不休」的上海灘-外灘。

上海vs香港

這幾年來上海與香港間的角力由暗轉明。上海越戰越勇﹐香港的光芒即開始暗淡下來。我們四人今番到訪﹐不約而同都帶著比較眼鏡看這個城市。由於我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這副眼鏡的度數嘛﹐自不免是以香港為本位而校的。

人人都說上海空氣污俗得吸不下喉﹐但今天在南京路閒蕩時卻覺空氣十分清新﹐半點燜焗的感覺也沒有﹐不知是剛巧遇上罕有的好空氣還是那些人未到過香港﹐總之在這裡吸一口氣與在香港彌敦道吸一口氣的分別是對準開啟中汽車廢氣管與在郊外深呼吸的分別。這條南京路像甚麼呢﹖有點像香港英皇道北角地段﹐兩旁建築物及伸出街道的招牌帶有濃烈六七十年代色彩。又有點像彌敦道尖沙咀路段﹐遍滿中高檔的零售店及遊人。對了﹐外灘這一帶確實與香港的尖沙咀很相似。南京路(上海)與彌敦道(香港)都是延至海傍而止。沿著海傍走分別為中山東路(上海)及梳士巴利道(香港)。南京路與中山東路交界處為十里洋場銷金窩的代表﹑傳奇人物許文強喪生之處「和平飯店」。彌敦道與梳士巴利道交界處則有裴聲國際的頂級酒店「半島酒店」。外灘為中山東路與黃浦江之間的公園(上海)﹔梳士巴利道與維多利亞港之間則是文化館臨位的海濱公園(香港)。黃浦江見證上海由平凡至絢爛已至敗落再至興盛的過程﹔維多利亞港則成就了香港的百年繁榮。從外灘可遠眺黃浦江另一岸的浦東區﹐疏疏落落豎立著以東方明珠電視塔為主的新型商業高廈。與尖沙咀隔港對望的是中環區以中國銀行及匯豐銀行大廈為主構成的輪廓線。

和平飯店